魑璃

脑洞与妄想的堆积地,脑洞大如狗,遍地都是马甲和坑

【恶魔幸存者2】可能性(主希妄想)

阅读提示:

<<<全文欢乐OOC

<<<DS2主人公xDS2A久世响希的妄想

<<<兔希是没有翻身可能的你们死心吧!

<<<主人公腹黑面瘫设定,兔希依然是温油治愈系好骚年,主人公本身是从共存线结局8年后穿越而来,可想而知有多扭曲你们就别期望他用多正直的手段了╮( ̄▽ ̄”)╭顺便一提主人公和原世界的大和忧都是挚友关系

<<<大家来一起给兔希点蜡烛吧_(:з)∠)_

<<<以上能接受请自由的……

 

++++ ++++

 

1.关于追求者

 

当名为久世响希的救世主少年劳心劳力的一天回到JP’s东京支部的时候,却发现所有的人都用一种奇异的目光看着自己。

温柔的食草系少年忍不住后退了两步,用茫然无辜的眼神询问最前方的好友大地和新田,于是那两个人默默地让开了一条通道。

「欢迎回来,Hero。」站在本应该是峰津院大和常驻位置的那人轻巧的转过身,白色的带着兔耳兜帽的衣衫,黑色的卷发,天蓝的如同秋日最晴朗天空的瞳,还有那张每天早起照镜子都能看到的清俊容颜。

「唔……这个世界,你是叫久世响希吧。」

青年单手托着下巴,露出一个十分让人毛骨悚然的亲切的笑容。

 

看清了那人的容颜,名为久世响希的少年石化了。

 

——那张脸不就是他自己的脸吗?!

 

这不科学?!

双胞胎?!

克隆人?!

尼玛谁来给他解释一下!!

 

志岛大地同情的拍着自家青梅竹马的肩膀,要知道他们一行人早就被惊吓过了,尤其是那个和自家好友长着同一张脸的家伙用自带的恶魔轰开了JP’s的大门后面无表情的对围攻过来的JP’s成员说『不想死就离开』,然后面对开启龙脉的局长都一击把人轰下来,之后就站在一旁不动了明显是“我在等人”的节奏。

 

被等的久世响希嘴角抽搐两下。

 

再转过头看去,和自己一张脸的那人果然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模样,百无聊赖的拔着旁边一只天使样恶魔的羽毛,然后那只恶魔在众人惊恐的目光中开口了。

「Master请别拔我的羽毛了可以吗?」

「反正你能长回来。」

「……」能长回来也不是给你拔着玩的啊Master!!!梅塔特隆目光中满是控诉,而青年歪了歪头,又挑了挑眉,无言的询问我就不能拔着玩吗?

「Master你随意……」梅塔特隆在心里嘤嘤嘤嘤,Master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Q囗Q。

 

「自我介绍一下吧。」青年溜达一般走到久世响希面前,伸手捻起眼前少年的下巴「我叫浅野零。」

「浅野……零?」完全不认识。

「恩~」浅野零很欢乐的应了一声,但是脸上依然是一片冷漠「叫我零,响希。」

 

「零。」一秒回答没有犹豫,被吓的。

「我有这么可怕么。」浅野零有些委屈。

「不……那个……没有!恩,没有!」温柔治愈系兔子久世响希手足无措的看着眼前自己的脸露出委屈的表情,挣扎了半天才违心的说。

「那就好。」棒读语气,浅野零收回委屈的表情,默默说了一句「这么久没露出过这种表情还真不适应。」

 

于是久世少年石化的石像龟裂了。

 

「说起来……大和呢?」好不容易从石化状态脱出的响希揉了揉眉心这么询问,刚解决完天权星又和Alcor神神叨叨的叨了一堆,脑容量完全不够。

 

「峰津院大和?」浅野零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耸了耸肩「被我打回去了,估计正在哪里抱着谁哭呢吧。」反正他是没想到这个世界的峰津院大和会这么弱。

「闭嘴!」局长大人一如既往冷硬的声音响起,久世响希看到浅野零身后毫发无伤的峰津院大和,松了口气。零下手还是有分寸的。

 

有分寸?察觉到眼前少年想法的浅野挑了挑眉,那是因为峰津院大和被他用天照女神治愈过了,不然只带着可鲁贝洛斯和巴尔的峰津院大和基本上是被他一招万魔乱舞秒掉的。

虽然他也很好奇这个世界的人为什么自身学不会技能就是了,不过看峰津院大和的样子,应该领悟到怎么放技能了?恩,和Yamato一样,是个聪明人。

 

「你究竟是什么人?」峰津院大和用一种几乎是防备的姿态看着眼前和久世响希拥有一张脸的青年。

「浅野零啊。」典型答非所问。

「……我没问你叫什么!」尼玛谁来掐死这个祸害!

「响希的追求者算不算。」肉食系兔子歪头,干脆利落的这么噎了回去。

 

「……」全场寂静。

 

食草系兔子用一样的动作歪头,一脸茫然「我的……?」

「追求者啊~」浅野零心情十分不错的样子。

「为什么……?」

「一见钟情啊~」

「……你以为我会信你?」

「随便你信不信~」

 

摔!这日子没法过了!!

 

看着兔希怒气冲冲的背影,浅野零十分无辜的耸肩。

他这说的是实话啊,可惜正主不信。

 

曾经那个世界的好友Sadak带他去找过轮回镜,只因他一句「我想要知道不同平行世界的自己会有什么不同的选择。」

然后他看到了选择帮助大和的自己,选择帮助罗纳德的自己,选择和Sadak一起创立新世界的自己,还有将世界复原的自己。

无论怎么选择,都是这几种结局。

 

真是无聊的世界。

 

会注意到久世响希不单单是因为他能直接越级召唤出白虎,还有他身上背负的无数的可能性。

那是他在无数世界之中见到的唯一。

 

于是,一见钟情。

 

恩,不就是喜欢上平行世界中的自己吗,反正他连北极星都干掉了,也不缺另一项惊世骇俗的战绩。于是一向明白自己想法的Sadak送他来到了这个平行世界。

 

浅野零晃晃悠悠的跟在久世响希身后,他可是正直的救世Hero,才不会做出夜袭这么没品的事呢……他只会光明正大的去响希房间要求蹭住。

 

久世响希水深火热的生活,从此展开。

 

2.关于宣誓主权和新大门

 

一日之计在于晨。

当久世响希睁开眼发现自己牢牢的被浅野零锁在怀里之后他没有惊慌,而是淡定的转头看向一旁坐在椅子上围观的Alcor,用眼神示意他“有何贵干”。

「两个辉く者吗?」白毛笑眯眯「真有意思。」

 

「是很有意思。」浅野零面无表情抬头「给你两秒钟时间滚出去。不然秒了你啊。」

 

「……」久世响希头疼。

「……」Alcor眨了眨眼。

 

在确定浅野零没有任何开玩笑的意思之后,某只星星从善如流的隐身了。

 

「零……」经过昨天一晚上的接触响希知道眼前这人虽然不算什么善男信女但是也不是毒舌暴力的主儿,他既然和那个世界的忧郁者是好友自然不会对这个世界的忧郁者做什么,但是这语气……

「吵我睡觉的不管是Yamato还是Sadak都尝试过被我用大鹏丢出去的感觉。」

 

说白了,这货有起床气。

 

虽然浅野零是兔子,但是那也是肉食系的。曾经的七天战斗之中他经常是凌晨三四点睡然后五六点就爬起来战斗,在干掉北极星的第二天早上大地去叫人起床结果被无意识的浅野零用大鹏从窗户丢了出去之后,所有人达成了“早上一定不要去吵浅野零”的共识。

当然有急事来把人掀起来的Yamato和Sadak都有过这种待遇,后两者甚至组成了统一战线——那俩互相看不顺眼的家伙也就只有在整自己这件事上能站在共同战线。

 

随着浅野零用棒读的语气阐释了自己的经历之后,兔希整个人从床上笑到了床底下,欢乐的不得了。

「很好笑么。」浅野零面无表情(阴森森)的这么问。

「想听实话还是假话?」

「实话。」

「很好笑!噗哈哈哈哈哈~」

 

接着草食系兔子的笑声噎在了喉咙中。

感觉到唇上附上一个温暖的温度,久世响希下意识的舔了舔,然后看到对面那双漂亮的蓝瞳之中的笑意。

兔希烤熟了。

兔希逃走了。

恭喜浅野零达成【久世响希的初吻】成就。

 

「逃得真快。」浅野零懒散的趴在床上看着久世响希的背影,瞟了一眼房间的某个角落。

「人类真是有意思的生物。」又从善如流的解开隐身的Alcor笑得春暖花开「不去追吗?」

「迟早是我的。」浅野零耸了耸肩,把被子一卷睡回笼觉去了。

 

「这就是人类所说『宣誓主权』么?」Alcor一手托腮一边思考,然后脑袋上的灯泡“叮”的亮了一下。

「两个辉く者在一起,还蛮有意思的。」

 

等等啊忧郁者你是开了什么不得了的新大门?!

 

2.关于这个不正常的世界

 

开了不得了的新大门的Alcor开启欢乐围观模式,连被峰津院大和整天盯着瞪都不觉得什么了。

 

「我觉得,我应该是同情响希的。」大地一脸痛苦的对一旁的新田妹子这么说。

「?」妹子一头雾水。

「但是看着好基友现在这个样子我又觉得很欢乐,怎么破。」大地一脸胃疼的表情指着被浅野零调戏的炸了毛的久世响希。

「我觉得我们还是同情为主吧。」妹子淡定的掀开手机把浅野零转头亲久世响希的一幕抓拍下来。

 

大地的胃更疼了。

尼玛这个世界究竟怎么了!摔!

 

3.关于龙脉的使用者

 

「龙脉用多了还有后遗症?」浅野零抱住从半空中摔下来的兔希,眼神默默瞟向一旁脸色难看的峰津院大和。

冷静理智的(中二)局长大人告诉自己绝对不要和眼前这货计较。

「我记得我用龙脉的时候就没啥反应啊。」浅野零思考,究竟是我的世界有问题还是响希的世界有问题?

「你也能用龙脉?!」

「是啊~」

「不可能!龙脉只承认拥有峰津院血脉的人!」

「哦。」浅野零点头。

 

哦你妹啊!局长觉得他也快胃疼了。

 

「那能用龙脉的响希算是什么身份呢?峰津院家的私生子?你哥?」

 

「……」哥你妹!那是我老婆好吗!!

「^-^」现在是我老婆。

 

躺在浅野零怀里的久世响希翻了个白眼。

我还能再抢救一下好么!你们俩能不能等会儿再吵!

 

这日子真的没法过了!

 

4.关于北极星

 

「你现在有三个选择。」穷极无聊的浅野零盘腿坐在不会说话的北极星面前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北极星的萝卜帮子(等),一边甩出一对K。一左一右分别有满级的路西法和撒旦看守着。

「恩。你说。」已经饱受摧残变得淡定的响希甩出一对2,用眼神示意下家忧郁者接牌。

「选大和,选忧郁者,或者选我。」打了个呵欠用鬼牌压住忧郁者的浅野零这么说。

「……选他们俩和选你有什么区别么?」

「基本上没什么区别,反正都是被我压着重塑世界。」

 

「……」峰津院大和十分不优雅的扯了扯嘴角。

「……」忧郁者依然笑眯眯。

 

「那就无所谓了么。」久世响希鼓脸「选你好了。」

「恩,我就知道你会选我。」浅野零把手中最后的牌丢下去,然后运起万魔乱舞戳了戳北极星「BOSS,你有意见么?」

 

北极星:我敢说我有么?

 

于是世界被重塑了,可喜可贺(真的么?)。

 

5.关于结尾

 

从梦中惊醒的久世响希学习了某人的面无表情「我讨厌这个梦。」

「怎么了?」浅野零半睁着眼看着坐在自己身旁的恋人「做噩梦?」

「没什么,梦见最开始遇到你的时候被你性骚扰的事了。」等等治愈系兔子!你性格崩了!

 

「性骚扰?」浅野零挑眉。

「不是吗?」同一角度挑眉。

 

「那就性骚扰吧。」浅野零点头,顺手把兔希按了下去上嘴啃。

「混蛋你昨晚才做过!」炸毛的兔希一爪子拍过去。

「你说的我性骚扰你啊,身为言出必行的好少年我自然要从善如流了。」逮着久世响希敏感点逗弄的浅野零一边咬住兔希的脖子一边含糊不清的这么说。

「……你还敢再不要脸一点么?」冷静,我需要冷静。

「敢。」言出必行的好少年浅野零直接捅了两根手指进去。

 

这种情况还冷静个屁啊!

 

「路西法!!」

「万魔の乱舞!」

 

「轰~~~~~~~~~~~」

 

「又把房子炸了么?」真.8年后.成人版.黑.峰津院大和一边批着文件一边看向黑烟冒出来的地方,淡定的从桌子里扯出一份文件签上大名。

「……」女强人迫真琴抽了抽嘴角,努力板住脸。

「真琴,去告诉那两个家伙,装修费我不报销。」峰津院大和把签署了自己大名的文件推了过去。

「……是。」

 

浅野君和久世君……祝你们好运。

 

当第二天浅野零拎着同样印有局长签名的报销名单交给迫真琴的时候,女强人明显愣住了。

「你是怎么做到的?」她记得昨天局长说过绝对绝对不会再给这两个每次做爱都会毁房子的家伙报销装修费了啊!

 

「嘛,人类总有无限可能性不是吗?」将食指竖在唇前,浅野零难得笑得如(毛)沐(骨)春(悚)风(然)。

「……你只不过是去威胁大和不批报销费就以后都在他家做而已。」草食系兔子路过,淡定的揭穿了自家恋人。

「响希真是无情。」

「在这一点上我觉得对待你一定要像对待敌人一般冰冷。」

「恩,响希在床上够热情就行了。」

「……」

 

看着一边又打起来的浅野零和久世响希,女强人迫真琴忧伤的扶住了额头。

 

这样的日子,似乎也不错?

 

END<<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