魑璃

脑洞与妄想的堆积地,脑洞大如狗,遍地都是马甲和坑

缠 (最绮)

文艺了一半开始放飞自我,内有从头到尾都在撩最呆的狐狸一只和一不小心把直球打偏了的最呆一只

OOC慎


++++ ++++


绮罗生从朦胧中醒来,耳边听到的是潺潺的流水声。

意识尚未清醒,心脏先鼓动了起来,他忍不住伸手按上胸口的位置,却先碰到了另一个人的手背。

绮罗生一惊,条件反射地半坐起身,立马被人扶住了。时间天池的池水从他身上滑落,水珠滚动间竟连他的头发都没有沾湿半点。


绮罗生这才完全清醒过来。


他看向岸边的位置,银灰发色的少年为了扶住自己几乎半个身子都浸在了水里,像是注意到了自己的视线,按在胸口的手被收了回去,随之而来的是肩上加重的力道。

绮罗生从善如流的让人把自己拉起来,一身雪衣白裘仍旧干净整洁不染半分尘埃。

“我这次睡了多久?”他问。

最光阴垂眸似在思考,半晌摇头:“不记得了。”


那就是时间不短。绮罗生感受着心口贴合的心跳,睡过这次他也差不多适应了和最光阴共心的节奏,应该不用再去时间天池调息了。


刚想把这个消息告诉最光阴,绮罗生却才意识到眼前少年模样的人居然难得散着头发,银色长发略显凌乱地散落在肩头。仔细看去,额前月华般的银白发丝中竟夹杂了几缕金色。

淡淡的金色像是时光所沉淀下来的碎金一般熠熠生辉。

绮罗生看得喜欢,忍不住撩起一缕握在掌心。

“怎么没束发?”

最光阴任由他动作,听到问话后稍稍蹙起了眉尖:“发饰不知道被谁拿走了,一直没找到。”


一旁闭眼假寐的小蜜桃闻言略显心虚地摇了摇尾巴。


“反正你长得一点不丑,散着也好看。”绮罗生想起某人曾经一本正经地戴着狗头帽拒绝摘下来,用的理由居然是我的脸很丑,于是出言调侃。

最光阴倒是没有之前的别扭,他看了笑意盈盈的绮罗生一眼,反问:“你喜欢?”

绮罗生一顿。

“你喜欢。”最光阴重复了一遍,这一次语气中多了肯定。

绮罗生被他闹的有些无奈,点了点头大方承认:“我自然是喜欢的。”


小蜜桃闭着眼又甩了下尾巴,心里觉得自己像是个一千瓦的大灯泡。


偏偏那边两个人一点不觉得有人(狗)围观谈情说爱有什么不对,又说了几句之后便一起住了口。绮罗生走过来揉了揉小蜜桃的毛发,小蜜桃睁眼伸了个懒腰,半侧起身朝绮罗生露出雪白的毛肚皮。

绮罗生知道它的意思,也不客气,就干脆坐下身靠了过去——这一人一狗在最光阴闹别扭的那段时间中迅速建立起革命友谊,约定好日后要一起拆最光阴的台。

最光阴面瘫着一张俊脸看着他俩,简直有种转身就走的冲动,不过好歹还是舍不得,便也挨着绮罗生坐了过去。


“不知怎地突然想起了之前和你一起在崖边看星,”绮罗生想起他安慰当时还是北狗的最光阴的那次观星,两人也是如此靠在一起,也就是当时并未把小蜜桃当靠垫而已。“只不过时间城皆是白昼,也不好故景重温。”

话音刚落,本来还是一片阳光灿烂的白天突然变成了星子遍布的夜晚,瑰丽星河比苦境中看到的震撼了不知多少倍。

绮罗生一哂,伸手又去撩最光阴的发:“晷士大人这么乱改时间,不怕被城主请去喝茶?”

最光阴面无表情:“吾可以把茶换给饮岁。”


绮罗生没忍住,直接笑倒在最光阴肩上。

前世这人可想不出这种坏主意,茶苦就从来不喝,酒晕过一回后也得自己哄着骗着才肯对饮,单纯的不得了。

也可爱的不得了。


倏然间天际一颗流星坠落,绮罗生看到后不知想到了些什么,执起最光阴的手按在胸口。

最光阴疑惑回视。

“已经不用担心这颗星会陨落无边黑暗了。”绮罗生道,“我好好保护它的。”

一本正经的笑容中夹杂着一丝狡黠。


最光阴看了他两秒,知道绮罗生还在调侃自己,便伸手按住他的肩膀,一言不发地吻了过去。

绮罗生有些意外,却也欣然开口迎入恋人的舌。


最光阴的吻技比前世好了太多,一边被亲吻一边绮罗生还有余力这么想,他还记得前世自己刚解释完亲吻的含义,这人就毫不客气地咬了过来,简直像只小狗一样。害得自己之后三天都没敢出门见人——毕竟堂堂刀神九千胜居然伤到了嘴唇,这怎么都不太好向人解释。

出神间舌尖一痛,似是被人咬了一口,不重,微痛之后散开了一点痒意。

睁眼看到那双琥珀色的眼眸里带上了不满,知道最光阴在生气自己分神,绮罗生也不再发散思维,揽住最光阴的肩回吻过去。


小蜜桃又开始觉得自己多余了。


一片安静中只能听到轻微的、令人脸红耳赤的濡湿水声,不知过了多久,属于绮罗生的温润嗓音再度响起,只不过气息尚且不稳。

“这一次不是‘你说话的神情真迷人’了?”还在逗人玩,所以也不怪刚醒过来的时候最光阴闹了这么久的别扭,绮罗生自己至少得背一大半的锅。

最光阴闻言也不恼,思忖了一下,认真回答:“你说话的神情一直都很迷人。”

这下换绮罗生噎住,半天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果然就有话直说这个方面,自己前世今生都比不过他。


“这一次能把食子星的故事讲给我听了吧?”

“你想听?”

“嗯,我特别想听故事。”

“……”


“汪汪!”结果还没等最光阴说话,小蜜桃先叫了起来。

(你俩能不能考虑一下我的存在啊?)


绮罗生便一边道歉一边笑着去揉小蜜桃的颈侧。

雪獒的毛发并不柔软,带着一点扎手的粗糙。

小蜜桃被摸得很舒服,从喉咙里发出了呜呜的撒娇声,大度的原谅了绮罗生和最光阴刚刚一点不看环境就靠在自己身上接吻的举动。


绮罗生摸着突然停住了动作,人也向前栽了过去,最光阴眼疾手快的把人揽住没让他栽个狠。

“汪呜?”小蜜桃吓了一跳。

(绮罗生怎么了?)


“没事,睡着了。”


毕竟强行停止了自己的心跳,绮罗生刚醒过来那会儿经常会说着说着话就昏过去,现在比起来其实已经要好很多了。

但是完全恢复,还需要一段时间的适应。


一手揽着绮罗生的背,另一只手绕过他的膝弯把人横抱起来,感受到绮罗生的头自然地靠在自己已经空无一物的胸前,最光阴有一瞬间的恍惚。

他还记得,他之前也曾这样抱过这人。

那时九千胜也是这么安静的伏在自己怀中,但是一身浴血,气息微弱,神魂将散。

那是他第一次明白,害怕和惶恐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不想他死、

不想他死、

不想他死……


于是自己掏了心,失了忆,兜兜转转不知多少个轮回过去,终是让这人再次回到了怀中。


“汪。”

(怎么了?一直发呆。)


“……”最光阴沉默半晌,才低低开口,“没什么。”


.


翡冷翠花园中,时间城主一如既往地喝茶吃点心,几千年如一日的乐此不疲。

刚清静了没一会儿,就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蓝色斗篷蓝色宽沿帽的男人一阵风似地卷了过来。

“饮岁,我不是让你去叫最光阴和绮罗生过来?”时间城主没看到人,有些疑惑。

饮岁却难得没有怼回去,而是表情古怪地看了时间城主一眼:“不若城主自己去叫人。”

饮岁平时虽然将不爽挂在口头,但是甚少有违抗自己的时候,时间城主想了想,倒也真的将印着精致花纹的骨瓷杯子放下,打算亲自跑一趟。


刚到时间天池,大老远就看到树下的三个身影。


他那傻孩子破少年正和绮罗生头挨着头睡得正香,雪獒在一边蜷成一团,头却靠在最光阴的腿上。

这个画面看上去真是幸福的不得了。

时间城主顿时明白了饮岁为何没有叫醒他俩,他轻笑一下,安静地沿着来时的路退了回去。



最光阴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刚站起来想要活动一下手脚,就觉得头上一痛。

与此同时,绮罗生也抽息睁眼,明显是被疼醒了。

两个人同时转头,就看雪发和银发不知什么时候缠在了一起,最光阴刚刚这么一扯,可不是扯得两人头皮生疼。


绮罗生看着最光阴解了半天也没能解开,也就把他拦住。

“其实苦境有一句诗很符合现在这个情景。”

“什么?”

“‘结发与君生,想要以终老’。”


最光阴念了两遍,突然俯身按住绮罗生的肩头,一脸郑重:“你现在是死神找不到的人,不会老的。我也一样。”


绮罗生:……


小蜜桃趴在地上,十分人性化地用两只前爪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造孽哦,绮罗生在认真告白好不好啊。

这个情商还有救吗?

它简直不敢去看最光阴接下来的下场了。


没想到绮罗生却笑了起来,一副十分开心的模样。


“嗯,你说得对。”

他不会老去,还有近乎无尽的时间,可以陪着眼前的少年。


“不过这么缠着,总归不太方便。”说着绮罗生雪璞扇半开,打算把纠缠在一起的发丝斩断,刚要动手就被最光阴拦了下来。

“今天就这样吧。”

“?”绮罗生不解。

“你好像很开心。”最光阴这么说,既然绮罗生喜欢,那就缠着便是。



反正他们两个,今生也不会再分离。


END<<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