魑璃

脑洞与妄想的堆积地,脑洞大如狗,遍地都是马甲和坑

[快新]他俩怎么还不在一起

阅读提示:

<<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发生的故事,没什么味道的小甜饼

<<内有莫名会撩的快斗和大家都觉得他低情商(其实并不)的新一

<<周围的朋友包括青梅竹马都在疑惑他俩怎么还不在一起,然而他俩都觉得对方对自己只是朋友,悲伤的故事

<<OOC高亮注意

 

++++ ++++

 

“Good evening, ladies and gentlemen!”年轻的魔术师在一阵烟雾过后突然出现在舞台上,他一身白色的西装,半边银色的面具根本无法轻易遮盖住那张俊秀的容颜。

观众席传来轻微的骚动,显然有许多单纯只是来看魔术表演的人没有想到,这位开得起巡回魔术表演的魔术师居然这么年轻。

 

二十一岁的黑羽快斗毫不在意地拍了拍双手似乎是想唤回观众们的注意力,在他的动作间有彩色的亮片从他的掌心迸发出来,紧接着这位魔术师打了个响指,亮片便突然化作白鸽飞舞起来。

台下适时地出现掌声。

 

“嘘。”快斗将右手食指抵在唇瓣上,示意大家噤声,然后俏皮地眨了眨眼,“今天的魔术表演需要一位助手帮忙,因为我实在来不及准备,就只好邀请观众席上的某一位啦。”

他双手合十,而后漫天飞舞的白鸽嘭地一声消失了,只留下一只扑棱了两下翅膀,停在魔术师的肩膀。

“可爱的鸽子小姐会帮我选出一位助手,希望大家不要拒绝哦。”快斗长得本来就好看,笑起来更是有一种阳光灿烂大男孩的味道,不少观众席上的小姐们看着他的眼神都在闪闪发光。

 

白鸽适时地从他肩膀上飞离,不怎么费力地停在了观众席的某个位置。

打光灯紧跟着落在了那个角落,左邻右舍顿时发出嘈杂的声响。

——坐在那里的是一个和魔术师差不多年纪的青年,此时正用修长的手指慢慢地抚摸着鸽子的羽毛,漂亮的脸上带着一点无奈。

 

“那么有请——”快斗示意工作人员将人请上来,青年也没有过多推拒,将鸽子放在自己肩膀上,慢慢地朝舞台移动。

“咦。”快斗心下微微错愕,他家养的鸽子们虽然温驯,但是几乎从来不会在外人肩膀上停留,唯一的例外是……

“新一???”魔术师望着站到台上的人一脸懵逼,他明明记得侦探先生此时应该和另外两个人在破案啊?

 

工藤新一不自在地扭脸,本来想给他一个惊喜的,没想到居然会被鸽子破坏。

 

快斗只愣了两秒,然后歪着头笑了起来,和之前那种带着点公式化的笑容不同,此时的笑显得真心实意多了。

“那接下来就麻烦你啦,大侦探。”

 

.

 

魔术表演成功的结束,快斗迅速的将表演用的衣服换掉,脸上的妆都来不及卸,一路冲到了剧场门口。

在那里等着他的不止是工藤新一一个人,还有另外两个他一点也不想认识的侦探。

“你们两个也来看我的魔术表演?”快斗震惊。

“要不是工——噗!”服部脱口而出要不是工藤拉着谁想来啊,话说到一半就被旁边的新一踩了回去。

“给同学捧个场而已,又不是特地来看你的。”白马皮笑肉不笑地接过服部的话头。

 

他们三位声名在外的侦探是被邀请来英国破案的,恰巧快斗的巡回魔术表演也到了伦敦,又时值新年,要不是工藤新一一定要来,服部和白马一点也不想和这位前怪盗一起跨年。

 

“案子怎么样啦?”快斗出来的太急忘了带手套,跑去路边的小店买了杯热可可捧在手心。他身边的新一也捧着一杯黑咖啡,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聊着。

“虽然中途辨认凶器出了点差错,不过还是很顺利。”

“哦哦,这次的凶手是谁?你先别说让我猜一下,是劳伦斯先生?”

“不是,下手的是劳伦斯的秘书卡尔,或者说,卡萝儿。”

“女扮男装?……果然,我就觉得第一眼看她有点违和,还以为是我的错觉。”

“觉得违和你不早说!”

“我说了你信啊?”

“废话当然、”

 

话题停了下来,新一张口结舌了两秒,看着身边那张眼熟的脸上带上了得意的笑容,忍不住弯起了半月眼:“你好歹是个前任怪盗,对你的判断我还是有点信心的。”

“我已经不当怪盗很久了哦,侦探先生。”

“是啊,毕竟在警方挂了号,你再偷东西就会被直接送监狱的,小偷先生。”

“说起来,你这次熬了多久?来伦敦才五天,你看你这黑眼圈,”快斗伸手碰了碰新一的眼下部位,像是没有料到他这个动作,新一愣住了没有躲开,感觉到温凉的指尖一触而过。

快斗也懵了,他猛地缩回手指,有些不自觉地摩挲了一下。眼周的温度比手指要高的多,让人几乎有了一种被烫伤的错觉。

 

两个人怔怔地对视,那一瞬间仿佛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的街道都变得安静了下来。

快斗觉得心跳的声音猛地放大了,砰咚、砰咚……急速的跳动着仿佛要从胸中冲了出来。

“那个……我……”

“该走了,不然赶不上跨年的烟火了。”新一掩饰性地看了下手表,打断了快斗要脱口而出的话。

“……”快斗深吸一口气,有些手痒,于是他动手掐了一把新一的脸。

“黑羽快斗你干嘛?”

“大侦探你啊,有没有被人说过很不会读空气啊?”

“没有!从小到大没有人这么说过!”

“那现在就给我记住了啊,你超级不会读空气的!”

“混蛋小偷!”

“笨蛋推理狂!”

 

看着前方突然开始小学生吵架的两人,服部悲叹一声,动手戳了戳身边的白马:“你说,他俩什么时候才能意识到,身后还有我们两个大活人跟着啊?”

“我更好奇,四年了,他们俩怎么还没在一起。”

“就工藤那个情商,简直人间惨剧,我都有点同情黑羽了。”

 

 

新一捏着咖啡的杯子,没有去搭理身边那个正鼓着脸生气的幼稚家伙。

他悄悄深吸了口气,稍稍平复了刚刚过快跳动的心脏。

啊啊,真是的,再这样下去迟早被快斗弄出心脏病。

他摇着头,吸了一口饮料,却被嘴里的甜味呛得咳了起来。

“咳,咳咳……这什么……黑羽快斗你什么时候把我的咖啡换走的!”想也知道这种甜度也就身边这个噬甜怪能喝的下去,热可可加双倍糖这是什么黑暗料理?

“呜哇,大侦探你怎么就喜欢这么苦的东西,吃点甜食幸福度会UP的。”快斗也被黑咖啡苦的皱起了眉。

“不需要!”

“啊咧我们继续聊案子吧,聊案子!”快斗一个转身躲过了新一踹过来的动作,后退两步迅速把新一的黑咖啡丢进垃圾桶,然后举起双手示意投降。

 

“说起来,这次破案多亏了工藤。”白马突然插嘴。

“是啊,工藤在现场可是以一种神挡弑神的气势在破案,还指使警官动作快一点他赶时间。”服部一唱一和的把新一卖了,“我还纳闷工藤在赶什么时间,结果他居然说什么:‘晚了就赶不上快斗的表演了。’”

“诶?”快斗傻眼。

“你们两个……!”新一肉眼可见的连耳垂都红了,“我就是、之前放了他一次鸽子,再放鸽子这家伙绝对会来烦我才这么说的!”

 

服部和白马两位名侦探耸了耸肩,卖了一波队友之后心情良好。

“快点快点,烟花要开始了!”

“就是说啊工藤、黑羽,晚了就看不到了,我们现在只剩下十二分三十一秒的时间赶过去。”

 

快斗站在原地看着新一,他脑子发懵,几乎想不到该说些什么,半晌才憋出一句:“之前东京那次表演的事,你还记得啊……”

“……那次你好像很期待我来。”新一其实不是故意放他鸽子,半路遇到凶杀案这个谁能料到。

“呃,我、我们去看烟花吧。”快斗脸上也开始发烧,他有点不好意思地转身,却拉住了新一的手。

下一秒被人回握。

快斗几乎有点不可置信,转过头看到的是新一的侧脸。像是发现他在看自己,新一也转过头,在周围街道明亮的灯光中,那双熟悉的海蓝色的眼眸里倒映着点点金色的碎光,像是一对精致的、璀璨的宝石——快斗轻而易举的从中看出了温柔的笑意。

“怎么了?”

“不,没什么。走吧。”

于是,魔术师也笑了。

他握紧了手中骨节分明的、有点冰凉的手,仿佛这辈子都不会再松开。


END<<


快速撸个小甜饼,没什么营养可言。感觉自己文力已经彻底废了,大家看个开心就好

评论(3)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