魑璃

脑洞与妄想的堆积地,脑洞大如狗,遍地都是马甲和坑

[快新]标记 ABO

阅读提示:

<<没什么卵用的ABO设定,据说一切不以开车为目的的ABO都是耍流氓,所以作者来耍流氓了_(:з」∠)_单纯想写名侦探强硬要求怪盗先生标记他

<<内有身体比心诚实的侦探先生和遇到侦探先生的事就情商急剧下跌的怪盗先生

<<青子和兰都只是单纯的青梅竹马,快斗和新一对她们都没箭头

<<设定上黑衣组织已经GG,但是怪盗还没找到潘多拉,悲伤的故事

<<OOC高亮注意

 

++++ ++++

 

事情究竟是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呢?

基德抱紧怀里的人,凭借怪盗的敏锐直觉迅速找到一个不容易被人发现的死角窝了进去,屏息等待外面的绑匪凌乱的脚步声逐渐远去。

期间怀里的名侦探默契的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你不是说你最近在忙,目暮警官的邀请推了的吗?”基德就是因为这个才没有发出预告函——明知道侦探先生不来,他还花那个心思做什么。

“临时被拜托的。”工藤新一试探性地动了动肩膀,随即倒抽一口冷气,冷汗不受控制地冒了出来。

“别乱动。”基德皱眉,动作轻柔地扶上新一的左肩查看,一边看他还不忘一边数落,“你还当自己是小孩子的模样,能让绑匪会对你放松警惕啊?……看样子是脱臼了,还好不是骨折,我帮你正回来。”

“啧。”新一本来还想反驳,听到基德的后半句话还是闭上了嘴,万一没收住叫出声把人引过来就糟糕了。

 

怪盗的动作很迅速,一提一拉完美的把侦探被卸下的胳膊安了回去,新一将额头抵住怪盗的肩膀,闷哼一声,把痛呼闷在喉中。

 

“真是的,感觉每次只要你在场,咱俩就都得出事。”基德低声的抱怨中带着一点撒娇的味道,他轻轻拍着新一的后背,等人缓过劲儿来。

“所以呢,下一步要怎么办?侦探先生?”

 

没有回应。

怀里略显纤细的身体反而颤抖的更加厉害。

 

“侦探先生?”基德有点慌,我刚刚应该没错手啊?骨头应该是被正回去了才对。

新一依然没有出声。

“喂,侦探先生?新一??”

 

自从工藤新一恢复了成年人的身体之后,他对他宿命的对手的称呼就变成了略显调侃的侦探先生,作为礼尚往来(以及越加熟识之后),工藤新一对他的称呼也从混蛋小偷变成了咬牙切齿且不怎么甘愿的怪盗先生。

不过紧要的时候,彼此还是会互相称呼对方新一和KID。

 

基德回过神来,颈侧传来的属于侦探脸颊的温度热的惊人,他伸手摸了一下,隔着手套都能感受到热气。

难道说发烧了?不对,侦探先生的体质没有这么差,以前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不管上天吹风落入水底还是被子弹擦伤都没让他生过病。

 

微妙的,非常好闻又清新的味道从怀里的人身上散发出来,像是小勾子一样,基德感觉自己的心跳逐渐加快,被中和剂中和过的信息素开始不受控制地想要冲破牢笼一般弥漫出来。

 

这个感觉……该不会……


“Omega??”基德吓得差点没叫出声来,一直没有出声的新一用力地用额头在他肩膀上撞了一下,抬头瞪了他一眼。

“小声点!”

“等等你不是Alpha吗!”他一直以为怀里的侦探先生是个Alpha,体能完美智商超高的新一不管怎么看都和Omega那种柔软脆弱需要被人呵护的生物相差甚远,他甚至暗暗自豪过身为Alpha的自己能和这位宿敌匹敌,但是现在告诉他,工藤新一是个Omega?

“谁跟你说的我是Alpha?”侦探反问,语气中满是理所当然,“之前有做过测试,我分化的方向是Omega。”

基德感觉到一阵五雷轰顶,那感觉和新一初次被人告知自己将会分化成Omega的时候的感觉差不多。不过新一倒是非常淡定的瞬间接受了这个结果,毕竟现代社会抑制剂非常普及,一年一支就足够让他永远脱离发情期的困扰,安全又高效。

本来他因为曾经服下的APTX4869的关系,分化的不是那么稳定,虽然腺体已经分化完成,但是身体还处于未分化的阶段,因此灰原建议他最近都不要出门等待分化完全再说,这次会接受目暮警官的拜托纯属意外——反正新一是这么认为的。

 

“你身上应该带着抑制剂吧。”再这样下去,自己出门前特地中和过的信息素也要爆开了,这和手舞足蹈的站在绑匪面前大喊我在这里没什么区别,得赶快处理一下。

“灰原说我的身体因为药物的原因,暂时不能使用抑制剂,不然基因会被破坏。”新一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稳定一点,但是身体还是不自觉的发着颤。

基德搂紧怀里的人,内心有一种天要亡我的悲愤感。

其实现在对自己最有利的选择就是把侦探先生丢在这里迅速逃走,但是基德肯定不会这么做。绑匪里也有Alpha,真的丢下新一那会发生什么简直用脚想也能想出来。

 

新一的信息素已经彻底散了出来,那是非常好闻的、带着一点湿润感觉的清新味道,让人恍惚想起雨后晴朗的碧蓝天空。基德咽了咽口水,内心警告自己一定要把持得住,不然之后绝对会被新一用球砸死。

但是狭小的空间里,连躲都没有地方躲避。

 

半晌无语,除了略重的呼吸声以外,只有尴尬的沉默。

 

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基德感觉到怀里的人突然叹了口气,然后衣领被人一把揪了起来。

和自己无限相似的容颜暴露在眼前,侦探先生脸上带着不正常的潮红,用几乎可以说是恶狠狠的眼光瞪着自己。

“喂、喂……新一你冷静……”

对面瞪大的海蓝色的眼眸中这下干脆带上了自暴自弃的意味。

 

“标记我,KID。”

 

基德感觉自己的心脏倏地收紧,然后漂浮了起来,带着让人窒息的战栗感。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平日里显得俏皮的清亮声音降了下来,变得沙哑而低沉。年轻的Alpha用捕获猎物的眼光盯着眼前的Omega,同样海蓝色的眼瞳中似乎凝结着一层薄冰,Alpha的手指不自觉地抚上怀里纤细的腰。

“高木警官他们最快也要三十分钟才能到达,而Omega的发情期会持续将近三天左右,这三天不止我,连你都会变得毫无理智可言。一旦我现在就分化然后被动发情,整条船的人都会死在这里。”新一的语调平稳,带着近乎刻薄的冷漠,“我很清楚自己在说什么,标记我。”

 

怪盗高悬的心脏蓦然下落,他几乎感觉到了一阵失重的晕眩。

哈,这就是工藤新一,冷静、理智,总能找到最快解决问题的方法——不管这个方法是不是对他有利。

他想要握着眼前的Omega的肩膀大喊你明白被人标记的意思吗,你难道就不能多在乎自己一点吗,但是他没有这个资格。他只是侦探先生的宿敌,怪盗基德没有任何立场去指责工藤新一的选择。

 

“真是服了你了。”被冰封的海蓝色的眼眸逐渐融化,基德伸手揽住新一的后脑勺,把人按进怀里,薄布手套轻柔地撩开侦探先生颈后略长的尾发,轻轻摩挲了一下Omega腺体所在的位置。

新一的身体猛地弹起,再也无法压抑颤抖。

“因为不是在做/爱,所以会有些疼……忍一忍。”他温柔的用气音在新一耳边说了一句,而后重重地咬上了侦探先生的后颈。

 

“唔……!”身体如同过了电一般,随之而来的是剧烈的疼痛。新一眼前发白,用尽仅剩的全部自制力才将到口的呻吟和痛呼咽了下去。他咬着手背,生理性的眼泪不受控制地下落。

基德感觉到肩膀氤氲开温热的液体,他知道这样强迫标记会很痛,但是没有办法缓解,只能歉意地摸了摸侦探先生的侧脸。

 

Alpha的信息素温柔地将Omega包围起来,新一感觉到冰冷凛冽的气息迎面扑来,基德的信息素是非常浅淡的海风的味道,夹杂着微不可闻的血/腥味,正如怪盗基德最开始给他的感觉——如同深邃的大海一样危险又迷人。

 

短暂的几分钟时间对两人而言都是煎熬,等基德尝到了嘴中的铁锈味之后才松开口,安抚性地亲吻着渗血的牙印,缓解Omega剧烈变化的感官。

新一急促的喘息声在这样温柔的安抚中逐渐缓和下来,他擦了一把眼泪,张了张口想说些什么,但是最终只是沉默地点了下头。

“我们兵分两路吧,上层的炸/弹麻烦你了。”不等基德开口,他率先从Alpha的怀中爬了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脚准备大展身手,若无其事地避开了基德的目光。

“……好。”年轻的怪盗复杂地垂下眼,再抬起头时依然是平时那个玩世不恭的月下魔术师,“要快点解决绑匪啊,平成时代的福尔摩斯先生。这一次我也会从你手里把宝石偷走的。”

 

.

 

三十分钟后,名侦探和怪盗默契的在甲板上会合。怪盗基德不愧是怪盗基德,在准备不足的情况下,还是从侦探先生的眼皮底下盗走了宝石。耳边已经传来了直升机嘈杂的螺旋桨声响,基德本来想耍个小魔术将宝石放进侦探先生的口袋里,然后用滑翔翼飞走——已经临近岸边,寺井爷爷也准备好接应自己,对面的名侦探却踉跄了两步,仿佛体力不支一般倒了下去。

险而又险地冲过去把新一捞进怀里,基德差点没顺手把手里的宝石扔出去,他试探性地拍了拍侦探先生的脸,后者似乎是完全昏迷了过去,没有任何反应。

与此同时,中森警部气急败坏的声音也从扩音器里传了出来。

怪盗没有多做考虑,扬手将宝石丢了过去,然后一把抱起名侦探,从高高的甲板上跳了下去。

 

“可恶又让他逃走了。”中森警部手忙脚乱的接住宝石,下一秒看到的就是远去的滑翔翼,他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句之后才想起来什么一般,转头询问身边的年轻警官。

“那小子走的时候抱着谁?”

“好像是……工藤君?”高木警官一脸懵逼。

 

 

同样一脸懵逼的还有寺井黄之助,他本来是在岸边准备好接应他家少爷的,但是现在他接到的不止是他家少爷黑羽快斗,还捎带了一位名侦探工藤新一。

“寺井爷爷,麻烦去米花町2丁目22番,快一点。”快斗用扯下的披风把新一整个人裹起来抱在怀里,冲驾驶座上的寺井黄之助说道。

寺井咽下了不合时宜的询问,一踩油门飞驰出去。

 

怀里的人在发烧。快斗不受控制地吻了吻自己留下的标记,有些自责。

强制标记给Omega带来的伤害不小,他还留下暗号让侦探先生到甲板等自己,凌晨时分游轮的甲板几乎能冻得人失去知觉,他刚跳下去那会儿被冷风吹得手僵到差点没能打开滑翔翼。新一穿的本来就少,在船上为了对付绑匪又一直绷着神经,再被冷风一激,不生病才怪。

“大侦探你真的是能把我的计划搅得天翻地覆啊。”而且危险程度和刺激程度也直线上升,真是不知道说些什么好,难道他天生和侦探先生犯冲吗?

而且居然不过脑子的把侦探先生带回来了,明明放着不管那堆没用的警察也能照顾好人的。快斗在心里恨恨地吐槽了自己一番,有点负气地掐了一把新一的脸,在听到新一不怎么舒服的轻哼之后手忙脚乱做贼心虚地把人重新抱进怀里,感觉到侦探先生依然睡着才松了口气。

 

我到底在做些什么啊!

快斗悲叹一声,已经完全放弃思考了,爱怎么样怎么样吧。

 

.

 

灰原哀是个很冷静的人。

但是这不妨碍她在凌晨一点多的时候,被突然出现在窗户上的白衣怪盗吓得差点喊出声来。

忍住用手头的试剂砸某人一脸的冲动,她看了一眼怪盗怀里被披风裹着的人,从善如流地打开窗户让好心的小偷先生跳进来,而后不怎么在意地指了指客房的位置。

“谢啦!”怪盗轻手轻脚地把侦探先生抱进屋里,又帮他把外套鞋子脱掉盖好被子,这才退了出来。

 

迎面对上的是小女孩充满审视的目光。

 

“工藤怎么了。”

“呃……大概是在发烧?”基德挠了挠脸颊,试探性地询问,“他的身体怎么样?”

“没什么大问题,分化不完全而已。在彻底完成第二性分化之前受到过大的刺激会出现不稳定发情的情况,而且会出现不止一次。”灰原哀知道他想问什么,干脆解释了一下,“APTX4869本来就是半成品,所以他当初变小之后通过白干的活性还能暂时恢复。他被琴酒灌药的时候大概也要分化性别了,这就导致了现在恢复过来之后分化不完全,因为这个我才要他分化完全之前暂时不要出门,结果他一听你要去那艘游轮就话都不听的要求目暮警官带他上去。”

“咦……诶?可是他说……”是临时被拜托的……

“你第一天认识工藤?他说什么你都信?”灰原毫不客气地打断基德的话,用一种看神奇动物的眼光看着他,“他口是心非的放过你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吧?”

 

这倒也是,在新一还是柯南的时候,就经常打着各种借口说放你一马。

 

“除了干等他分化完全,就没别的解决方法了?”基德知道侦探先生什么性格,要真的出了什么凶杀案他肯定还是坐不住的,毕竟骨子里的正义感作祟。这一次有自己在身边,那下一次呢?

灰原哀没有回答,反而挑起了另一个话题。

“工藤身上的标记是你留下的吧。”

 “诶?啊、是的,他要求我标记他,而且当时情况很危急……”基德在那冰一样锐利的目光下不知怎么突然生出一股心虚感,有点慌张的解释了一句。

灰原哀听着这不怎么走心的说法,低头叹了口气,轻声吐槽:“我以为工藤的情商就够拉低日本平均水准了,没想到怪盗也不遑多让,真是什么锅配什么盖。”

“情商?”依稀只听到了这个单词的基德好奇地追问。

灰原哀忍住骂他“你是白痴吗”的冲动,语气平淡:“知道么,就工藤当时的情况而言,你亲他一下交换一下体液留个临时标记就足够抑制他的不稳定发情了。虽然说Omega濒临发情的时候智商会狂跌,但是里面那个可是工藤新一,平成时代的夏洛克.福尔摩斯,”她冲卧室的门比划了一下,“以他的冷静自持,能要求你标记他其实已经能说明很多事情了。”

 

“哈?”基德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听懂眼前这个小女孩在说什么,什么意思啊?临时标记就可以……真的吗?但是……

怪盗的思维简直糊成了一团,只能维持愣愣的模样呆呆地看着灰原。

而灰原哀仿佛还怕他不够混乱一样,话锋一转转回最开始的话题:“你刚刚不是问我,有什么办法能解决工藤现在这个状况吗?”

“是、是的?”

“有一个最快捷简单高效的办法。”女孩嘴角噙着的笑容让基德背后发凉。

 

“很简单。你,现在、立刻,进去陪工藤滚上三天三夜的床单,里里外外彻彻底底的标记他,就什么都解决了。”

 

基德的大脑彻底停摆。

他张口结舌了半晌,想解释说我不喜欢侦探先生这次是迫于无奈,又想说别开玩笑了侦探先生怎么会喜欢怪盗我要是敢这么做他会生气的,杂七杂八的念头充斥着他的脑海,最后化作一片荒芜。

 

工藤、

新一。

 

他回想起船舱上,那个密闭狭窄的空间里,侦探先生浑身发抖地揪着他的衣领,仿佛自暴自弃又仿佛下定决心一般,用漂亮的海蓝色的眼眸盯着他,恶狠狠地说……

 

“标记我,KID。”

 

你是真的不喜欢他吗?

内心深处有个声音这么问。

每一次每一次,为了他绞尽脑汁地写预告函,他出现时满心的欢欣雀跃,看到他遇到危险时的焦急与毫不犹豫不顾自身安危的营救,珍而重之的把他当做最特殊的观众对待,开玩笑一般说着怪盗喜欢上侦探也没什么不可以……

 

 

是怎么从阿笠博士的家里逃出来的,这段记忆基德——应该说快斗已经毫无印象了,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了自家的床上。脑子里乱哄哄的像是被塞了一大团棉花又灌满了自来水,他现在简直想把脑袋拧下来把里面的水沥干然后挂到外面的大树上晾个两三天看看能不能让自己清醒一点。

 

“黑羽快斗你就是个迟钝的白痴!”将手臂横在眼前,快斗有种比得知新一是个Omega还要五雷轰顶的感觉。

 

我原来,是喜欢侦探先生的吗?

是喜欢的啊。在很久之前,在侦探先生还是那个小孩子的时候,就……

 

“啊啊啊——”快斗裹着被子在床上滚来滚去,感觉脸颊仿佛烧了起来一般,“后天我要拿什么表情去见他啊?”

而且侦探先生、工藤新一还不知道他就是怪盗基德……或者说表面上装作不知道。

当务之急,是先去向侦探先生告白!以新一的情商而言,应该不会怪自己先上车后补票吧?虽然多半也会被拒绝就是了。

 

这个发展真的是,他这个平成时代的亚森.罗宾简直快要哭出来了。

 

 

目送好心的小偷先生乱七八糟跌跌撞撞狼狈不堪地从窗户摔了出去,甚至还听到了哎呦一声痛呼,灰原哀心情良好地打下最后一个字符,然后关机悠悠然起身走到客房门前把门推开。

工藤新一正坐在床上,手指摸着后颈的咬痕出神。

 

“啊啦,看你的反应,大侦探应该不用我多嘴什么了吧。”

“我……”新一有些迟疑地垂眼,“喜欢他?”

“你的身体比心诚实的多。”灰原毫不客气的开嘲讽,“行行好快点和人家讲通了在一起吧,你知道你们俩平时的相处有多瞎吗?”

“啊?”海蓝色的眼睛睁大了,带着一点无辜。

灰原心说你这情商真的是没救了:“你都没发现你俩行事和想法有多默契吗?而且天热了会注意对方有没有出汗,天冷了会注意对方有没有着凉,只有你一个人或者他一个人的时候一定会空出身边的位置等对方过来。还有,默契就算了还生疏地称呼对方‘黑羽君’‘工藤君’,简直让人想干脆把你打包送去黑羽快斗床上。按理说小偷先生的情商也不低,怎么一和你在一起就直接跌成负无穷。”

新一猛地把脸埋进掌心,凭感觉也知道他现在肯定脸红的不正常——还不是单纯感冒发烧的红。

“是……这样吗?”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我去睡了。”灰原知道说到这份儿上,工藤新一也该开窍了,打了个呵欠转头摔门走人。

 

.

 

转眼到了周一,新一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进阶梯教室的。他是东大心理系的学生,这一堂课是犯罪心理学,也是为数不多快斗会来旁听的心理学课程。

不过今天在阶梯教室却没有见到那张和自己相似的脸,新一不知道是该松口气还是该生气,像往常一样坐到阶梯教室的偏后位置。

 

“工藤,早上好!”毕竟是个名人,不一会儿就有人来打招呼,新一也一一回应。结果平时大大咧咧的几个男性系友在靠近他之后却突然后退两步,有些惊恐地看着人,然后红着脸跑走了。

新一莫名其妙,但是马上就要开课,也不好立马去追问。

 

一堂大课新一都听的心不在焉,他很早就和快斗交换了手机号码,而这两天对方就像是失踪了一样什么话都没有留,和平曰里动不动就短信轰圌炸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好不容易挨到下课,开课前跑走的几个男生又磨磨蹭蹭地蹭了过来,其中一个性格最活泼的忍不住先开了口:“工藤你是Omega?”

“嗯?嗯。”新一点头,灰原说他状况良好,而且有了快斗的标记,也不会因为外界刺激而发情了,大概还有两三天就能完全分化。

 

一石激起千层浪,周围的同学一下子都围了过来。

 

“什么工藤君居然是Omega?”

“哇我一直以为新一君会是Alpha啊,不过Omega也没什么,每年多吃一支抑制剂而已。”

“哈哈Omega又能吊打Alpha了,喜闻乐见的故事。”

 

“说起来工藤君有没有追求者?”这个问题一出口,在场的单身Alpha都有点激动,有些人的目光也变得火热起来。

新一几乎下意识的想摸后颈的标记,这时一只手臂伸了过来把他整个人揽了过去。

 

“抱歉。”相似的、阳光灿烂的笑脸出现在众人面前,黑羽快斗揽着和他仿若双生一般的名侦探,有些俏皮地眨了眨眼睛,知名魔术师一挥手突然蹿出一大群鸽子挡住了众人的视线,只留下一句,“新一我先带走了。”

 

寻找僻静的角落一向是快斗的特长,他拉着新一的手腕,迅速地找到一个不会被人打扰的走廊,这才放松地呼了口气。

“有事吗?”新一顿了一下,也换了一个称呼,“快斗。”

“咦。”黑羽快斗吓了一跳,自从在同一所大学互相认识了之后他们两个就像是在暗中较劲一般别扭地选择称呼对方的姓氏,明明心照不宣地知道对方的另一重身份,却同样选择隐瞒,仿佛这样就能把彼此的关系拉开一样,怎么新一突然……

 

啊,对了,是他先改了称呼的。

 

快斗控制不住地耳后发烫,想也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滑稽。他偷偷抬眼看过去,发现新一也不怎么自在的样子。像是发现了他的目光,侦探先生侧过头,白皙的脸颊浮起一层绯红。

“那个,我……”快斗结巴起来,他本来是做好告白被拒的准备然后再发誓要把人追到手的,怎么现在看来,侦探先生对他也……?

 

“我、我喜欢你。新一。”本来是想大声喊出来的,出口的声音却又轻又柔,像是怕打破什么一般。

新一仍然侧着脸不去看他,却开口道:“知道么,现代社会,就算是Alpha,标记了两个以上的Omega也会因为重婚罪被判刑的。”

“诶?是?”快斗脑子有点懵,他和新一一向默契,此时却有些搞不懂他在想什么。

“所以说,”新一深吸了口气,干脆破罐子破摔,“除了我你还敢喜欢谁啊!”抓你进监狱信不信!

 

“唔?”快斗懵逼了两秒之后,迅速扑了过去捧起名侦探的脸,不管不顾地吻了下去。

“喂……别?快斗……”舌头被人缠住了,除了最开始的几个单词,就只能发出让人面红耳赤的单音节,快斗的吻其实很青涩,但是唇舌交缠的感觉令人忍不住沉溺。

 

长长的一吻结束,快斗抵住新一的额头,海蓝色的眼眸中盛满能醉死人的温柔,然后他煞风景地开口:“灰原小姐告诉我,你这两天就应该能完全分化了?”

虽然莫名他挑起的话题,新一还是点了点头:“是,怎么?”

快斗又快速地从侦探先生嘴角偷走一个吻,然后把什么长方形的东西塞进新一上衣的口袋里,而后后退两步比划了个爱心的手势:“那就让我们期待三天后的再会吧,小小的名侦探!illusion will start, please watch carefully!”

一阵烟雾过后快斗果然消失在了走廊里,新一一边弯起半月眼吐槽怎么在学校还要闹的这么夸张,一边掏出快斗塞进他口袋的卡片——正对上Q版怪盗基德的那张嘲讽脸。

“KID CARD???”翻过来果然是新的谜题预告。新一这才意识到不管是卡片还是那个熟悉的称呼都表明,黑羽快斗已经干脆利落地打破了他们两人之间长久以来的心照不宣。

 

双重身份的黑羽快斗

一度变小的工藤新一。

 

看来你追我逃的日子还要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新一忍住把卡片揉皱的冲动,咬牙切齿地小声嘟哝:“迟早有一天送你进监狱啊,混蛋小偷!”

 

唇角弯起的却是跃跃欲试的笑容。

 

END<<

 

其实这个ABO设定真的没啥卵用,就是用来告诉大家这俩人情商有多低而已【x


敏感词抓的简直抓狂,LOFTER你可以的

评论(12)

热度(5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