魑璃

脑洞与妄想的堆积地,脑洞大如狗,遍地都是马甲和坑

唐明脑洞

  估计是最近期末考被虐傻了生出来的蛇精病脑洞,记录一下不一定会写出来

首先得提示炮炮和喵喵都有病,炮炮是外表(对猫)逗比内心变态,喵喵是外表温柔可亲内心凉薄,然后渣攻,真的,非常渣的那种,但是喵喵不贱,他俩还很奇葩的有只能接受对方的精神洁癖,炮炮脑回路真的非常奇怪但是喵喵很能接受(当然喵喵的脑回路也正常不到哪里去)

炮哥和喵哥一开始是对手,两个人非常奇怪的三观啊性格啊为人处世的都非常相合,后来比过一次之后决定联手感觉做任务比较快,于是就变成了搭档

搭档时期是虐狗时期,基本上就是朋友见到他俩被虐的嗷嗷直叫的那种,总之就是互相宠,都为对方去学了很多东西,炮哥对着喵哥基本上就是妻奴脸,喵哥让东不敢往西,喵哥的话对外人温和却疏离,但是对炮哥很人妻

接着剧情急转而下,某次出任务之后喵哥被抓,醒来后发现自己被关在水牢,琵琶骨被锁链贯穿锁在牢里,围着他的人基本上都是被他和炮哥得罪过的,一群人围着他嘿嘿嘿嘿不怀好意,然后喵哥叹了口气说出来吧我知道是你干的。

对的,喵哥被抓是炮哥出卖的,甚至是他亲手贯穿了喵哥的琵琶骨把人锁好之后叫来了那群敌人。炮哥特别温柔的对喵哥说我想知道我如果没了你这个“弱点”会变成什么样,然后就走人了,留被锁了琵琶骨的喵哥面对一众敌人。

然后喵哥杀出了重围(本来想写喵哥被轮,但是妈的下不去手,还是让喵喵把人都干掉吧,喵喵是那种武力值非常逆天的人,炮哥实际上不上暗器不上毒赢不了他),因为经脉受伤琵琶骨折断所以整个人都不太好,他出了水牢就看到坐在院子里的炮哥,实际上喵哥在水牢里杀了三天三夜,炮哥就在院子里不吃不喝的坐了三天三夜,喵哥出来之后看了炮哥一眼问他你感觉如何,炮哥叹了口气特别委屈的跟他说怎么办我思考了三天还是觉得我少了你不行,喵哥就重伤在身的把炮哥揍了一顿,这一次全力下手毫不留情的把炮哥揍到内伤严重加左腿骨折,然后喵哥俯下身拎起炮哥的领子亲了他一下之后特别温柔的说我在家等你,日落之前你回不来我就杀了你,接着封了炮哥的内力自己走人了

炮哥一身凄凄惨惨的在日落之前回到家了喵哥看到人之后挺满意的点了点头就晕过去了,炮哥叹了口气又去找万花来救人(对的,实际上喵哥伤的很严重!),之后两个人把伤都养好了恢复虐狗日常,但是炮哥偶尔脑回路不对的时候又会卖喵哥,按他的道理就是觉得喵哥浑身都是血又虚弱又散发着杀气的样子特别美,喵哥由着他卖,被卖完就揍炮哥一顿,友人看不惯劝喵哥和炮哥分开觉得喵哥这么下去绝对折寿,喵哥一脸失笑着说没关系,我死了那家伙不可能活的下去而且这祸害也就我肯接收不要祸害其他人了,于是两个人就这么奇怪的一边虐狗一边互虐下去

应该不会写到他俩死,但是如果死的话一定是身体撑不住了的喵哥先一刀干掉炮哥再自己翘掉,因为喵哥知道如果自己死了炮哥还活着……炮哥绝对会开始报社

喵哥经典言论就是小师弟知道他的经历后问他为什么不恨炮哥,为什么不分开?你难道不会计较他曾经对你的伤害吗?喵哥就笑笑说:“我为什么要计较?和一个变态计较太多岂不是显得我也很变态。”


其实再想想炮哥也不是渣,他就是真的脑回路有问题,想看自己没了喵哥会怎么样就直接设计敌人抓他,喜欢喵哥浑身是血的样子就出任务卖他,按道理来说如果那个时候喵哥没能活着回来他绝对要开始疯狂报社的。港真他是真的爱喵哥,就是自己脑子有问题非要折腾,要是遇到个弱一点的不是被他折腾死就是死情缘了偏偏喵哥很强还吃他这一套,什么锅配什么盖吧

最后吐槽一下,我特么还能不能好好写一个正直乐观阳光向上的唐门了!为啥炮攻一个比一个有病!明明丐明的丐丐们都很傻白甜的!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