魑璃

脑洞与妄想的堆积地,脑洞大如狗,遍地都是马甲和坑

【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龚大日常

写点砂糖自娱自乐一下。

设定上是两个人在一起很久之后的小日常。

 

++++ ++++

 

所谓月黑风高杀人夜……

东方纤云死鱼眼瞪着坐在自己的床上喝着自己的桂花酿的某位金毛。

 

“三路啊……”东方纤云语重心长的……一把把龚常胜手里的坛子夺过来,“你说你都已经在玄铭宗和我师父那里挂过号了,为什么还喜欢不从正门走呢?”

二次翻译就是你小子不要再动不动就出现在我床上了人是会吓死人的好不好(炸)。

 

金发碧眼的美少年听了这话,认真的转过头“盯”着东方纤云,直把人盯出一身白毛汗来才施施然的指着东方纤云的门口:“小云哥哥,你确定让我‘走正门’?”

东方纤云转头一看,果然门口贴着各式各样的符箓摆着各式各样的阵盘,于是脑子有坑的某人抽了抽嘴角,当作自己刚刚什么都没有说的一屁股坐到龚常胜身边。

——怎么看都觉得自暴自弃意味严重。

 

“小云哥哥是在防备你的师弟?”龚常胜想一想就能猜到身边这人在想什么,于是乎“盯”着门口的眼神也变得不善起来。

“……你俩我都想防备。”东方纤云扶额,一个想杀了他一个想上了他,可不是未雨绸缪一点儿么,但是那点阵法符箓对印飞星来说难办了些,对龚常胜而言可是跟玩儿一样,可想而知他防备“某人”也没有想防备的多严重。

 

至少龚常胜把这点“防备”当情趣看了。

 

“小云哥哥最近过的如何。”龚常胜体贴的用灵气拿起桌上的玉杯送进东方纤云手里,东方纤云闻言死鱼眼看向他。

“三路你觉得你问我这句话合适吗?”

“为什么不合适?”完全是一副温柔体贴低眉顺眼的小模样。

“……你今天早上不是从我床上爬起来的吗?!?!”炸毛。

“嗯,所以我在问小云哥哥今天中午和下午过的如何。”

“……”东方纤云简直想拎起眼前这人的衣领前后摇晃两下问他你的语文是不是体育老师教的,但是转念一想“最近”的意思当然也能包括中午和下午的时间,但是又觉得这句话不吐槽不行,于是憋的简直要内伤了。

龚常胜自然能感觉到身边这人满身散发的“不爽”光波,他忍了忍还是没忍住,“噗嗤”笑了一声后把脸扭过去,按着嘴角勉强自己千万别大笑出声。

 

东方纤云瞪了身边这人一眼,气呼呼的半转过身自顾自喝着桂花酿不理人。

 

“小云哥哥?”

“小云哥哥我错了。”

“小云哥哥……”

“叫魂呐你。”东方纤云也不过是装装样子,眼看身边这人一声比一声叫的哀怨忍不住转头弹了弹龚常胜的脑门儿,一脸恨铁不成钢,“小祖宗拜托你回门派好好闭关几天成不成?整天窝在我这里像什么样子。”

“好不容易在师尊大师兄那边挂了号,我还不能在自家道侣这里睡觉休息了?”龚常胜说的理所当然。

“谁是你道侣了!”脸皮薄的某人又炸毛了。东方纤云觉得当初心软答应了身边这人和他在一起简直就是战略性错误——毕竟怎么想,他俩双修的时候都是自己在下面啊!!!!

“小云哥哥在想什么?”听到旁边没了声音龚常胜就知道自家小云哥哥绝对是又脑洞大开了,于是顺嘴问了一句。

“双修我不要在下面。”这完全是神游天外之后的下意识回应。

“诶……”龚常胜歪了歪头,笑容也变得意味深长起来,“我都没想到小云哥哥会想到这个呢,都想到双修了还不承认是道侣,小云哥哥我很受伤。”

哇靠,老子能不能收回两秒钟前说的那句话。东方纤云直觉不妙,一脸戒备的把酒坛抱在胸前准备说(忽)教(悠),“我跟你说啊三路,你……你别过来!我……唔……”

 

之后的话全被龚常胜堵回了喉咙里,长长的一吻结束后,龚常胜额头贴着东方纤云的额头灿然一笑,被眼前这张漂亮的脸蛋晃的神思恍惚的东方纤云就听这个小了自己好几岁的、外表一副纤细美少年模样的家伙这么说道:“放心,小云哥哥未成金丹前我是不会做什么的。”

“但是、”

“我先提前收点利息不过分吧?谁让小云哥哥这么伤我的心呢?”

 

口胡!老子哪里伤你的心了!还有你的手在摸哪里啊啊啊啊——

 

东方纤云,男,觉得今天也很难做人。

 

END<<

 

评论(1)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