魑璃

脑洞与妄想的堆积地,脑洞大如狗,遍地都是马甲和坑

【我家大师兄脑子有坑】寻 龚大 前世大二


有很严重很严重很严重的现代大师兄私设,OOC到没有边际

CP是龚大+非常少量前世大师兄X现世二师兄+一句话前世东方芜穹X前世龚常胜

 

++++ ++++

 

 

东方纤云失踪了。

正在闭死关的龚常胜苦笑一下。

不,应该说,他的小云哥哥,不见了。

 

 

“东方纤云你别跑!”

“我靠八戒你有话好好说呗何必动武……呢……不……是……”

“废话少说,上一世就是这个时辰你将我诛杀于此,除魔、好一个除魔!”银发红眸的青年脸上带笑,却无端带着疯狂的狠意。

东方纤云在内心泪流满面,他想劝主角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啊呸、总之就是他很无辜的啊!八戒上一辈子被干掉和这一辈子的自己有一毛钱关系啊!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打不过印飞星。

 

简直日了狗了,他练气九阶的时候就被练气七阶的八戒吊打,现在特么金丹了依然被筑基后期的八戒吊打!有没有这么玩儿的啊!你是主角你了不起哦?

逃命期间的东方纤云回头看了一眼缀在身后的主角,泪奔着继续逃跑。

 

妈的,主角,真的了不起!不仅了不起,还躲不起!

 

总之姑奶奶师父大人花师弟蜀三路不管谁都好快来救命啊——

 

“你在喊谁?师父?她现下怕是被你那好师弟花慕慕缠住了,至于那蜀三路,呵、怕是没有那个时间赶过来。”印飞星听着东方纤云的喊话一点也不生气,笑的甜蜜又危险:“我的大师兄,你现在,是插翅难逃了。”

 

啪叽。

东方纤云脚下一个不稳摔了个大马趴,然后=囗=脸看着慢慢靠近的印飞星。

老子到底什么时候掌握的平地摔技能,他一边嘴上应付着印飞星一边在内心默默地吐了个槽,倒不是不怕眼前的危机……反正他就是不吐槽会死星人怎么了吧!

“那个,八戒……有话好好谈?”

“嗯~你想说什么。”堵到了人,印飞星一点都不急,反正眼前这人不可能从自己手掌心逃走,这次又不可能会有什么外人打扰,他现在心情愉快的很。

“我想说……”东方纤云宽面条泪指着头顶,“你马上就要渡结丹天劫了你何必呢!你渡完了再来找我不行吗!”

印飞星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结丹,他抬头看了一眼乌压压的劫云,一把拎住想要趁机起身逃跑的东方纤云的后衣领。

 

东方纤云一点都不知道为了今天这个局地,他准备了多久。每次堵他不是有人捣乱就是有人捣乱——对,那个有人就是指龚常胜。印飞星在心里冷笑一声,上一世他对那二人之间的事不甚了解,东方纤云也不是眼下这个脑子有坑的模样,那个大师兄……如同天山上高洁的雪莲一样,他永远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好在他用一条假消息将龚常胜连同东方芜穹一起困在了玄铭宗,不然这次怕是又要让东方纤云逃掉。

“八戒啊,”东方纤云看着近在咫尺的剑,咽了咽口水,语重心长,“有人在一旁的话天劫威力会更加凶猛,你不如先去渡劫,渡完我们好好……谈……”

“好好谈?”印飞星半蹲下身,扯着东方纤云脑后的发逼迫他抬起脸来,“我怕等我渡完了劫,你早就不知道逃去哪里了。”

“怎么可能啊哈哈哈哈哈,你看我这么三好青年言出必行的,说会等你就会等你!”东方纤云就差三指指天发誓自己不会逃了,但是……日了POI这个世界的誓言是真的受天道管制的啊!!!

结果还没有等到印飞星发话,黑紫色的天雷就已经从劫云之中猛的砸下,看强度恐怕是把东方纤云一起算在内。

 

说到底,印飞星一边要看着东方纤云不让他逃跑,一边应付天劫也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但是心里憋着的那口气让他一道一道强撑了下来,法衣被劈的东破一块西破一块。

东方纤云也没好到哪去,劫雷跟长了眼睛一样盯着他劈,若不是千禅衣和龚常胜送的法衣品级够高,他早就衣不遮体了。

就当重新经历了一边加强版结丹天雷吧,东方纤云苦中作乐的心想,不过他自己的结丹天雷根本就跟玩儿一样,和印飞星的强度完全不能比,若不是场合不对他都想长叹一句主角就是主角如此与众不同了。

 

“纤云——!!!”

啊咧?印飞星在叫他?神游天外的东方纤云猛地回过神来,看到的却是不远处印飞星充满恐惧的脸,下一刻他身体一麻,然后就是铺天盖地的剧痛席卷而来。

东方纤云甚至连声音都没来得及发出,就昏了过去。

 

.

 

“小云哥哥——!”好不容易从玄铭宗出来寻东方纤云的龚常胜眼睁睁的在法器上“看”着东方纤云被雷劫劈中,那一刻他内心陡然升起了一股怒意,让他几乎想要当场击杀印飞星。东方芜穹见师弟状况不对,连忙将清心符撒出,以阵法定在龚常胜身边。看着师弟眼中的猩红,东方芜穹收起了嬉皮笑脸的模样,蹙起眉头。

这下糟了,胜儿本来就对小纤云有执念,这样下去怕是会成为他的心魔。

符阵只压抑了龚常胜一息时间,便碎裂在龚常胜周身的雷电之中,好在到底是东方芜穹的修为更胜一筹,清心符还是令龚常胜冷静了下来。

“人没事。”见龚常胜恢复原样,东方芜穹也晃了晃脑袋一脸的不正经,“你那宝贝的救命恩人气运倒是不错。”

被那么大号的雷劫当头劈中居然只是昏迷,修为金丹一点都没有受到影响,这可不是运气好就能解释得了的。

东方芜穹眼里冷了一瞬,却快的没有让任何人发现。

“胜儿你现在下去只会让天劫更加猛烈,等一下吧,看那印飞星的模样,天劫快过了。”东方芜穹话音刚落,劫雷便停下了,连劫云都在慢慢散开。

龚常胜也“感觉”到了,他转头“看”了东方芜穹一眼,后者笑眯眯的回视,“看我作甚?胜儿是突然发现为兄的魅力了吗?”说着作势要去捏龚常胜的屁股。

龚常胜早就免疫了自家大师兄的骚扰,虽然他本就知道自家大师兄修为深不可测,但是竟能比封了双眼修习天眼心决的自己更早意识到渡劫的结束……大师兄果然不是普通的阵修。

 

“我下去看看小云哥哥。”不过还是对东方纤云的担忧压倒了探究大师兄修为的心思,龚常胜丢下这么一句,下一瞬身影已经出现在昏迷不醒的东方纤云身边。

东方芜穹懒洋洋地在飞行法器上换了个姿势,却“噗”的笑了一声,自言自语道:“胜儿修为再进一步怕是我也压制不住了,天才就是天才啊。”

 

一旁渡劫结束的印飞星也察觉到了龚常胜的出现,他咬牙切齿地看着龚常胜扶起倒在一旁的东方纤云让人靠在自己怀里,刚突破结成的金丹几乎都被他那股怒意影响到了一般,摇摇晃晃地震动起来,印飞星连忙默念功法稳固住金丹,想也知道今天怕是杀不了东方纤云,他负气地走到东方纤云身边死死地盯着人不放。

“小云哥哥……小云哥哥!”龚常胜虽然听大师兄说东方纤云没有事,但是心下还是担忧的不行,摸了摸脉门发现东方纤云真的只是昏了过去才松了口气。

“唔……”东方纤云突然皱起了眉,一副十分难受的模样,而后突然抽息睁眼。

“小云哥哥你醒了!哪里不舒服?”龚常胜开心的把人扶起来。

“我……”东方纤云下意识地看了看靠着的龚常胜,有些不适地把人推开,皱着眉询问:“胜儿你怎么在这里。”

 

龚常胜愣住了。

胜……儿?

东方纤云从没有这么叫过他,就算后来知道了他的真名,也是蜀三路蜀三路的叫着。

那个人没心没肺的很,想法内心全摆在脸上,好懂的和孩子一样。眼前这人却面无表情,眉头微微蹙起,金色的眼瞳中什么感情都看不到。

 

就像一块冰一样。

 

“奇怪……我不是……这里是哪。”东方纤云见龚常胜愣住了,虽然感觉有些奇怪,还是运起神识环顾四周,然后视线定定地放在印飞星身上不动了。

“飞星……”他怔怔地喊道。

 

这下饶是印飞星都大脑一木,他看着和前世大师兄一模一样的这个人出神的看着自己,而后有一只手抚在脸侧,温暖而温柔,谁的声音带着笑意这么说道。

“你真的……还活着啊。”

 

我很开心。

 

他轻易的从那双漂亮的金眸中看到这样的意思。

 

“大……大师兄……?”

 

不可能。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东方纤云明明是个脑子有坑的家伙!

眼前的人是谁、

究、竟、是、谁!!!

 

“你、你是谁!你到底是谁!”那个抛弃了我,不信任我,最后一剑杀了我的人吗!

印飞星一把攥起东方纤云的衣领,殷红的眸子几乎快要滴下血来。

 

“小云……哥哥?”打断他们的是龚常胜难得的,带着一点惶然的声音。眼神空洞的金发青年直愣愣地站在原地看着东方纤云,俊秀的脸上写满了震惊。

“胜儿你在此的话,就是说芜穹前辈也在。”东方纤云就着被拎着领子的姿势看向天际,果然下一刻草绿发色的男人从天而降翩然落地,上前一步将龚常胜挡在身后。

“小鬼,你现在这模样可有些不对。”东方芜穹依然在笑,身上溢出的却是可怕的杀意。

“在下不知哪里有不对。”东方纤云静静回视,身上是不亚于东方芜穹的威压。

“你究竟是何人!夺舍?东方纤云呢!”东方芜穹二话不说便是一把困龙符扔出,连东方纤云带印飞星牢牢地困在阵法之中。

“在下亦是东方纤云。”东方纤云唇角流露出一丝苦笑,“……但,怕是不是这个世界的东方纤云。”

他说完便不再理会一旁的东方芜穹和龚常胜,而是专注地看着眼前银发红眸的少年。

“你还活着。”他叹道,“这很好。”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印飞星几乎疯狂的大笑了起来,“好、当然好,我现在是名正言顺的逍遥门二弟子,而你,东方纤云,你才是百媚教的大师兄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的笑声戛然而已,因为眼前的男人依然是带着淡淡的笑意看着自己,仿佛是真心在高兴。

“你在笑什么……”他几乎是狂怒地拽着那人的衣服,“你究竟在笑什么!”

东方纤云任由印飞星将自己拽的东摇西晃。

 

他是真的开心,印飞星还活着这件事。

他用尽了方法,轮回了近万世,最后连自己的意识都几乎消耗干净,也始终找不到将爱重的二师弟救回的方法。

 

但是,这一世,他做到了。

尽管做到的人并不是自己。

 

东方纤云突然扬手一手刀劈在印飞星颈后,抱着昏迷过去的印飞星,他没有表情地看着眼前戒备的东方芜穹和龚常胜。

“两位,有兴趣听我讲个故事吗?”

 

 

龚常胜冰着脸听着眼前这人讲着他的故事。

这个东方纤云的生命之中也有一个龚常胜,追着他天南地北的跑,用尽心思护着人,帮了他太多太多……

龚常胜很轻易的从“东方纤云”的口吻之中感觉到深深的歉意,这令他皱起眉。

“你不用对我感觉抱歉。”龚常胜漠然道,“你要道歉的人不是我。”

 

你也不是他。

 

他的小云哥哥,只有童年之中,在他连自己几乎都要放弃的时候,向他伸出一只手的那个东方纤云。

他的东方纤云会笑,会闹,单纯的像个孩子像个笨蛋,却也温柔且柔软。

所以就算经历是一样的,甚至恐怕灵魂是一样的,你也不是我的小云哥哥。

 

“抱歉。”东方纤云揉了揉眉心,“你和胜儿实在太像了……抱歉。”不该把你们当成一个人。

“小云哥哥在哪。”龚常胜只关心这个。

“若是我的猜想没有错,他很有可能是轮回万年之后转世投胎的我。”东方纤云很清楚自己的情况,他最后连意识都没有保留住,应该是过了奈何桥喝了孟婆汤入了轮回转生,至于已经投胎转世的自己最后还是回到了这个世界,大概是残留在灵魂深处的那一点执念造成的。

“因为想把飞星救回来,在下也研习了时间和空间的道法,任何一点的改变都会造就不同的世界,他现在恐怕是已经回到了自己的世界之中。”

“以你现在的修为,怕是到了化神期,才能撕裂虚空去往那个世界。”东方纤云说道,“而且,就算到了那个世界,也并不好找人。”

龚常胜冷冷地“看”着他。

东方纤云坦然回望:“我并不是劝你收回找人的想法,我实在太清楚胜儿的执着之处。上一世有前辈逗着他也就罢了……这一世,”他说着苦笑一下,“若是你到了化神期,便来找我,我可以以神魂助你找到那个世界。”

这下连旁听的东方芜穹都傻眼了,修仙之人最重神魂,这个东方纤云居然说愿意交出神魂来找人?

“他的回归是我之过,一切因果惩罚皆都由在下一人承担。”东方纤云淡淡抬眼,“吾可发下心魔誓。”

“不用了,”龚常胜站起身,转身就走。

“胜儿你去哪!”东方芜穹慢了一步没拦到人,有些担忧。

“我去闭关。”龚常胜转头,“闭死关。麻烦师兄转达师尊。”

 

一日不化神,一日不出关。

 

 

东方纤云醒过来的时候,觉得浑身上下都在痛。

“卧槽……神特么像是被车轮碾过一样的感觉。”他半死不活的趴在地上,觉得自己连吐槽的力气都快没有了。“我昨晚到底干了些什么啊……啊。”

 

想起来了。

说到底还是自作孽不可活

 

昨晚他们系的一个导师退休,系里开了一个很大的欢送会,他和几个哥们儿拼酒,喝到后来连他这个千杯不倒的都被灌的晕晕乎乎,勉强回到家就直接倒在玄关睡着了,窝在地板上睡了一夜怪不得现在浑身上下都在痛。

“我靠啊。”东方纤云捶着胀痛的脑袋,捡起一旁的眼镜带好,然后一脚深一脚浅地挪向浴室。

“奇怪……”他洗了把脸,看着镜中短发黑眸的自己,突然感觉有些不适应。“我好像……忘了些什么……”

究竟忘了什么呢?

想不起来。

 

.

 

“东方!”肩膀被猛地拍了一下,东方纤云淡定地转头,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你们几个今天居然爬起来了。”天知道他们到底喝了多少哦。

拍他肩膀的哥们儿却抽了抽嘴角:“我还想问你小子是不是喝晕了头还没清醒呢,刚刚看你面无表情的从校门口溜达进来我还以为你鬼上身了。”

“哈?我板着脸我的锅?”东方纤云莫名其妙,“在你们眼里我是有多‘表情丰富’啊?”

“你小子……”被他呛了一句,那人几乎是恶狠狠地板着东方纤云的头让他看向四周,“你自己看看你吸引了多少妹子!板着脸就算了你这飘飘欲仙的高人范儿是怎么回事?我靠兄弟几个是鼓起了八辈子的勇气上来拍你肩的好吗?”

“什么高人范儿?你们该去挂眼科了吧。”东方纤云无语。

几个男生面面相觑,刚刚东方纤云从校门口走进来的时候,脸上没有多少表情,但是给人一种非常不好接近的感觉,要不是他们几个人实在是熟到快穿一条裤子的地步,是怎么也不能相信那是东方纤云的。

不过现在这家伙一开口就把那种仙人的感觉破坏了个一干二净。

“算啦快去教室吧,今天是秃子李的课!迟到要出人命的。”东方纤云推着眼镜撒腿就跑。

“大概……是我们看错了吧。”哥们几个看着他的背影望天无语。

 

 

东方纤云感觉最近有点奇怪。

就像几个哥们儿说的一样,他举手投足之间和之前的自己简直判若两人,虽然依然爱吐槽,但是多数时候——或者说人多的时候他总是面无表情,然后在内心把槽吐得昏天黑地死去活来,连女生见到他也是脸红的变多了,怨念的眼神变少了。

实际上东方纤云并不知道,他在大学的人气实际上相当高,无他,实在是长得好看。

这个看脸的世界让他第一天入学的时候名气就传满了整个校园。

但是吧他这个人有点脱线,如果只是脱线也就算了,还迟钝,女生的示好从来看不出来,告白一律用“不要乱给我立FLAG”回应,甚至还有经典名言:“我只爱二次元的。”

久而久之导致很多女生只能咬牙切齿地看着他的脸在内心怨念干脆来个人把这货压了算了眼不见为净(等等?)。

 

他感觉自己忘掉了一些东西,一些人,一些事。

但是想不起来,不管怎么样都想不起来,为此他甚至去找了心理医生,也毫无作用。

 

偶尔在梦中,他能梦到模糊的身影,有金发的青年,有银发的少年,有栗发和蓝发的少女。

但是看不清他们的脸,连说出口的话都像是沉浸在水中一样,模糊不清。

 

东方纤云揉了揉眉心,从裤兜里掏出钥匙:“真是的,都感觉不像自己了,我到底为啥要纠结梦不梦啊!……咦?”他转头看向隔壁,能听到屋子里有声音。

“隔壁搬进来人了?”他住的地方是个相当高档的小区,东方纤云父母在他幼时空难死了,留下一大笔他一辈子可能都花不完的钱,然后他被爷爷接走照顾,十八岁高考那年爷爷也去世了,只留下自己一个人。这个小区的治安很好,但是因为价格太贵,所以也不是家家户户都住满了人,至少他隔壁的房间一直都没有人住进去。

东方纤云挠了挠头,心说要不要去打个招呼,邻里什么的友善一点日后好相见嘛。然后隔壁的房门被人推开了。

 

东方纤云愣愣地看着推门出来的青年,那人有一头长长的金发,随便挽起束在脑后,眼瞳是澄澈的天空蓝,左眼下有如同花瓣一样漂亮的纹路,让东方纤云愣神的不是这个人过于好看的容貌,而是……他看着这个人,感觉实在是太眼熟了。

像是曾经在哪里见过一样。

 

“你……”东方纤云犹豫着开口,却突然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金发的青年转过头,眼神温柔的看着呆呆的站在隔壁门口不动的人。然后他大步走过来一把把东方纤云抱进了怀里。

“啊?喂!我靠你干什么啊放开我!”东方纤云吓得手忙脚乱的挣扎起来。

“终于找到你了,小云哥哥。”金发的人笑着在他耳边这么说道。

 

小云哥哥?

小云……哥哥……

在哪里,到底是在哪里听到过这个称呼呢?

 

东方纤云不动了,他捂住抽痛的额头,有什么破碎又凌乱的画面在他脑海中闪过,速度快的让人抓不住。

最终画面定格在一个浑身破破烂烂,小脸脏兮兮的孩子身上。

 

「你迷路了?」他蹲下身看着这个蜷缩在墙角的孩子「要不要我送你回家?」

小孩茫然的抬起脸,就算那张脸像个花猫一样满是脏污,也能看出是个非常好看的小家伙,

东方纤云注意到小孩空洞的眼神,漂亮的蓝眼睛里一点焦距都没有,他有些发愣,但还是用温柔的声音询问着「你看不见吗?」

小孩没有理他。

东方纤云并不气馁「我不是坏人的。」他试探性的拉住孩子的小手放在自己的脖子上「你看,这样你就能制住我了,所以不要怕。」

他伸出手把小孩抱起来,孩子没有挣扎,木愣愣地任由他动作。

「别怕,我送你回家」

 

「你是谁。」小孩终于低低地开口了,他伸手抱住东方纤云的脖子,把脸埋进他的颈窝里。

「我?我叫东方纤云。」他笑着这么回答。

 

「小云……哥哥?」

「嗯~你就叫我小云哥哥吧。」

 

他们相遇的很早,却很快分开。小孩是玄铭宗宗主的关门弟子,送他回宗自然有长辈爱护,而东方纤云的师傅也收了个新弟子,熊的不得了,他的注意力马上就被新师弟拽走了。

直到他们再次相遇。

小孩长大了,天赋绝佳身高挺拔,他第一时间真的没有认出来,直到那声「小云哥哥」出口,他才恍然想起幼时的相遇。他并不知道其实龚常胜一直在找他,也以为那是再巧合不过的相遇。

 

有了第一次,自然就有第二次、第三次……

龚常胜总是能在千奇百怪的时间里找到自己,不管他说什么都笑着应着,态度自然又大方。

然后便是……失控。

他刚结成金丹之时,龚常胜来贺,他也习惯了这家伙进百媚教跟进自家后花园一样的态度,两个人喝了一夜的酒,喝到最后他有点晕头,倒在床上闭着眼不想动弹,然后感觉到唇上有什么温软的东西轻轻擦过。

 

「我喜欢你,小云哥哥。」

声音坚定之中,却透着一点难过。

 

我喜欢你。

 

他吓得闭上眼不敢动弹,直到感觉到龚常胜的气息离开之后才满脸复杂地用手背擦着唇坐了起来。

东方纤云不傻,一点都不。

他虽然爱吐槽了一点,脱线了一点,但是他依然记得,最初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的不安。

他只是想活下去,开玩笑说自己抱主角大腿也好,说什么不要乱立Flag也好,他是想活下去的。

他很清楚印飞星其实没有想真的杀了自己,可以说那个熊孩子把所有的感情全都灌注到他前世的大师兄身上,并不是自己,所以他由着他,甚至陪着他一起闹。

说什么走剧情也好反派线主角线也好,他是真心把印飞星当不懂事的弟弟看的。

东方纤云游离在那个修真的世界之中,唯一的例外就是龚常胜。

那个人就因为小时候自己伸出的一只手,满世界的找他,找到后乖乖呆在他身边帮他解决麻烦,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从不让他感觉为难,甚至不讲道理的护着他。

若是说东方纤云一点触动都没有那是假的,谁的心都不是石头做的。

但是他还没有想清楚自己的感觉,就回到了自己的世界,然后把那个世界忘了一干二净。

 

“小云哥哥,头还痛吗?”东方纤云抬头,感觉到龚常胜的手指轻轻按着自己的太阳穴,有非常细微的灵力顺着指尖流淌进来,这让他抽痛的脑袋舒服很多。

“你……”东方纤云抽了抽嘴角,然后一把把人踹开指着人就开始暴走,“我靠蜀三路你怎么过来的!”

“我想小云哥哥了。”龚常胜歪着头,笑的温软又执着,“我想你了。所以找过来了。”

他没有告诉东方纤云,他闭关百年,差点死在心魔劫之下,顶着虚空风暴找到这个世界然后马不停蹄的通过那个东方纤云的部分神魂找到了他的小云哥哥,为了怕他为难甚至去办理了这个世界的一切手续把他隔壁的房间买下,这才出现在他面前。

他什么都不会告诉东方纤云,只会对他说,我想你了。

 

“你简直是……”东方纤云不知道要回应什么好,他想炸毛,又觉得对不起这人,憋了半天满嘴的槽点都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吐,最后只能憋红了脸瞪着人不说话。

龚常胜退后一步,依然笑着,“小云哥哥也累了吧,快回去休息吧。”

 

东方纤云看着他。这人总是这样,停留在他身边,从不会进一步,只因怕他为难。

“你的眼睛能看见了?”

“已经化神了,封印自然冲破了,刚开始还有些不适应。”

“哦。”

东方纤云讪讪地住了口,他看着龚常胜,最后垂着头说,“我先回房了。”

“嗯,小云哥哥。”他并没有挽留,也没提出任何要求。

 

东方纤云把插了很久的钥匙拔出来推开房门,转头看了龚常胜一眼。

龚常胜站在原地温柔的看了过来。

对视两秒后,东方纤云一边自暴自弃地想自己真是栽了一边大步走过去一把扯住龚常胜的衣领把他拖了过来,“进来说话!反正我是东道主我来招待你!”

被他拽得跌跌撞撞的龚常胜看着那人背面通红的耳尖,忍不住笑了。

那是开心的,毫无阴霾的笑容。

 

“好的,小云哥哥。”

 

END<<

 

后日谈:

 

“说起来八戒怎么样了?”东方纤云和龚常胜一起靠在柔软的靠垫上,面前的电视机里放着恐怖电影,但是他突然想起了印飞星,于是转头询问。

“追着‘东方纤云’四处跑。”龚常胜言简意赅。

“咦???说好的前世仇人我要杀了你呢?我靠我被他追杀了多长时间啊怎么见到本尊他画风就变了。”忍不住吐槽。

“哦,好像是谁告诉了他那个‘东方纤云’为他做了多少吧。”那个谁自然是唯恐天下不乱的自家大师兄东方芜穹。

“然后咧?”

“那个‘东方纤云’觉得自己和印飞星不接触才不会害死他,所以除了偶尔去确认印飞星还活着,其他时间基本上满世界藏着。”龚常胜想起自己当初要找人都废了很大一番功夫,不得不承认“东方纤云”隐藏的能力真是不错。

“何必呢,那个又不是他的世界,八戒又不是魔教弟子了他在纠结个啥。”东方纤云咔嚓咔嚓跟啃松果的松鼠一样把龚常胜递到嘴边的苹果啃了。

“说到底还是怕吧,太看重一个人不想让他受到一点威胁。”龚常胜把果核扔到一边,然后自然的把不小心被东方纤云舔到的手指含进嘴里,收获小云哥哥爱的肘击一个。

“所以他俩还是没进展?”

“我走前,没有。”

“意思意思心疼一下八戒。”

“小云哥哥还是心疼一下我吧。”

“我靠!!!!等、蜀三路你……!日了狗了大白天耍什么流氓!”

“汪。”

“汪你妹啊!我说的是日狗又不是被狗日……唔!”

 

东方纤云今天的生活,也是很美满呢。

 

东方纤云:?!?!?!

 

END<<


评论(4)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