魑璃

脑洞与妄想的堆积地,脑洞大如狗,遍地都是马甲和坑

【剑网三】逐焱(一发完结) 唐明

这是一个关于飞蛾扑火的故事

 

++++ ++++

 

 

陆焱已经不是第一次遇见这个奇怪的唐门了。

 

他轻车熟路的解决掉追在唐门身后的大毒尸,面无表情地看着唐门没形象的栽倒在地捂着胸口大喘气。待他气喘匀了,仰起脸冲自己露出一个劫后余生的感激的笑。

“多谢相救……呃……咦!!!”唐门看清楚救了自己的那个人的脸之后瞬间跳了起来,一副尴尬的模样挠了挠脸,有些脸红的转过头去,“又,又是你啊。”

陆焱看了他一眼,没有回话。

“你又救了我一命,嘿。”似乎习惯了明教的寡言,唐门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伸手想拍明教的肩,却被他打开了手。唐门揉了揉手腕面露不解,而后恍然大悟一般苦了脸,“我说,你该不会又不记得我了吧。”

 

听到这句话,陆焱茫然了一瞬,却摇了摇头,似乎很肯定地说了一句:“你是那个在枫华谷被天兆追着跑的唐门。”

“你就记着这个?!”唐门跳脚。

“……在巴陵被残豹追着。”

“还有呢?”

“白龙口的黑天姬,瞿塘峡的七色鹿,还有……”

“够了够了!”唐门打断陆焱的回答,看着那人深蓝色眼瞳中流露出的不满,他简直哭笑不得。“说到底,你根本就不记得我叫什么了吧。”

陆焱转身就走。

“别走别走啊!”唐门三两下窜到明教身边,笑嘻嘻的搭上他的肩膀,“我叫唐亦铭,每次见你都得跟你介绍一遍,你什么时候能记住啊?”

陆焱皱眉,他根本就没有认识这个人的意思。要不是每次见到这个唐门他都在逃命的过程中,他连这个人是谁都记不得。

 

陆焱天生记不住别人的脸,教中相熟的师兄师姐知道这一点,每次和他见面的时候身上都会带着不同的东西以便他相认

 

“你看我们都这么熟了,就一起走一段吧?”唐亦铭躲开了陆焱拍自己的手,依然笑眯眯地搭着他说话,“不然以我这三脚猫功夫,指不定就要死在这。”他说着环顾四周看着周围游荡的大毒尸,眼中流露出一丝恐惧来。

陆焱很想问他一句那你是怎么过来的,但是他对这唐门的事情一点不感兴趣,也就冷着脸任由唐亦铭一边搭着自己走路,一边啰里八嗦的胡天侃地。

唐亦铭说了半天也不见陆焱的回应,只能惺惺地闭了嘴。

 

陆焱带着唐门走到了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之后停下了脚步,转头看着他不说话。唐亦铭被他冰冷的目光看的发颤,连忙识相的打了个哈哈,“那个啥,这里比较安全了,我就……走了?”他试探地询问。

陆焱干脆的暗尘弥散,身形消失在空气中。

“真是冷淡啊。”唐亦铭挠了挠头。

 

从第一次在枫华谷不小心惹上了那里的一个很厉害的毒尸天兆,之后被陆焱救了开始,他和陆焱断断续续的见了好几面,而过程几乎都是他在被追杀。除了追杀被救,他和陆焱的交集也就是陆焱在杀人的时候遇到了自己,然后帮了一点小忙而已,然而陆焱从来都记不住自己是谁,这让唐亦铭郁卒不已。

 

“三年了呢。”从他第一次遇到陆焱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年。

或者该说,他追着陆焱跑了三年。

“结果到现在他还只记得我被哪些人追杀过,这到底算成功还是失败啊。”唐亦铭无奈,有时候他都想要不要放弃算了,只因为第一眼的惊艳,他便舍弃了一切人际关系追着这个人天涯海角的跑,甚至他在明教就住在离陆焱不远的地方。

 

可惜,毫无作用。

 

就算想着要放弃,下一次见到陆焱他还是会不争气的追上去,想方设法的引起他的注意。

 

“没办法啊。”唐亦铭毫无形象地盘腿坐在地方,一手托腮,“不能半途而废啊,反正总有一天我能让他记住我的。”

 

.

 

 

大意了。

 

陆焱捂着左肋的伤口,身形隐匿在屋檐下。

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就算陆焱的功夫再高,也是双拳难敌四手,拼死将这次的任务对象杀死之后他被人围攻,勉强逃了出来,但是却受了不轻的伤。而且现在那群人还在找他。

 

陆焱屏住呼吸,执刀的手因为失血过多微微颤抖着,他阖上眼静静等待着。

 

在脚步声靠近的那个瞬间,陆焱的手不再颤抖,他猛地流光囚影到那人身后,双刀架在那人的脖子上只消轻轻一抹就能收走这人的生命,但是他却停下了。

“你……”陆焱只顾得吐出一个字就昏了过去,被身前的人转身接在怀里。

“吓死我了。”一手抱着陆焱,唐亦铭一手摸了摸脖子,要不是他下意识的撒了一把迷药,现在自己就身首异处了。

听着远处的跑动声和叫喊声,唐亦铭眯了眯眼,抱起陆焱直接架好机甲鸢,顺利的从巷子中跑了出去。

 

 

陆焱醒过来的时候本能地第一时间摸刀,却摸了个空,他轻轻皱起眉,谨慎地将手握在腰间的小刀上,然后打量四周。

看摆设,似乎是间客栈。

陆焱还记得昏迷之前他似乎是想要杀死靠近的人,但是看清那人的身形的时候却有一丝犹豫,就是这一瞬的犹豫才让他陷入如此被动的情况。

陆焱抿唇,翻身起床才发现自己身上的伤口已经被包扎好,绷带染着草药的清香。

看样子是被人救了?他稍稍松了口气,却并没有放下戒备。

 

“吱呀。”门被推开了,陆焱瞬间暴起,手中的小刀直直地抵在门口那人的咽喉之处。

 

唐亦铭简直被吓傻了,他没想到陆焱会这么快醒过来,本来下去吩咐厨子做点吃食想等陆焱醒过来给他吃呢,结果一进门就迎来一把刀。

“是你。”陆焱看清了来人之后,收回了小刀。

“你记得我!”唐亦铭眼前一亮。

“被各种追杀的那个唐门。”陆焱言简意赅。

“你好歹记一下我的名字啊。”唐亦铭垮下脸。

有这个必要?陆焱看着唐亦铭,眼里明显就是没必要三个大字。

唐亦铭看的心头火起,仗着胆子一把抓住陆焱的肩膀,“你给我记住了,我叫……”

“唐亦铭。”陆焱看了他一眼,熟练地拍开他的手。

“对就是唐亦铭,等等……你记得?”唐亦铭一阵不可置信,他有些激动,又有些开心,脸上的表情甚是扭曲,最后定格在狂喜上。他现在感觉像是被放了五十个真橙之心一样,不可思议但是兴奋之极。

 

陆焱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这人发疯,然后连人带吃的一起扔出了房门。

唐亦铭哪里还记得吃不吃的,他迅速扑回房门前,就差没挠门了,“阿焱!阿焱!你开开门啊!我保证,我跟你说我保证不发疯了还不行!”声音大的让隔壁纷纷探出头来看发生了什么。

陆焱大概是嫌吵了,拧着眉打开房门一刀扎了过去,“闭嘴。”

唐亦铭乖乖的捂住嘴,一边傻乐一边进了房门。

“阿焱你真的记得我啊。”唐亦铭围着陆焱转圈圈,被人一把掀了出去,干脆蹲在他面前不动了。

“我记得你被什么东西追。”陆焱觉得自己再不解释大概会被这人烦死,但是又是被他救的,明尊在上不能恩将仇报,只能开口说了一句。

“啊?对啊。”唐亦铭傻不愣登的点头。

陆焱看了他一眼没再说话,似乎觉得解释一句就够了。

唐亦铭这才后知后觉的明白陆焱话中的意思:我记得你被什么东西追,知道你是哪个唐门,所以你为什么觉得我记不住你的名字?

唐亦铭嘿嘿傻笑了几声,看陆焱坐在床上开始脱衣服,又蹦跶起来:“等等阿焱你在做什么!我觉得我们进展不能这么快……”

“换药。”陆焱冷冰冰地打断唐亦铭要说的话。

“哦。”委屈的继续蹲下。

 

陆焱简直要被烦死了,心里默念不能恩将仇报,而且武器不在身边唯一的一把小刀刚刚又扔出去了,只能任由唐亦铭围着自己转悠,心想我三年前救他就是个错误。

 

……三年前。

三年前?

 

陆焱有些怔愣。

他明明记不得别人的脸,为何却清楚的记得什么时候和这个唐门的相遇?

但是,又觉得,他见到他,不止三年。应该在更久远的……

 

“好啦。阿焱你还觉得哪里不舒服?”唐亦铭的声音打断了陆焱的思绪,他垂眼看看自己身上的包扎,满意地点点头,然后毫不留情地再次把唐门丢了出去。

 

“阿焱你简直用过就丢。”唐亦铭无奈地看着合在眼前的房门,虽然自己能暴力开门,但是绝对会被陆焱嫌弃,所以还是睡隔壁吧。

幸好机智的多开了一间房!

 

.

 

 

唐亦铭就这么赖上了陆焱,陆焱赶人走的时候他就一梗脖子做出大不了你杀了我的模样,闹得陆焱总觉得手痒痒想给他两刀。

 

最后还是没有下手,陆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下手,默默拿出他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这个观点安慰了自己一番,然后看着跟在身后傻笑的唐门,终于忍不住出手揍了他一顿。

揍完顿时感觉身心舒爽。

 

唐亦铭当然不敢反抗,反正陆焱下手也不重,就当成情趣好了。

 

“阿焱,接下来要去哪?”唐亦铭照顾了陆焱几天,确定他身上的伤都好了之后才开口询问。

陆焱闻言转头,脸上大写的“与你何干”四个大字。

唐亦铭顿时顶着一张哀怨的脸蹲在地上碎碎念。

“阿焱你不是没任务的吗,我又不会拖你后退,你就把我当你的腰部挂件带着呗。”

陆焱揉了揉眉心,没说话。

“还有,那个,友情提示,阿焱你其实现在应该回教。”唐亦铭弱弱的发言。

下一秒迎接的就是陆焱抽出的双刀,明教将刀架在蹲在地上的唐门的脖子上,深蓝色的眼瞳中阴晴不定。

“你怎么知道。”现在想来确实很奇怪,他自己行踪不定,但是每过不久都能撞上唐门在逃命,因为时间间隔不是很平均,他也没有过多的在意。但是……“你跟踪我?”

“不是!”唐亦铭连忙摆手,虽然他知道自己说出来陆焱肯定是这个反应,但是俗话说早死早超生么,既然他已经磨到陆焱能记住自己了,就干脆坦白从宽。“那个,其实我追着你跑很久了。”

 

唐亦铭一五一十的把这三年来的动作都跟陆焱招了。

 

结果本来抱着就算是被阿焱再打一顿我也要跟着人不放的唐亦铭,看着面无表情但是明显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的陆焱傻了眼。

“阿焱你,不介意吗?”

“?”陆焱不解地歪了歪头。

“那个,我跟着你三年,四处打听你的消息,在明教甚至住在你隔壁,还有我功夫也没有那么差全都是装出来的。”唐亦铭破罐子破摔全说出来了,“实际上就是想让你注意到我,你都……”不会介意的吗?

“你想对我不利?”陆焱打断他的话,问道。

“怎么可能!”唐亦铭急了。

“那就行了。”陆焱看着蹲在地上一脸茫然的唐亦铭,眼中掠过一丝笑意。

“阿焱你刚刚笑了!”唐亦铭眼前一亮。

“……”

“绝对笑了对吧!”

 

真是好烦!陆焱于是抽刀用刀背又揍了唐亦铭一顿,这回唐亦铭没有乖乖任揍,他知道陆焱也是想试出自己的功夫,于是认真的和他过了几招,果然三十招之后陆焱收了手。

“怎么样!这样阿焱我可以跟着你了吧!”唐亦铭满脸兴奋。

陆焱看他一眼,默许了。

 

 

陆焱要回教这个倒是事实,之前师兄传信过来说有个任务要交给他,不过这倒不是什么秘密,所以被唐亦铭知道了也是正常的。

试出了唐亦铭的功夫之后陆焱对他多了点放心,也就任由唐门跟着自己一起风尘仆仆的回了教。

“小焱,接完这个任务你还要继续吗?”师兄将任务的内容告诉了陆焱之后,有些忧心地看着他。

陆焱沉默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收手也好。”师兄点了点头,“之前怎么劝你都不答应……是跟外面等你那个唐门有关?”师兄突兀地问了一句。

陆焱有点好笑,他知道师兄在担心什么,无非是和之前枫华谷一战明教和丐帮唐门结下的仇有关,不过他是真的相信唐亦铭对自己没有恶心。

“不全是因为他。”陆焱道,“不过也有点累了,想四处走走。”

“也好,虽然现在大唐陷入战火,但是大部分人不会为难我教中人,你累了记得回来看看。”师兄笑着拍了拍陆焱的肩。

“好。”答了一个好字,陆焱隐去眼间的复杂。

 

 

“阿焱,是哪里的任务?”唐亦铭见人出来了,连忙三步并作两步挤到陆焱面前。陆焱也不避嫌,把交代任务的纸张递给唐亦铭。

唐亦铭喜滋滋的接过来一看,顿时傻眼。

 

上面全都是波斯语,一个字也看不懂。

 

陆焱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唐门见陆焱笑了,自己也跟着乐了几声,把字条还给陆焱。

“任务跟凌雪楼有关。”陆焱笑过了之后收敛神色,将任务告诉唐亦铭。

“凌雪楼?”唐亦铭一惊,“凌雪楼不是……”他闭上嘴,指了指天。

“嗯,应该是和大内有所联系,但是自安禄山叛乱开始,应该有卧底安插在里面。之前我也接到过一个凌雪楼的诛杀任务。”陆焱难得开口解释这么一长串。“我教要再次入主大唐,少不得和皇室有所接触,所以教内也会发布不少和大唐共同抗敌的任务。”

“这个我知道!”唐亦铭点点头,又似想起来什么,连连摇头,“那个啥!我虽然是个唐门对明教没有偏见的!上一辈的事就停在上一辈最好!所以我不会害你的!”

陆焱又笑了,唐亦铭看着他的笑容有些不解,然后发现似乎周围有不少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

“你不用喊的这么大声的。”陆焱看了看四周,有些坏心眼的隐去身形把唐门一个人丢在原地。

留下唐亦铭一个人被无数明教围观。

 

“阿焱你等等我啊!你要去哪啊!!!”唐亦铭惨叫。

 

.

 

 

陆焱这次的任务只是负责潜入凌雪楼洛阳分部拿到情报,他留下唐亦铭在客栈接应自己,披上夜行衣就去了。唐亦铭也知道,明教的暗尘弥散比自家的浮光掠影更加灵活一些,也就不怎么担心陆焱。

但是在客栈等了一天之后,他开始有点不安,窃取个情报的事情,需要花一天的时间吗?

偏偏他又走不开。

 

“师兄来洛阳做什么啊?”眼前的一大一小是他在唐家堡中嫡亲的师姐和师妹,大的叫唐落璇,小的叫唐晓筱,两个人结伴来洛阳出任务的,自安禄山叛乱起,唐门也发布了不少铲除狼牙军的任务。

“就,有点事。”唐亦铭一边敷衍一边心道不好,陆焱可千万不要这个时候回来。

 

可是屋漏偏逢夜雨,他刚坐立不安心不在焉的和两个师妹说了几句话,窗子就被人推开了,一身血气的陆焱顿时栽了进来。

“阿焱!”唐亦铭骇了一跳,连忙接住人,这才发现陆焱身上大大小小的全是伤。

“没事,被人捉住了。”陆焱摇了摇头,示意自己身上的伤都只是看着可怕而已,没有伤到筋骨。

“师兄你在等朋友也不说!”唐晓筱见状识趣的拉了拉师姐的衣摆,准备告辞。

唐落璇却愣愣的不知道在想什么。

“师姐小小你们先回去吧?我给我兄弟上一下药。”唐亦铭连忙顺杆爬。

“啊!”这时候唐落璇却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脸色铁青的指着陆焱:“我说他怎么看着这么眼熟!瓜娃子你跟我讲,他是不是杀了你哥的那个明教!”

 

此话一出,别说陆焱,连唐亦铭都愣住了,他甚至不敢回头看陆焱的表情,只能哀求的看着唐落璇。

唐落璇看到了唐亦铭眼中的祈求之色,脸色依然难看:“你还晓得护着人了?你脑壳儿里莫不是进辣子了?”

“师姐!”唐亦铭急急地打断唐落璇的话,咬了咬牙开口:“你也别忘了,我哥是叛逃出去的!”

唐落璇哑口无言,过了一会儿她叹了口气,脸色疲惫地摆了摆手,“我不管了。”说着拉起一脸莫名的唐晓筱出了房门。

 

一时寂静。

 

唐亦铭缩着脑袋闭着眼睛,像是在等死,半晌没听到明教说话,他才战战兢兢地睁开眼,看到的却是陆焱似乎一点也没在意的给自己上药,见他看过来,还歪了歪头表示不解。

“阿焱,我……”唐亦铭想解释,却又不知道从哪里开始解释好,看着陆焱的样子更是心凉了半截。

“想说什么就说。”过了一会儿,陆焱把伤口裹好,看着唐亦铭还是满脸纠结的样子,终是叹了口气。

“阿焱你还记得,唐亦临这个名字么?”唐亦铭问道。

陆焱思考了一下,皱着眉开口:“我三年多前,在凌雪楼杀了的那个叛逃唐门?”

“对。”唐亦铭知道他记得,苦笑开口,“唐亦临,是我的双胞胎哥哥。”

 

实际上,唐家堡里都没有几个人知道,唐亦铭有个双生哥哥。说是双子,两人除了长相,其他无一相同。唐亦铭是弟弟,资质根骨都很好,很快习得唐家堡的功夫,十五岁就入了斩逆堂。但是唐亦临却没有习武的天赋,在很小的时候就离家出走了。偏偏走的时候唐亦铭在闭关,出关的时候哥哥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他虽求人找过,但是唐家堡那么大,哪里在乎一个没有资质的外堡弟子,唐亦铭找了几年,久而久之的便死了心。而除了和唐亦铭十分亲近之人以外,几乎没有任何人知道他还有个双生兄长。

直到唐亦铭二十岁那年,唐亦临回来了。

一回堡便大开杀戒,伤了无数弟子之后叛逃出门,没有人知道他的武功是从哪里学来的,唐家堡为此事还出过悬赏令,后来知道唐亦临入了凌雪楼,便慢慢地将此事揭过不谈。

也是因为出了这事,大家才知道唐亦铭原来还有个哥哥。后来唐亦临死在了一个明教手下,还有不少人来安慰过唐亦铭。

 

“我一开始……是动机不纯的。”唐亦铭盘腿坐在地板上,忐忑地看着陆焱,“我就是想知道,杀了兄长的人是谁。”

他其实没有报仇的心思在,毕竟和兄长相处的时间太过短暂,而兄长在凌雪楼为了狼牙做事也不是假的,他只是,单纯的想见见陆焱。

 

而后,一发不可收拾。

 

“简直就像飞蛾扑火一样。”唐亦铭傻傻的笑了,“追着你大江南北的跑,我也不知道自己中了什么邪,但是就是……”放不下。

 

“阿焱……你……能原谅我吗?”他胆战心惊的轻声问道。

 

陆焱看了他一眼,却开口就是一句:“你喜欢我?”

“是。”唐亦铭咬牙。

“哦。”回了一个单字,陆焱打坐闭眼。

“啊?”唐亦铭觉得,自从自己遇见阿焱之后,傻眼的次数就特别多,“阿焱你,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陆焱无奈睁眼,像是在看一个不懂事的孩子:“我问你,你想杀我?”

“当然不!”

“喜欢我是想报复我?”

“怎么可能!”

“那就足够了。”说完再次阖上眼。

 

唐亦铭愣了愣,才回过味来。他又开始想满屋蹦跶了。他冲到陆焱打坐的床前,满眼兴奋。

“阿焱你也喜欢我是不是!”

“阿焱你说一句呗!”

“阿焱你不说我就……”

 

陆焱几乎是拧着眉睁开眼,突然在唐亦铭唇角亲了一口。

“够了么?”

“够了!”傻笑。

而后陆焱毫不犹豫的把人扔了出去。

 

留唐亦铭在外面挠门,陆焱有点好笑。他生性豁达,喜欢便是喜欢了。唐亦铭没有害自己的意思,也没有抱着要让自己喜欢上他再来报复自己的心思在,又为何要纠结那么多过去的事。

笑着摇摇头,陆焱继续打坐调理内息,却突然感觉眼前一黑,昏过去之前,他看到的是破门而入的唐亦铭的那张焦急的脸。

 

.

 

 

睁开眼的时候,眼前是唐亦铭憔悴的脸。

陆焱捂着额头坐起身来,觉得自己似乎躺了很久,身子都发软。

“我怎么了?”

“阿焱你吓死我了,你昏迷了三天。”唐亦铭把人扶起来,递了杯水给他,“我找人探了你的脉,说你只是单纯的在睡觉,这怎么可能啊!阿焱你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吗?”

陆焱摇了摇头,“老毛病了。这里是?”

“洛阳那边不安全,我让隐元会加急来了成都,这边离唐家堡比较近。”唐亦铭摸了一把陆焱的额头,确定他没有发热。“还有哪里不舒服?”

“躺久了,身体发麻。”陆焱活动一下身体,觉得还是靠着唐亦铭比较舒服。

“那是,躺了三天呢,一动都不动的,阿焱你睡相真好。”唐亦铭笑了一句。

 

气氛陡然安静下来,两个人享受着相依靠的感觉。

过了一会儿,还是唐亦铭先开了口:“阿焱接下来你准备干什么?”

“四处走走吧。”陆焱之前接完任务就有这个想法了。

“你介意带一个腰部挂件吗?”唐亦铭嘿嘿一笑,大有你不答应我我也要把自己绑在你身上的意思在。

“……我能说介意吗?”

“晚啦!”唐亦铭替陆焱揉了揉太阳穴。“第一个要去哪里?”

“枫华谷。”陆焱回答的干脆。

“为啥要去枫华谷啊?那边很多狼牙军的!”唐亦铭不解。

“去看看我第一次见到你跑的那么狼狈的地方。”陆焱看他一眼,撑不住笑了。

于是唐亦铭也笑了。

 

“好啊,都听你的。”

 

Happy End<<

 

 

 

 

 

 

 

尾声:

 

陆焱和唐亦铭花了三年的时间四处游山玩水,最后决定定居在巴陵。

巴陵的气候和景色都很好,但是陆焱不知怎的,刚把屋子建好定居下来没两天,就突兀地发起烧来。

 

唐亦铭探了探陆焱额间的温度,有些忧心地皱起眉。

陆焱拍了拍他的手安抚他:“我自小生病就不容易好,在大漠那种地方呆久了,不太适应这边的气候很正常。”

“那,我出去打点野味回来,阿焱你好好休息?”唐亦铭把陆焱抱到院子里的小躺椅上,忧心忡忡地询问。

“去把。”陆焱有些困倦,伸手捏了捏唐亦铭的脸,闭上眼。

 

因为担心陆焱的身体,唐亦铭决定速战速决,打了两只兔子两只狼,又在巴陵县的酒馆中买了些酒菜,就紧赶慢赶的往回赶。

 

回来的时候陆焱还躺在躺椅上,一动不动。

 

“阿焱我回来了。”他笑着打招呼。

 

没有回应。

 

“阿焱?”唐亦铭愣了,顾不上手上的东西,随手丢在一边,跑过去探了陆焱的额。

触手一片冰凉。

 

唐亦铭怔怔的看着陆焱半天,却笑了,一边笑一边摇头:“阿焱你真不会照顾自己。”说着用躺椅下的毯子把陆焱裹好,抱回了屋子。

 

 

 

唐亦铭又回到了唐门。

很多人好奇三年前他身边的那个明教去了哪里,他只是笑着摇了摇头,并不回话。

久而久之,堡里不少怀春的少女大着胆子向他来告白,毕竟唐亦铭脾气好,长得也好,实际上唐家堡里有不少人喜欢他。

但是唐亦铭都笑着拒绝了。

他弹了弹一个小女孩的额,这么回应:“我这种遭了报应的人,最好不要过多接触。”

女孩不解,看着唐亦铭深邃的黑眸,却无端身体发冷。

 

报应?是啊,是报应。

 

实际上,他对陆焱说的话,除了我爱你,其他都是骗他的。

全都是。

唐亦铭不叫唐亦铭,他叫唐无铭,是唐家堡内堡有数的高手,唐亦铭这个名字是他被吸纳进内堡之前用的。

他也没有什么双胞胎哥哥,当年去凌雪楼卧底的就是唐无铭,为了保住他,内堡便为他制造出了一个假身份。唐无铭是孤儿,很早就入了斩逆堂,身边也没有特别亲近的人,只消让熟知他的师父和其他长辈做出表态,很快不清楚情况的人就都信了他有哥哥,然后唐无铭便扮演了杀人如麻的唐亦临,叛逃出堡,进入凌雪楼卧底。

这件事太过机密,而且他的假身份也确实是在为狼牙军做事,这才招来了陆焱。

 

唐无铭对自己的功夫很自信,却还是几乎被陆焱一刀毙命。

那一刀捅的又快又准,唐无铭在铺天盖地的剧痛之中,看着陆焱站在窗前,外面清冷的月色映着他漂亮的蓝瞳,脸上没有半点表情,却无端让人觉得他是在怜悯着什么。

只有一眼,万劫不复。

 

唐无铭在出任务之前,唐家堡高层将生死蛊的子蛊交给了他,唐家堡里自有一些见不得光的替死鬼来替他偿命,饶是这样,他还是在床上躺了大半年。

伤好了之后,他突然想要去看看伤了自己的那个明教。

 

最开始他确实是不怀好意的,唐门不止暗器功夫十分出名,还有用毒也十分厉害,实际上陆焱在杀他的时候就中了毒,那毒叫做昙花。

和名字一样,毒发并不致命,只是让人昏睡,但是会在人体内潜伏三年,然后一夕毙命,如同只现身一瞬的昙花一般。

唐无铭想去告诉陆焱,实际上你杀错人了,然后那冷着脸的明教会不会变脸呢?抱着这种恶趣味想法的唐无铭,却发现陆焱记不住他。

或者说,记不住他的脸。

无论用什么方法,搭讪也好,问路也好,刺杀也好,陆焱就是记不住他是谁。

 

于是唐无铭扮演起一个手无寸铁之力的弱鸡唐门,追着陆焱大江南北的跑。

一跑就是三年。

 

是什么时候从惊艳和恶趣味,变成喜欢的,唐无铭自己也不知道了,甚至他之前都没法想象自己居然有这般的执着。

直到那天陆焱看着他的脸,叫出他的名字。

巨大的喜悦击中了他,让唐无铭甚至感觉飘飘然起来。

 

栽了,真的是栽了。但是他栽的心甘情愿。

 

昙花的毒已经潜伏了三年,陆焱马上就要毙命。

唐无铭觉得不甘,于是在陆焱最后一次毒发之前,趁着他昏睡之际,将他冰封。他带着被冰封的陆焱去了昆仑,花了三年的时间研制出的解药,却只能延续陆焱三年的生命。

没有办法,昙花本就无解。

但是唐无铭觉得够了,至少还有三年,能陪他四处走走。

 

时间如流水匆匆流过,在他们定居在巴陵的时候,陆焱发起了高烧。唐无铭知道时间不够了,只能每天多拿出一点时间来陪着陆焱。

至少,陆焱在离开的时候,很幸福。

唐无铭没有随着陆焱一起去了的心思,要是他也死了,那么再过五年,再过十年,谁还会记得陆焱呢?

 

 

 

唐亦铭花了三年的时间让陆焱记住自己,又花了三年的时间延续他本该终结的生命,然后用三年的时间来好好爱他,陪他走遍大江南北,最后选择用一辈子的时间来铭记他。

 

只因十二年前的那一眼惊艳,唐亦铭本能的追逐着这个人,用尽一生的执着。

 

 

如同飞蛾扑火。

 

True End<<


个人觉得TE也是HE你们怎么就是不懂_(:з」∠)_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