魑璃

脑洞与妄想的堆积地,脑洞大如狗,遍地都是马甲和坑

【恶魔幸存者2】当你遇到一个强迫症玩家 (ALL向无CP)

阅读提示:

<<<作者间歇性深井冰犯了【。

<<<无CP,欢乐吐槽向,基本上大家都崩的一塌糊涂

<<<主人公设定名为浅野零(Asano Zero),基本上是个熊孩子

<<<文中那个五周目准备挑战全成就解锁的二货就是作者没错_(:з)∠)_

<<<以上都能接受就请自由的……

 

++++ ++++

 

浅野零已经是第四次在默默的走完七天末世创立新世界后被一把拉回第一天的教室之中。

他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青梅竹马,果然在对方眼中看到了赤裸裸的“同情”两个大字。

 

接下来大地照本宣科的念起了台词。

 

浅野零一边两眼放空地听着不知道重复了第几遍的Nicaea介绍词,一边默默地瞪了一下隐藏在教室一角的某个白毛。

 

——Sadak算我求你了还没到你出场时间下去乖乖的吃盒饭行不行啊!

 

在接收到白毛笑眯眯的飞吻之后,浅野零默默地扶住了额头。

真是身心俱疲。

 

接下来果不其然在地铁站遇到了新田,妹子一边装着小心翼翼一边用近乎于棒读的声音念出了自己的台词。

浅野零突然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虽然说可以闲聊,但是如果不念出特定的台词,接下来的剧情是没有办法触发的,浅野零一边听大地和新田你来我往走过了剧情,一边等待着地铁的失事——没办法,这都是第五次经历了,惊慌失措什么的他还真装不出来。

 

收服完背负小鬼之后三个人你看我我看你,然后默不作声的走出损毁的地铁站,紧接着浅野零看着出现在地铁站门口的另一个白毛,默默地把“卧槽”两个字咽了下去。

 

峰津院大和!局长大人!现在不是你的出场时间你不要乱和Sadak学好不好啊!!!

浅野零风中凌乱。

 

「我怎么觉得你很不情愿见到我,Zero?」白毛挑了挑眉,一脸冷艳高贵。

「……亲你谁啊我不认识你。」兔子装的一本正经实事求是就差没再脸上写上“我是说实话的好孩子”几个大字。

「……你干脆在话尾加个么么哒更符合你现在天真纯洁的形象。」被兔子影响了四个七天的峰津院大和忍不住吐起槽来。

「谢谢提醒么么哒~亲你现在应该在总部待机么么哒~」面无表情棒读。

「待机的有点累了出来溜个弯而已。」

「……从国会议事堂一路遛弯到涉谷站?你以为我会信?」

「剧情信就可以。」

 

周围围观群众全是同一个动作——惨不忍睹地捂脸。

这俩人简直把“无耻”两个字发挥到淋漓尽致。

 

「咳,局长我们该走了。」最后还是尽职尽责的迫真琴把自家局长赶走了,再耗下去天就黑了还怎么走剧情啊!!难道要直接跳到甜筒冰激凌出现吗?啊呸!什么甜筒冰激凌,是贪狼星!

——不过鉴于大家都喜欢这么叫,之后还有果冻冰激凌甜甜圈和曲奇之类的昵称,迫真琴也就不再在乎这点称呼问题。总比北极星“萝卜”的外号好多了吧╮( ̄▽ ̄”)╭

 

反正时间也不早了,乔桑看他们还没有过去和他碰头也该知道被拖住了,于是浅野零,志岛大地和新田维绪三人组乖乖的跟在迫真琴后面一起回了JP’s。

之后本该触发偷听事件没错,但是浅野零被大地拉着光明正大的跑到峰津院大和和迫真琴面前摆出“我们就是在偷听你们能怎么样”的样子的时候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这才第一天剧情就搅合的不成样子了,之后几天要怎么玩啊!

 

「零你想这么多干什么!」大地拍了拍死党的肩「反正强迫症到五周目准备全程就解锁的玩家肯定会耗不少时间在合成恶魔万书上面,之后几天我们自己随便溜达不就好了。」

浅野零默默地庆幸玩家看不到这句话。

 

不过剧情还是要走的,三人组一路畅通无阻甚至在JP’s成员欢送的目光中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国会议事堂。

和乔桑会和之后自然是要去干掉甜筒冰激凌,反正浅野零现在左路西法右梅塔特隆的毫无鸭梨,要不是剧情限制都想在第一回合把甜筒干掉算了。

早点干掉早点回JP’s补眠去。浅野零计划的虽好,但是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的。

 

尤其是这个“变化”如此神展开的时候。

 

大晚上的刷了几场自由战斗后浅野零如愿的被玩家放生,于是在冲了个澡准备出门觅食的时候,浅野被大厅中的亮光吸引了。

都这个点儿了,怎么还有人没睡?

 

等到看清了大厅中的景象的时候,浅野零干脆的石化掉。

 

侨豆麻袋!大和+罗纳德+大地+Sadak的组合也太过奇怪了吧?而且,你们是在打麻将吗=囗=!!

 

「零,还没睡?」新田妹子第一时间发现石化在门口的浅野零,于是好心的放出一只女神准备解石化,就看浅野零一脸胃疼的摆了摆手「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当然是在打麻将啊笨蛋!」伴亚衣梨一边揪着绯那子一边冲浅野零挥了挥拳头「不许吵啊我们可是下赌注了的!!」

 

浅野这才注意到这几波人泾渭分明的站在自家Leader后面,连之后才出场的柳谷都站在栗木身后冲自己露出一个俏皮的笑容。

这下已经不是胃痛能来形容浅野零的心情的了。

 

「零你要不要站个队?」妹子一边善解人意的拿出早就备好的甜食投喂整个人阴影化的兔子一边这么问。

「站队?」

「就是赌他们这一回谁会赢呗~谁赢了你归谁。」妹子一脸无所谓的这么说。

 

等等哪里都不对的样子好吧!这个决定根本就是玩家来做的跟打麻将有一毛钱关系吗!!

 

阴影化的兔子默默地走到了白毛基佬身边。

等等你说白毛基佬有两个?

大和那头毛怎么看都是浅紫色吧╮( ̄▽ ̄”)╭

 

「辉く者选择我吗?好开心。」忧郁者一边笑着这么说一边杠走了对家另一个基佬的牌。

「不我只是觉得你只有一个人略心酸而已。」浅野零冷静的反驳。

 

麻将打到最后已经可以用“血雨腥风”来形容,四个人摸牌丢牌的手速已经快到只能看到残影,但是总体而言还是都有输有赢。

 

「不玩了!」大地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呵欠后把牌推倒。

浅野这个时候也揉了揉眼睛觉得略困,不过还是打起精神询问「你们打出结果了么?」

 

大和和忧郁者同时哼了一声,然后互瞪。

 

「……?」兔子一脸茫然。

「零你要知道,玩家准备挑战全成就解锁,现在线路唯一一个没解的就是罗纳德了。」大地哥俩好的揽上浅野的脖子。

「是谁说要拿麻将分胜负的。」浅野零冷静理智且面瘫的这么问。

 

知道浅野此时睡眠不足要开始进化成大魔王的众人迅速作鸟兽散,最后还是心疼他家辉く者的忧郁者好一通顺毛之后把人送回了卧室。

 

希望强迫症的玩家这周目结束不要再开第六周目了,不然谁受得了啊!

把自己埋进被子里的浅野迷迷糊糊的这么想,随即陷入沉眠。

 

END?<<

 

关于强迫症:

 

浅野零:(面无表情)一周目把我练到将近80级,点数存到30W+而且还是明知道自己解锁不了点数继承的奖杯……具体而言我愿意称之为深井冰而非强迫症。

恶魔紫镜:把我练到99算不算强迫症?

浅野零:不……这只能证明玩家太爱你了

志岛大地:据说五周目玩家准备把大和练到99级

峰津院大和:(莫名其妙脸)为什么扯到我身上?

浅野零:据说玩家想看看99级的大和速有多杯具(邪魅一笑)(。

峰津院大和:(思考要不要直接轰万魔乱舞)

浅野零:力魔满点的你……速撑死了也到不了20吧?(←魔速满点)

峰津院大和:(黑脸)那又怎么样

浅野零:(同情的)那就证明你永远也抓不到我(←魔王+灵鸟配置)

峰津院大和:你要不要试试?

浅野零:(秒答)不用了,玩家个死强迫症拿大地线存档实验你是不是会第一个把我干掉就试验了整整四回……感谢抬爱大和你就这么想把我干掉?

峰津院大和:(当然要先把你抓回去当压寨夫人)

浅野零:顺便一提她拿存档实验忧是不是会第一个打你也试验了四回……大和你死的好惨(同情眼神)

峰津院大和:(我这就去把那个怪物干掉!)

 

True End<<

评论(3)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