魑璃

脑洞与妄想的堆积地,脑洞大如狗,遍地都是马甲和坑

【恶魔幸存者2】人间四月芳菲尽(和主)

阅读提示:

<<<被大团圆线感动到哭出来的产物

<<<虽说想尽量文艺一下……但是我这种二逼果然还是做不到,题目和内容其实半毛钱关系都木有_(:з)∠)_

<<<为了切合主题我杜撰了很多信息,所以请当做一个架空的世界而不是现实世界来看待

<<<因为有名字需要,主人公设定名为浅野零(Asano Zero)

<<<主人公性格温柔设定,有点面瘫;局长后期会有点熊孩子倾向,不能接受的请慎入

<<<必须一定要重复的不能直视且突破天际的OOC

<<<以上都能接受就请自由的……

 

++++ ++++

 

『将世界复原吧。』

 

记忆中的自己,这么对眼前的庞然大物说。

 

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正站在地铁站里,大地在旁边讲着笑话,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什么都没有发生?

浅野零在青梅竹马诧异的目光中突然翻开手机,就看到一群恶魔可怜巴巴地挤在屏幕之中叫着「Master!」,于是常年面无表情的零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所以,不是梦?

 

「零!大地!」身后传来女孩兴奋的喊声,那个刚认识她的时候显得内向害羞的浅褐色头发的女孩毫不犹豫地冲了过来,脸上带着大大的笑容。

「维绪。」浅野零笑着回应,却看到身边的青梅竹马被雷劈了一样,机械地咔吧咔吧转过头来「零……你认识她?」估计心里还哀嚎了一声“我的女神怎么会和好友认识”之类的什么吧。

「大地,你不记得了吗?」新田好奇地看向曾经的同伴,于是志岛大地神色更加恍惚了。

 

「我该记得什么啊……啊!!」忍不住揉乱了自己头发的大地突然大叫一声,扑过去扒拉住零的肩膀就开始猛摇起来「零!我们回来了!是真的!」

「噗。」浅野被摇的头晕眼花,却藏不住嘴角的笑意。

 

真的是,太好了。

 

++++ ++++

 

自那之后,浅野零和大地新田一起去拜访了曾经的朋友们,也知道了他们的现况。新的世界果然没有了那如同噩梦的末世七天,但是不知为何Nicaea这个APP却依然存在,只不过从能够召唤恶魔的预测死颜软件变成了单纯的整人软件。

只除了浅野零。

有的时候被自家恶魔们烦的实在不行的浅野都想过要不要换个手机算了,但是实在还是舍不得这些伙伴们。

——没有他们的帮助,也不会有现在的浅野零。

 

说是拜访了曾经的同伴,但是实际上峰津院大和和迫真琴所工作的地方并不可能去到,在这个世界上JP’s是非常隐秘的存在,所以三人组最后还是放弃了。

为了能考到同一个大学,新田和浅野开始帮大地补习,虽然最后算是擦着边考进东大的,但是好歹也在同一个学校了。

而考完试的那一天,浅野收到了一条短信。

 

看到署名的时候他差点没把手机整个丢出去,反反覆覆看了好几遍才确定来信的是峰津院大和。

 

『考得如何? From峰津院大和』

 

只是简单的几个字而已,浅野零笑着摇头,回复过去了很不错三个字,外加一只得意的猫咪表情。

 

『……兔子比较适合你 From峰津院大和』

 

看到回信的浅野面无表情地拽了拽自己帽衫的兔耳朵,回复过去一只炸毛的兔子。

 

从那之后峰津院大和就开始和他用手机联系,往常是浅野负责吐槽一天的生活而峰津院那边却毫无回应,但是浅野零知道,那个17岁的少年一定会在深夜做完所有工作之后翻开手机看自己一天传来的简讯,然后默默回一个晚安。

逐渐的,似乎是被浅野影响了一般,大和偶尔也会传来几句暴躁的吐槽,经常是『一群蠢货要他们何用』或者『身为局长终年无休就算了,那群老头再敢哄我去参加无聊的宴会我就去把国会议事堂烧了!』这类凶残的简讯。

 

峰津院大和在逐渐的变得像一个正常的17岁少年,浅野零乐见其观。

——当然局长这么人性化的变化换来的是全体JP’s员工的恐慌,这就不在浅野零的预见范围内了。

 

身为一个(某人自认为)正常的大学生,浅野零并没有选择之前想要选择的金融系,而是在大地和维绪诧异的目光中选择了民俗系——大概是想多了解了解自己的这群恶魔同伴吧。浅野零默默地把从怀中探出头来的稲叶兔按了回去,顺手把想要从程序中出来的白虎和可鲁贝洛斯一起掐了回去。

为了和这帮有恶作剧喜好的恶魔们周旋,浅野不得不拜托自己所能召唤出的等级最高的路西法和撒旦来看着这帮子折腾鬼,这才让自己有了可以喘息的时间。

当然浅野零喜欢小动物这件事也在整个大学不胫而走。

 

本来浅野零只是想安安静静的过完大学生活的,但是经历了那七天战斗,再加上他自己本身特具的领袖气质被快要退届的学生会会长看中并强烈推荐他作为自己的继任者。

被赶鸭子上架的零在选举结束当天用那双可怜巴巴的蓝眼睛看着两个死党,在那两人心照不宣的笑容中明白了自己被卖了的事实。

——就说会长怎么可能这么凑巧的在他们班布置活动的时候路过啊!

 

当然浅野零这种责任心爆表的家伙不可能去推卸责任,于是在后来几年里被私底下的学生会成员评选为史上最劳心劳力的会长也不是什么大新闻。

与此同时他获得的称号还有史上最可爱的会长,史上最漂亮的(称赞意味)的会长以及等等等等。

 

浅野零听着自家八卦的恶魔们这么讨论,忍不住抚了抚额头。

这都叫什么事儿啊!

 

++++ ++++

 

四年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浅野零拒绝了学校保研的推荐——这让一干学妹学弟伤心欲绝先放在一边不谈,实际上浅野自己家还算是个名门望族,只不过行事太低调了而已,父亲在自己选择了民俗学的时候并没有过激的反应,只是平平淡淡的说你一个我们还养得起,母亲更是反过来安慰自己说走自己喜欢的路就可以,这让浅野零多少有些哭笑不得。

虽然自己的导师十分想挽留自己作为助教,但是浅野想要趁着毕业的时机出去走走,于是导师也就不再强求。

 

浅野零自己并不清楚,他在学校中的人气非常高,温和的性格的清俊的容颜再加上天生的领导气质让很多学弟学妹都在盲目的崇拜他。

但是十分怪异的是,敢冲上去对他告白的人却几乎为0。

官方的说法是想要告白的不论是汉子还是妹子在看到浅野零用那双漂亮的蓝眸认真地看着自己的时候就大脑一片空白啥都说不出来最后浑浑噩噩的回去了,但是有一小部分女生私下里和新田说过,总觉得浅野零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女生的感觉一向比男生敏锐一些,新田在仔细观察了死党一周之后不得不对那群妹子的敏锐程度点一个赞(喂)。

 

新田发现死党在晚上收到短信之后会显得很开心,但是明显那个发短信的人并不是每天都和他通讯,而问过去浅野也只是笑着回答是个朋友。

在某一次大地新田以及从大阪过来玩的亚衣梨绯那子的共同作战下他们看到了浅野一直以来没有断过联系的那人。

 

是峰津院大和。

 

三个妹子心里都有种模糊的果然如此的感觉,而大地在一旁茫然的看着三位同伴露出相似的令人发颤的笑容。

尼玛这个世界的妹子都怎么了!摔!

 

拿回了手机的浅野零有些无奈,不过这几天他在思考一件别的事这才让妹子们得手。

所谓的“别的事”是一件很特殊的事,这几天每天回到宿舍都觉得不对劲,明明东西都放在原位没用动过,房门也没有被撬过的痕迹,但是他莫名就是觉得房间里还有别的人在——还是一个气息很熟悉的人。

身为在那七天末世幸存下来的人,浅野零的感觉很敏锐,他一边思考着这个熟悉的气息是谁一边打开了房门,然后有些发愣地看着坐在自己宿舍阳台窗边的人。

不,不能说是人。

「忧……忧郁者?」

 

白发,银瞳,红黑相间的上衣,清瘦的身材。

是那个自称忧郁者的Alcor。

 

「辉く者。」忧郁者很自然地打了个招呼,身体微微后倾,像是马上要掉下去一般。

浅野零迅速的冲过去把人拉了回来,这里可是12层,摔下去会死人的……等等这是颗星星不是人。

注意到一向面无表情的浅野零脸上有些纠结的神色,忧郁者“噗”的笑了一声,伸手揉乱了浅野零一头微卷的黑发。

「忧……Alcor你怎么……」就算杀了Alcor是必要的去见北极星的条件,他还是觉得十分遗憾。Alcor给予了他很多帮助,没有Alcor,自己也不会想要恢复世界。

「还是叫我忧郁者吧,我比较喜欢这个称呼。」白发的男人自来熟地在浅野零的宿舍里飘荡起来,甚至早有预料般地从他的冰箱里拿出一瓶矿泉水来喝。

 

所以果然这几天这家伙都窝在自己这里吗,浅野零一头黑线。

 

「北极星也顺道把北斗七星复原了,只不过我伤的有点重,最近才醒过来。」

听着忧郁者解释的浅野取了些茶叶泡了一壶茶,又冲了一壶咖啡,浅野零把两个壶放在桌上,就看到忧郁者飘了过来取走咖啡壶倒了杯咖啡开始疯狂的往里面加方糖。

……那种甜度。浅野零觉得有些牙酸。

 

「忧是甘党呢。」忍着把桌上的方糖丢走的冲动,浅野零默默地喝着茶水来冲淡嘴里那种甜腻的感觉。

「甘党……?」白发男人歪着头看过来,浅野零几乎能看到他脑袋旁边飘着的具现化的问号。

「就是喜欢吃甜的东西。」他笑着摇头,从冰箱里拿出之前买的大理石蛋糕,果然看到忧郁者眼前一亮。

 

「忧是来看我的?」一顿宵夜过后,浅野零一边按着笔记本电脑修正答辩论文一边不经意的这么问,那一头却是一片死寂的沉默。

「忧?」他心中一突,立马转过头,就看到坐在椅子上的家伙一脸我正在思考问题的表情。

 

虽然不知道那人在想些什么,浅野零很体贴的没有去打扰,刚把注意力转回论文,就听到忧郁者轻轻地说了一句「我是来告别的。」

「告别……?」浅野零愣愣地重复这个词。

「恩,是呢。来和辉く者告别。」忧郁者站起身来飘到浅野零的身边,温柔的微笑一如既往「人类已经不需要我了,身为会打乱人类规则的北斗七星,我应该回到天上去了。」

 

浅野想说点什么,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明明,是想挽留的。

 

「不过呢,能认识辉く者,真的是太好了。」白发的男人微微倾身在浅野的额上留下了一个吻,十分温柔的吻。

明明身为一个大男人被同性亲吻额头应该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但是浅野却很反常的没有排斥。

是因为忧郁者太过温柔,也是因为他能感觉到那是一种单纯的长辈对晚辈的祝福的情感。

 

「还能,再见面的吧。」最终他还是没有挽留,却这么询问。

「当然了~」忧郁者用手指点点唇瓣做出一个“嘘”的手势「我会偶尔钻一下规则的漏洞,来找你玩的。」

 

「再见了……我的……最……的……零……」

忧郁者的身影化作了点点荧光飞散在空中,努力想要听清他最后一句话的浅野零有点遗憾。

还是没听到啊。

 

三月底的论文答辩很快就结束了,浅野零并不用像大地和维绪一样为考研做准备,回宿舍收拾东西的时候才发现早上落在桌子上的手机在一闪一闪发着光,明显是有短信。

这个时候会是谁?

他莫名地翻开手机,只看到一行简短的『来校门口』,发信时间是半个小时之前。

发信人,让人吃惊的,是峰津院大和。

 

因为要为最后的答辩做准备,他和大和有将近两个月没有联系了。

当然那人身为JP’s的局长,想要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答辩完只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

 

回了一个道歉的短信,浅野零揣上手机就往校门口跑去。

 

这个时间点是上课的时候,所以穿着一身黑色长制服的青年出现在校门口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注意。

随着年龄的增长,峰津院大和那张在少年时期带着些许柔和的漂亮面容被带着英气的棱角分明取代。青年冷着一张俊脸,用无言的冰冷拒绝想要过来搭讪的女孩子。

他低头看了看手机,又抬头看向教学楼旁边的林荫小道,然后那张俊美到有些邪气的脸突然露出一个带着点顽皮的笑意。

 

「大和!」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浅野零扶住膝盖喘着气,上了大学之后他的体能明显下降了,跑了这么一段路就累的喘不过气。

「……」银发的青年上下扫了一眼眼前的人,如同水晶一样浅紫的眸子流露出满意的意思来。浅野零看到了他的表情变化,有点疑惑。

满意……?

 

站直了身他才意识到峰津院大和在满意什么,这个家伙居然长高了!自高中毕业之后就再没有长过个儿的自己比他矮了将近半个头。

槽点太多了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下口,浅野零只能默默地、面无表情地回望着比自己小了一岁的青年。

于是峰津院大和突然伸手整个把身材清瘦的浅野抱进了怀里,然后开心的笑出了小虎牙并且明显带着揶揄的这么说「没长高也不是零你的错。」

 

尼玛个熊孩子!浅野零面无表情地思考要不要放出自家恶魔们。

 

「突然跑过来没问题么?」被峰津院大和拉着往电车方向走的浅野零回头确认了好几次确实没有JP’s成员跟在附近,有点担忧的问。

毕竟峰津院大和是JP’s的局长,虽然就个人能力而言能伤到他的人少之又少但是他的保护级别却是最高的,这也是他为什么很少出JP’s的原因。

 

「没关系。」已经21岁的青年倒是一脸无所谓,大有一种敢对我出手我一定会让那人死的十分有节奏感(等等)的感觉。

「所以我们要去哪?」被拉上电车的浅野零憋到最后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就看大和转过头来用平常最常见的冷硬表情这么看着自己,干脆利落的给了两个字。

 

「爬山。」

 

「……爬山?」浅野零怀疑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

 

「恩,没错,是爬山。」斩钉截铁。

 

22岁的浅野零突然觉得自己的人生一定是出现了什么偏差。

 

++++ ++++

 

说是爬山,其实浪漫一点来说峰津院大和是带他去看日出的。

但是这么两个双手空空如也——甚至大和还没收了浅野的手机防止他召唤灵鸟作弊——的家伙说要去爬山看日出,怎么看怎么像两个神经病。

 

经历了一个半小时的时间爬到了山顶,浅野零一边喘气一边用他标志性的面无表情看着身边小一岁的青年腹诽着这不科学。

虽说他上了大学之后体能是下降了不少,但是为了拿全优奖学金(其中包括了体育)还是有锻炼的。但是身边这个常年宅在JP’s不动窝的家伙为什么连汗都没流气息也只是稍稍的凌乱了一点而已啊!

 

一定是我加点的方式不对。

 

浅野零乱七八糟的想着,然后,被眼前一片的粉白吸引走了注意力。

 

「樱花……」

 

因为要准备毕业论文,所以这一年他并没有和两个死党或者曾经的同伴们一起去欣赏樱花,而当注意到的时候,东京的樱花已经凋谢的差不多了。

虽然大学里也有樱花树,但是明显不能和眼前漫山遍野的景色相媲美。

 

太阳已经半落下去,天边浮现出一片漂亮的蓝紫色,暖黄的光缓缓的,轻柔的洒在人身上,没有正午的那种刺眼的感觉,而是给人一种十分温柔的错觉。

山上的温度渐渐地冷了下来,浅野打了个哆嗦,却舍不得移开视线,逐渐隐藏在夜色中的樱花林随着微风颤动,像是粉白的云朵一样漂浮着。

 

「好漂亮……」他忍不住叹息。

「很喜欢?」峰津院大和扯开领带,像是突然放松下来一样,带着笑意的这么问。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浅野零喃喃自语着,换来身旁青年难得疑惑的眼神「你在念什么?」

 

浅野说的是十分纯正的中文,他的导师的助教来自天朝,在助教的口中他得知那是个十分优美的国度。

 

「一句诗而已。」浅野笑着摇了摇头,表示没什么,他收回了视线之后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这才发现自己身上单薄的卫衣并不能抵挡得住山顶日落之后的寒冷。

「看来你的民俗学学得不错?」峰津院大和挑了挑眉,伸手把浅野拉过来,后者只感觉到一件温暖的外套盖到了自己身上。

「大和!」浅野皱眉,身旁的青年把他的制服外套给了自己,现在只穿着一件薄薄的衬衫。会生病的。这是浅野零的第一反应。

「我的体质大概比你好一点。」一点也没有“尊老”意识的青年再度挑眉,欣赏了两秒浅野脸上明显的赌气的表情之后才笑着从脖子上拎出来一个小小的黑色的盒子「JP’s专用,菅野发明的,类似于暖宝宝一样的东西,不用担心我。」

 

「……你居然知道暖宝宝是什么了。」浅野零用明显是装出来的一脸惊讶来反击身边这个男人。

「……我有看上去那么不知世事么?」

「你也知道啊,JP’s的、从小接受精英教育长大的局长大人?」

「我就当作夸奖收下了,零。」

「……你跟谁学的厚颜无耻?」

「毫无疑问,我身边能够影响我的人只有你,MY HERO。」

 

浅野零毫无悬念的败在了从自己这里学会吐槽的峰津院大和手里,只能默默的安慰自己这算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吧……个鬼啊!好想放恶魔!

 

闹了一阵之后峰津院大和也安静了下来,浅野知道,身旁的青年其实并不是什么好相处的人,JP’s的成员们曾全体投票选出最适合他们局长的形容词——唯我独尊。只不过这种唯我独尊在时间的沉淀中变得内敛不外露。

而且峰津院大和从不会对自己做出任何强制性的命令,这一点他十分清楚。

 

「……忧那家伙居然在我宿舍窝了一个星期,怪不得我总觉得哪里不对……」时间回到了两个月前的样子,他负责吐槽而大和只是安静的聆听,浅野零毫不客气的出卖了某只北斗七星,抱怨的语气中带着一点不明显的亲昵。

「你很高兴。」听完之后峰津院大和并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只是淡淡地直诉。

「恩,很高兴。」浅野零也大方的承认,毕竟他的诚实是当初七天中被峰津院大和所欣赏的一个美德「朋友们都过得很好,不值得我开心么?」

「我并没有指责你的开心,零。」峰津院大和换了个姿势靠在树干上,看着布满了星辰的天空「当然你也不能强迫我去喜欢那个怪物。」

 

了解峰津院家和Alcor的恩怨的浅野零很体贴的住了嘴,用和大和一样的动作看着天空。

 

「菅野和迫很想念你。」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峰津院大和开了另一个话题,知道身边的人只存在的对自己的温柔,浅野笑了笑接过话来。

「我也很想念她们,只不过国会议事堂并不是我这种平民可以随意进出的,更不要提这个世界上JP’s是绝对隐秘的存在。」

大和赞许的笑了笑,身边的这个人的智慧一向让他如此着迷。

 

夜风袭来,坐在地上的浅野零不自觉的向身旁的热源凑了凑,那个“热源”也十分乐意被眼前的人信任,安静的听着他毫无边际的说着。

他说到他的同学,他的导师,他所喜欢的恶魔,他想要了解的那些风俗习惯。

 

然后渐渐地,青年的声音越来越轻,直至无声。

安稳的呼吸声证明那人已经睡着了。

峰津院大和依然沉默地看着天空,一言不发。

 

醒过来的时候浅野零才发现自己居然枕着峰津院大和的肩膀睡着了,天还是阴沉沉的,翻开手机来看,离日出还有一点时间。

他站起身活动了一下因为姿势不对而僵硬了整晚的四肢,然后若有所思地蹲到峰津院大和身边。

 

青年的肤色依然是有些不健康的白,眼底有着淡淡的乌青。

浅野零知道他身为JP’s的总局长每天都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往往那一句「晚安」简讯传来的时间,是凌晨1点以后。

「……真怕你会过劳死。」浅野浅浅地叹息。

「这么点小事就让我过劳死,我就不用姓峰津院了。」闭着眼的青年自在的吐出这么一句话。

「我吵醒你了?」浅野零有些惊讶。

「生物钟。」峰津院大和轻描淡写地这么说「离日出还有半个小时,再坐一会吧。」

「恩。」

 

顺从的坐回青年的身边,浅野零有些出神。

他其实是知道峰津院大和为什么要来找自己的,在他们用手机联系的四年后,他即将毕业的这个时间点。

他也十分清楚大和为了这一次任性的出行会熬多少个晚上来赶出这一天的空白时间。

 

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即使不想承认,这也是事实。

 

史和真琴想必也是知道大和任性的来见自己的理由,才没有阻止的吧。

 

要保护一个并没有接触过核心机密的正常人,或者说是平民,离他越远越好才是正确的选择。

大和这家伙……

浅野脸上却突然露出笑容。

 

不管怎么说,能认识峰津院大和,是浅野零的此生最大的荣幸。

 

++++ ++++

 

下山所花费的时间反而比上山要长,两个人几乎可以算是悠闲的晃悠下山,然后浅野零毫不意外的在山脚的地方看到了JP’s的专车。

但是让他惊讶的是,有车而没有司机。

 

「……我现在有一种十分不好的预感。」绷着一张清俊的容颜的曾经的Hero用漂亮的蓝眼睛看着身边的青年,后者十分享用般的露出小虎牙。

「我来送你回去。」

「……你有驾驶执照么?或者说你确定我坐你的车回去不会出车祸?」浅野平淡的毫无抑扬顿挫的这么问,但是还没等大和回答就换了个说法「或者我该说,一介平民让JP’s的局长大人开车送回学校,还真是不胜惶恐。」

「上车吧我的Hero。」峰津院大和感觉到有意思的牵起嘴角「身为救世主,相信我让我来送您回去才能衬得上您的身份。」

 

「那还真是谢谢了。」浅野没好气地钻进副驾驶座,然后惊讶的看着完全不像是“车辆内部”的驾驶座「……我需要做什么?」

「系上安全带就可以了,My Hero。」峰津院大和挑眉,然后以市区内绝对会被警察拦下的速度把浅野零送回了学校。

 

「我绝对不会再坐您所驾驶的任何交通工具了,这个经历我永生难忘。」浅野零在下车之后一脸诚恳的对驾驶座上的青年这么说。

能把普通的轿车开出开飞机一样的感觉,JP’s的局长大人果非常人。

「……」峰津院大和却微妙的沉默下来。

 

知道他在想什么的浅野零微微一笑,在大和惊讶的目光中伸出手揉了揉眼前人的银发「很高兴能认识你,大和。」

心脏的部位抽痛了一下,峰津院大和知道的,浅野零就是这么敏锐而充满智慧。他果然知道自己昨天的行为代表什么。

「……我的荣幸。浅野零。」正式的称呼了那个人的名字,峰津院大和露出了一个浅淡却真心实意的笑容「你教会了我很多。」

 

「看来我这个Hero当的还算合格。」浅野零调侃了一句,后退两步,挥了挥手「再见了,大和。」

 

「……再见了。零。」

 

再见。也许是,再也不见。

 

++++ ++++

 

答辩之后就是被学生们期待的毕业典礼,那天莫名被大和拉走,差点没让着急的志岛大地和新田维绪去报警。

在平安归来之后大地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校门口,却也没有过多的抱怨,而是和新田一起庆祝自己的解放——鉴于他们两个还有悲催的研究生要考。

 

毕业典礼那天,身为曾经的学生会长,浅野零不可避免的被拉上去作毕业致辞,虽然抢第二颗纽扣应该算是高中生毕业时的爱好,但是早有预见的浅野果断换了一件拉链的兔耳外套,然后在学妹们如狼似虎的绿眼睛中落荒而逃。

 

见到志岛大地的时候,好友的惨状让浅野笑的差点滚到地上去。

经历过那七天战斗的大地并不像以前一样有些懦弱,幽默强大的男孩子自然也是很受欢迎的,于是当天他穿的那一身衣服被扯的七零八落,幸好女孩子们还留了点面子没把大地的衬衫纽扣也抢了,不然现在好友可能已经在裸奔了吧。

 

「零你居然还在笑!!」大地扑过去揉乱了浅野零的头发,而本来已经止住笑意的浅野和新田对视一眼,再次爆发出大笑。

「啊哈哈哈哈,对,对不起大地我不是故意……哈哈哈哈要笑的。」

「噗,零你别笑了,你一笑我就想笑。」

 

志岛大地郁闷地看着两个损友,最后却也笑了起来。

 

「零,有考虑之后要干什么工作吗?」好不容易停下来,新田抹掉笑出的眼泪,这么问死党。

「暂时想出去游历一番,带着恶魔,在哪里工作都比较麻烦吧,我也舍不得丢开他们。」浅野零摸了摸自己的手机,神色温柔。

「反正叔叔阿姨也没有怪你,不过记得寄明信片给我们啊!」大地捶了浅野的肩膀一拳「我已经听学长说过,研究生的生活简直可以说是无聊到痛不欲生。」他做了一个被扼住喉咙的表情。

 

浅野零和新田再次为好友精湛的演技大笑出来。

 

「……不过出门游历也挺好的,我是不能想了,零你一定要好好玩……啊!」说到一半的志岛大地突然僵住了,浅野零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惊讶的发现靠在校门口一看就是等了很久的银发青年。

 

「大和?」大白天的出现幻觉了?

 

「好久不见,零。」即使在初夏也穿着JP’s长制服的青年神色悠然的打招呼。

「确切的说我们半个月前才见过。」忍不住吐槽了一句,浅野有些疑惑。大和当时明明已经做出不会再来见自己的决定了,现在是……怎么回事?

「我觉得菅野说的很对,放过你这么一个人才不论是对JP’s还是对我都是很大的损失。」峰津院大和露出公式化的笑容,却冲浅野眨了眨眼睛表示戏谑。

 

银发的青年脱下右手的白手套,将手递到浅野面前。

「所以,能接受我此生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请求么,浅野零阁下。」

 

浅野零大脑一片空白。

 

「愿意来JP’s协助我么?我的准副局长。」

 

浅野零愣住了,他身后的大地和新田却对视一眼,同时伸手在浅野背后推了一把。

「?!」浅野莫名地向前踉跄两步,下意识抓住眼前大和的手来保持平衡。他转过头去看着自己的两个死党,新田维绪一边捂着嘴一边冲浅野打了个“快过去”的手势,而大地则是对着自己的青梅竹马笑的一脸揶揄。

 

再次被卖队友的浅野零转过头,他看到了峰津院大和淡紫的眼眸中的得逞和隐藏的并不十分完好的感情。

然后青年笑了,连自家死党都能看出来的事,他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收回手,浅野零整了整衣服,脸上的表情十分严肃——大和能看出来,那是他们在见到北极星的时候,浅野说出『将世界复原吧。』的时候的严肃。

 

「那么,以后请多指教了,我的局长大人。」

 

END<<

 

后日谈:

JP’s的成员都知道,他们总部的那位温柔清俊性格好的一塌糊涂的副局长大人,实际上的职位应该是局长夫人。

当然这件事究竟是怎么被众所周知的呢?

 

一切的始作俑者是菅野史博士。

 

「史,为什么我觉得你教局长的那几句话哪里不对的样子?」作为局长峰津院大和最信任的手下,迫真琴虽然对局长把兔子拐回来这件事表示喜闻乐见,但是这几天她一直觉得哪里怪怪的。

 

「啊,你说我让局长对零说的『接受我此生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请求』那句?」从电脑中抬起头来的女性用一种理所当然切强烈肯定的语气这么询问。

 

「……就是那句。」迫真琴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就是这句话最奇怪了。

 

「嘛……」穿着旗袍的美丽女性用自己那双永远像是睁不开的眼睛看着自己的同僚,然后用一种十分可惜的语气这么说「如果局长穿着一身西装,手里再拿一捧玫瑰花,那句话就是完美的求婚词了,真是浪费我的好意。」

 

「求……求婚词?!」干练的、曾经在七日末日中幸存下来的迫真琴忍不住大喊了起来。

 

「原来如此。」恍然大悟的局长大人用一种微妙的眼光看着自己身边的兔子,后者面无表情地回看他一眼「你敢现在在这里求婚我就去向总部申请下半年任务外派。」

 

「有我在谁敢批你的申请?」

「我的局长大人,你忘了我的权限和你的是一样的吗?」

「……」

 

峰津院大和,21岁,难得在人生之中体会到了什么叫做自作孽不可活。

可喜可贺。

 

True End《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