魑璃

脑洞与妄想的堆积地,脑洞大如狗,遍地都是马甲和坑

【恶魔幸存者2】Transmigrate(忧主,隐和希)

阅读提示:

<<<二周目忧线达成贺

<<<相信我这是篇HE!真的是HE……某种意义上而言……

<<<因为有名字需要,主人公设定名为浅野零(Asano Zero),在文中主人公和久世响希是两个人,而且兔子是全部恶魔再契约的存在

<<<设定上响希第七天没能把人都救下来,所以最后对峙的局面是兔希vs大和vs忧

<<<主人公冷血面瘫天然黑设定,忧黑的一塌糊涂设定

<<<因为很重要所以要重复三遍的:很OOC,非常OOC,PO是从不OOC会死星来的

<<<以上都能接受就请自由的……

 

++++ ++++

 

轮回 起始:

 

『会让我思考这些的,是你啊,辉く者。』

『在这之前,辉く者,你真的希望我登上天之座么?这是应该做的事么……』

『你是不同的,辉く者。我很高兴……将信仰放于你身。』

『这个世界已经不需要管理者了……』

『继续前进吧,然后,再见了,我的孩子们。』

『从今天起我就是这个世界,我将无处不在……我与你同在。』

 

「Sadak!」醒过来的时候,浑身发冷。浅野零摸了摸额头,只摸到了一手冷汗。

又做梦了啊。

有些无奈地这么想。

 

自从Sadak离开之后,每晚每晚梦到的都是他。平时友人们在身边的时候,一个两个都会很快注意到自己的情况而跑来安慰,这点也让他觉得无奈却窝心。

浅野零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大概就是遇到这些友人们。

 

之前放出去的灵鸟朱雀此时正在一旁抖着一身的红毛,因为自己的要求而变小的身子晃了两下蹦跶到自己的膝盖上。

「Master?很冷吗?需要我生火么?」

「不需要,谢谢。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之前把朱雀放出去探查一下情况,之前接到消息说这座山里时常有灵异事件发生,而保留着召唤恶魔能力的自己因为实在闲着无聊就跑了出来。没想到爬山爬到了一半就遇到大雨瓢泼,勉强找到了一个山洞避雨,因为不确定雨什么时候会停,就特意放出了火属性的朱雀出去探查。

「雨已经停了,Master现在外面比较危险,因为雨下的太大,山体有些脆弱。不然让大鹏带您出去吧?」自己的火属性实在是太危险了,朱雀有些不甘心,但是还是这么提议。

「没关系,我出去看看,有危险会召唤你们的。」把小小的朱雀收了回来,浅野想了想,还是把紫镜召唤出来藏在衣服里。

 

这样比较保险吧,而且也不至于让自家的恶魔们担心。

 

然而真正察觉到危险的时候,却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

跌下山崖前,他似乎看到了一双冰冷的、无机质的眸子。

怀里的紫镜不知为何被强制收回,浅野也无法召唤任何恶魔,随即在贯穿全身的剧痛之中昏了过去。

 

「「Master!」」普通的山脉上空顿时一片混乱,上到路西法下到骚灵全部浮现出来。

「无法连接到Zero的状况。」路西法带着威压扫过身后密密麻麻的恶魔们,他身边庞然大物的撒旦哼了一声,虽不情愿还是表达了同意。

「刚刚有什么强制阻止我跟着Master。」紫镜晃了晃被缩小的身体寻找存在感「虽然没有恶意,但是感觉也不像什么好东西。」

「……」难堪的沉默。

 

虽然他们是被浅野召唤出来的恶魔,但是那七天的战斗之后,大家都很喜欢零这个温和的主人。

谁又说恶魔都是没有感情的呢?

「……有空隙。」一直沉默在一旁的梅塔特隆突然出声提示,艾丽丝点头表示同意。

 

天空上的一片恶魔突然消失无踪,就像他们从来都没有出现过那样。

 

++++ ++++

 

以为自己一定会死掉的时候,却发现骨头都要断掉的疼痛在一点一点减轻,但是眼前依然是一片黑暗——这不是失明带来的黑暗,浅野十分明白。

 

『能撑到这一步,是我小看你了,人类。』

 

谁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机械的刺的耳膜发疼。浅野零努力想要直起身来,咱发现自己做不到之后就自动放弃了。

 

「你是谁。」他面瘫着一张清俊的容颜,冷静的这么询问。

 

『你应该已经死了,人类。』那个声音答非所问『不过既然你还能够醒过来,就代表着你有未完成的心愿……有意思,我很久没有见到这么有意思的人类了。』

 

浅野零也不管那个带着恶意的声音絮絮叨叨,静静地漂浮在黑暗的空间中,没有答话。

虽然这个世界已经没有管理者,但是不代表没有能力强大的存在。

就凭他能应用灵力召唤出恶魔,他就有理由相信对他说话的这个“东西”并非人类。

 

『人类,我能够实现你一个愿望。』那个声音带着没有感情的漠然『来吧,许愿吧。』

 

浅野一向没有表情的脸浮现出一丝冷嘲的笑意「抱歉,我并不需要。」

许下了愿望就要做出相应的付出,他不是傻子。

「死亡对我来说不过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请便吧。」冷淡地说完这一句,浅野便闭上了眼,任由那个声音在耳旁蛊惑而没有回话。

 

『……你真的不想再见到他了?』声音的主人在蛊惑失败后却也不急,缓慢地吐出一句话。

 

浅野蓦地睁眼。

 

他?

 

『是啊,他。我有能力让你再见到他。』那声音似乎笑了两声,干巴巴的。

 

浅野零再次合上眼,一言不发。寂静的空间中只能听到清浅的呼吸声。

 

他……Sadak……

说不想他,是不可能的。

 

声音的主人似乎笃定了浅野零会上钩一样,不急不缓地等着回答。

 

不知过了多久,浅野慢慢抬头,那双如同秋日晴朗的天空一般的天蓝色眸子在黑暗的空间中带着压抑的暗涌。

 

「……我想见他。」

自Sadak离开之后,他就将这一份感情埋在了心底。

明知道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

他想见他,他很想他。

 

『呵。』声音的主人似乎幸灾乐祸的笑了一声,带着恶意的『我可以送你去轮回的起始。』

 

『你将要不断地重复那七天的战斗。』

 

『没有任何选择,不断地轮回,直到见到他。』

 

「我想见他。」还是那句话。

 

『每一次的轮回你和世界的牵绊就会少一分,知道这个世界再也没有什么能够留住你,也不再会有人记得你。但是你不一定能在轮回之中见到那个人,这样也没关系?』

 

「没关系。」浅野零从不是会退缩的人。

 

「只要能见到他。」

 

『那么,开始吧。』

 

穿着白色兔耳兜帽衣服的青年消失在了黑暗的空间之中。

 

重复的噩梦,身边人一点一点忘记你的漠然与面对和喜欢的人拥有一样面容却不是他的绝望。不知是你先撑不下去,还是他先撑不下去。

 

我真是,相当期待你的表现。

 

浅野零。

 

轮回 崩溃:

 

回过神的时候,自己正站在教室中,旁边是正在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的同学,浅野零皱了皱眉,抬头看向教室门口。

「Zero!」青梅竹马的挚友志岛大地果然从门口晃了进来,抬手捶了自己的肩膀一下「考得如何?」

 

所以,他这是回到了一切的起始?

 

虽然有点恍惚,但是一向面瘫脸的浅野并没有让好友大地察觉到自己的状态,他点了点头,带着一点微笑的说「很不错。」

 

一切的一切,都和曾经的七日重合。

 

那么,这一次,也能够见到Sadak吧?

他这么期待着。

 

和平的一切直到在地铁站被失控的地铁压倒之后,变得扭曲起来。

明明这个时候应该是Nicaea的程序发来询问是否选择存活的,浅野却只是大脑空白了一秒之后便回过神来,随即被一只镜子扑了个满怀。

 

「Master!!」

 

紫、紫镜?浅野零莫名其妙地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有半米高的镜子,然后转过头,果然看到不情不愿地把自己缩小了的恶魔路西法。

「Zero。」路西法点了点头,顺便瞪了一眼紫镜。于是紫镜乖乖地变小缩进了浅野的衣服里。

「你们……?」

 

「我们是Master的恶魔,当然要跟着Master啊。」魔人艾丽丝笑眯眯地戳了戳浅野的肩膀「Master可不能抛弃我们呢。」

 

浅野瞬间反应过来,翻开手机Nicaea的菜单,果然看到了自家的恶魔们全部都在里面。

真是意外的窝心。浅野露出浅淡的笑容。

 

毕竟是已经经历过那七天战斗的人,知道只有不断的战斗才能提高自身的能力,浅野将恶魔们收了回去,然后果然看到一旁因为路西法散发出的威压而躲得远远的背负小鬼,骚灵和小妖精。

安抚了醒过来看到恶魔们变得不安的大地和新田,浅野站在一边看着友人们战斗,只有必要的时候才会出手。

毕竟自己的能力,和他们并不在同一层面上。

 

一路顺利的走到了星期三,也就是和Sadak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浅野零才察觉到哪里不对。

消灭天权星的芽的时候,明明应该是Sadak出现,但是这一次出现的却是他的那只恶魔比夫龙。

浅野零心下有一种难得的不安。

而事实也证明了他的不安所在。

 

接下来的几天他也在也没有见过Sadak,直到第八天。

带着缩小的龙脉和大家来到传送台前,浅野零在那个通向去见北极星的装置前,见到了这个世界的Sadak。

 

不,不能说他是Sadak。

 

浅野零目光空泛地看着眼前的,名为Alcor的北斗七星。

那是Sadak的本体,他只见过一回。曾经Sadak为了保护被破军星归还了恶魔的他,情急之中显露过一次本体,那就是眼前的Alcor的样子。

 

这一刻,浅野零终于明白,那个送他来轮回的人为何最后的语气中充满了幸灾乐祸的意味。

他见到的,不是他的Sadak。

不是那个会追着他询问很多,会对着他露出宠溺的笑容,会为了他连自己的存在都抹去的,Sadak。

 

路西法一经露面便引起所有友人的惊叹,只有浅野心下很是苦涩。

路西法,是Sadak送给他的,第一也是唯一的礼物。

 

路西法也有些疑惑眼前这个北斗七星,不过他的主人已经是浅野零了,所以并不在意的火力全开。

在万魔乱舞和极大万魔的轮轰之下,Alcor显露出颓势,随即变换出星星模样的第二形态。

 

浅野零站在所有人的前面,冷静地看着第二形态的Alcor冲自己攻击过来。

 

「Zero!!」听着友人们的惊呼声,他转过头露出了一个略带安抚意味的笑容,随即Alcor的攻击像是被反弹回去了一样,那座巨大的红黑双色的星星状东西摇晃两下便颓然倒地。

浅野从胸口拿出一面巴掌大的精致的紫色镜子,随即在场的所有人都黑线的听着紫镜的控诉。

 

「Master你又拿我挡攻击!!」

「谁让你全属性反射呢。」浅野淡定地吐了个槽。

于是大家都笑了起来。

 

笑声中,没有人发现浅野零有些黯淡的神色。

 

++++ ++++

 

「你的选择是什么。」北极星意外的只将浅野零带入自己的视线范围,而其他人却像是被冻结了时间一样,静静地停留在原地。

「……我还有选择么?」浅野略带讽刺地这么说。

 

和真正的北极星交过手,他很轻松的就发现眼前这个不过是个假货。能力也许和北极星一样强,但是并不能够管理这个世界的发展。

 

「人知道太多的一般活不久。」伪北极星意味深长的这么说「你的话,有一个词来形容你也很贴切。」

「……」浅野只是冷淡地看着这个庞然大物。

「去吧,不知道你能撑到什么时候。」伪北极星这么说着,看着的眼前的青年消失在一片白光之中。

 

用来形容浅野零的词汇?

那大概就是,情深不寿吧。

 

++++ ++++

 

再次回到预备考的那一天,浅野零有些身心俱疲。

每一次的世界都要费尽心力去将友人们救回来,实在是太考验人类的精神强度了。

 

而浅野零也发现了,自己的友人们逐渐的在忘记自己。

 

最开始的是启太,那个有些口是心非的傲娇的小屁孩在每一次自己自我介绍之后,都会在下一秒忘记自己的存在。

周围的朋友似乎都在吐槽他记性不好,但是浅野零知道,自己和这个世界的牵绊在变少。

 

上一世遇到的是连人形都没有的Alcor,这一世遇到的是有人形却没有感情的Alcor。

 

浅野零看着眼前的白发的人类。

那人淡紫色的眸中没有任何感情的存在。

连忧郁者都称不上,他只是北极星的装置。

 

「拭目以待,你们的表现。人类。」Alcor这么说完便浮空消失,走之前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留给浅野零。

后者只能苦笑。

 

多少个午夜梦回,身边却不再有可以安慰他的友人。

而他只能坚持下去。

因为,轮回一旦开始,是不会因为外力停止的。

 

不知多少世轮回下来,身边可以记住自己的有人越来越少。

启太,乙女,纯吾,亚衣梨,罗纳德,史,乔,真琴,维绪,大和……

 

直到最后,连大地也不再记得自己。

 

浅野零有些茫然的站在街头,周围的人们行色匆匆,没有任何人能够注意到他。

心底有个声音在对他说,够了。

 

你已经承受的够多了。

为什么还要继续背负下去呢?

你还有什么存在的理由么?

 

浅野零缓缓闭上眼。

 

++++ ++++

 

被包围了。清俊的少年有些惊慌地看着四周围上来的恶魔。

朱雀和白虎被隔离在外面,没有人能够救他。

连逃跑都跑不掉。

会死在这里吗?

 

「万魔乱舞!」紧张之间,他听到了一个异常耳熟的声音,周围的恶魔被强大的力量直接扫平,然后他看到了。

站在不远处,一脸平静地看向这边的青年。

 

那少年穿着和自己一样的带着兔耳兜帽的衣服,而那张脸。

那张脸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

 

久世响希震惊地睁大了眼。

「你……你是谁?」

 

那人缓缓地走过来,看上起有些气力不逮。走近了响希才发现那人的脸色惨白的像张纸。

 

「就是你啊。」和自己有用一模一样容颜的青年面无表情地这么说,天空蓝的眸子中却带着一点明显的笑意。

「?」响希不解。

「代替了我的存在,被世界诞生出的新的Hero吗?」那人歪了歪头,这么说道。

完全没有听懂。久世响希有些戒备,下一秒那人却摇晃了两下直接栽了过来。

个性温柔的少年连忙伸出手想要接住人,却眼睁睁地看着那人的身体穿过了自己的手臂,消失在空气中。

 

少年震惊地睁大了眼,然后用力地揉了两下。

大白天的这是出现幻觉了?

 

「久世君!」不远处传来栗木的叫喊,个性单纯的少年摇了摇头决定不去想了,向声音传来的地方走去。

在他的身后,一只小巧的长着翅膀但是身体却是一条鱼的恶魔悄悄地跟了上去。

 

轮回 终局:

 

「Zero你为什么能这么冷淡的面对人的死亡呢!」响希有些崩溃地看着一直坐在屋子角落的青年,大声询问。

「……」和他拥有一样面容的青年抬头,似乎是笑了一下,开口却是冷血的「你不需要知道。」

 

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响希慢慢地冷静了下来。

「……把人当做牺牲什么的,我是永远不可能认同的。」不知过了多久,少年微弱的声音响起。

「是吗……」不置可否,浅野零逗弄着身体变小缩在自己肩头的大鹏。

 

当初就是这个恶魔跟上了响希,才让浅野这么容易的找到人。

浅野零已经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了,也不想知道为何这一次会清醒过来。

他以为,他已经会永远的沉睡下去。

 

因为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他的牵绊了。

 

经历了不知多少个七天,再柔软的内心,也被磨砺的冷硬到鲜血淋漓。

 

「Zero,你为什么总在睡呢?」响希跨坐在椅子上,有些好奇地询问。从见过他的那天开始,零就一直处于沉睡的状态,偶尔清醒个半个小时,就会又睡过去。

「因为很累。」浅野零抱住獬豸软软的身体,把脸埋进羊毛之中。

「……要睡了吗?」响希有些担忧地看着角落中的人。

「啊。」模糊地回答了一句,浅野零的身体消失在角落之中,看样子是又睡着了吧。

 

「Zero,究竟经历过什么呢?」响希伸出手,在浅野的指导下变成红色小鸟的朱雀蹦蹦跳跳地跳上他的掌心,有些亲昵的蹭着他。

「在安慰我吗?」响希失笑,他的恶魔和浅野的最大的差别就是,浅野那一群恶魔都是会说话的,有的时候放几只出来甚至会吵起来,不过倒是很热闹就是了。

 

「总觉得……Zero他,很寂寞的样子啊。」

 

++++ ++++

 

「不会让你杀了Hibiki的。」白发的忧郁者悬立在半空之中,笑着对下方的峰津院大和这么说,果然看到后者阴沉下来的脸。

有趣,真是太有趣了。

如果是曾经的峰津院大和,早就动用龙脉轰过来了,哪会顾虑的这么多。

他有些好笑的这么想。

 

随即笑容僵在了脸上。

 

浅野零难得清醒过来,看了看外面才发现已经是第七天了,也不知道响希那只小白兔怎么样了。他召唤出大鹏把自己带去了战场。

到了战场之后才发现三方对峙的场面,他有些无聊地跟在了响希身后,反正现在整个世界能看到他的,也只有这只新任的Hero。

 

「藏王权现!」峰津院大和看到忧郁者直扑着响希而去,想都没想就把自身能召唤出的最强恶魔召唤出来想把人拦住,却没想到忧郁者根本就不是冲着响希去的。

 

藏王权现挡在了响希面前,而忧郁者却擦身而过向着后方扑了过去。

 

「Zero!!!」

 

直到被紧紧地抱在怀里,浅野零才回过神来,有些发愣地看着眼前熟悉的容颜。

 

「Sadak……?」真的,是他吗?

「Zero,Zero……」一遍一遍地,Sadak在叫的不是“辉く者”,而是他的名字。

 

真难得啊,浅野这么想。当初这家伙就叫了两次自己的名字,然后就一直辉く者,辉く者的叫,没拐他一直叫自己的名字还真是失策。

试探性地伸出手,没想到真的能碰到Sadak,浅野回抱住眼前的人,脸上第一次露出真心实意的笑容。

 

「好久不见啊,Sadak。」

「……好久不见,辉く者。」似乎终于平复了心情,忧郁者微微笑着这么说。

「虽然很想继续叙旧,但是你身后的响希和大和在用看外星人的眼光看着你。」面对Sadak的时候,总是不自觉地腹黑起来。

「啊,真是不好意思,吓到你了吗,Hibiki?」忧郁者转过头认真地这么询问,换来响希下意识的摇头。

「噗哈哈哈哈。」浅野零却扒着忧郁者的肩膀大笑起来,边笑边嘟哝着什么「响希一脸茫然的样子太可爱了原来我的脸做出这种表情会这么可爱,还有大和一脸纠结的样子也好好笑。」

「辉く者这算是在嘲笑吗?」忧郁者这么问。

「不,我只是单纯的吐槽而已。」一本正经。

 

「Zero?你怎么……醒了?」响希似乎终于回过神来,一边试探性地移动到大和身边一边这么问。

「不用担心,响希。我和Sadak对你们没有恶意……至少现在没有。」一眼就明白峰津院大和和久世响希之间那几乎对立的关系是谁造成的,浅野零随手把路西法撒旦艾丽丝召唤出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都能看到他,但是这样还是保险一点——带着笑意的声音这么说「反正凭实力你们也打不过我。」

 

对面的峰津院大和似乎噎了一下,不情不愿地把藏王权现收了回去。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再迟钝也能发现对面那个有和响希一样面容的人认识Alcor,峰津院大和依然没有放松警惕。

 

「反正,不是你们这个世界的人。」面对大和,浅野零从来都不知道什么叫客气,而眼前这个大和的反应也很有趣,让人很想继续逗着玩。

「Yamato。」响希有些担忧的拉着人,他知道Zero是有多冷血的人,最好不要惹怒他。

 

「现在还有点时间。」浅野零望了望天空,这么说「有兴趣来听我讲个故事吗?」

 

++++ ++++

 

响希有些胆战心惊地听着浅野零无所谓地说着自己的经历。

不断重复着的轮回,永无止境。身边的人逐渐忘记自己的存在,直到连世界都不在承认他作为浅野零的存在,因而诞生出自己。

 

这就是,零一直看上去这么寂寞的原因吗?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还能够醒过来,但是能见到Sadak就太好了呢。」浅野笑着握紧忧郁者的手「Sadak你呢?又是为什么会困在轮回之中?」

白发的男人似乎愣了一下,露出浅淡的笑容「因为和一个家伙做了交换。」

 

因为登上了天之座而失去了身体的自己,在自我毁灭之前,遇到了一个家伙。

用自己作为神明的全部能力,换来一次轮回的机会。

 

只不过是,想要见到他的辉く者,仅此而已。

 

但是,每次的轮回,见到的都不是心心念念的那个人。

就算是Alcor,也是会厌倦的吧。

 

「每次遇到的不同的Hero,都会选择峰津院大和呢。」忧郁者靠在自家辉く者身上,语气清浅地这么说「次数多了,我也变得不像我了。」

为什么,都不是他的辉く者呢?

 

那就,干脆都毁灭了吧。

他也可以有不耐烦的时候吧?

 

久世响希和峰津院大和对视一眼,有些不自在的转移开了视线。

 

「那,现在应该怎么办?」久世响希首先回过神来,这么询问。

「你们是被我和Sadak困在轮回之中的。」浅野零思考着「能让Sadak都撑不下去的话,这个轮回也快要因为我们的打乱而崩溃了,一旦崩溃,大家都得死。」

「不过我有办法让你们脱离这个轮回的控制,这是唯一的,也是最后的机会。」忧郁者看着对面的两人「你们来做选择吧。」

说完,便靠着浅野零不再出声。

 

「……如果,我们选择脱出。」拦住大和的响希眼神坚定地看着对面的人「你们又会怎么样?」

「我们?」浅野零和忧郁者对视,前者露出“果然是你啊真是天真”的意思的微笑「自然是继续被困在轮回中了,这个世界不需要两个Hero,你们走了,我们就要取代你们的身份继续下去。」

「!」久世响希有些惊讶,也有些不赞同。早就知道这孩子的个性的浅野零打断了他将要脱口而出的话。

「不用觉得对不起和内疚,轮回本来就因为我和Sadak而起,你们不过是受害者。」浅野零微笑「而我也并不觉得被困在轮回中有什么不好。」

 

只要有Sadak在身边,就无所谓。

 

「我们选择脱出。」峰津院大和突然站起身把久世响希拉了起来,这么说。

「Yamato!」响希愣了一下,咬了咬下唇,最后还是接受了这个选择「……我和Yamato的选择一样。」

 

「我来送你们去见这个世界的北极星吧。」忧郁者站起身,顺手帮身旁的浅野零拍掉身上的灰尘「有什么愿望,等那个时候再说。」

「祝你们好运。」浅野零将路西法他们召唤回来,然后带着笑意地听着自家恶魔们的吐槽。

 

目送那两人的离开,不多时,身上便浮现起要被传送的白光。

在一片纯白之中,浅野零看着忧郁者,笑着这么说。

 

「下一世再见了,Sadak。」

「下一世再见,我的辉く者。」

 

对他们来说,能够一直在一起,就是一种幸福了吧。

 

Are You Ready?

Let’s Survive.

 

END<<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