魑璃

脑洞与妄想的堆积地,脑洞大如狗,遍地都是马甲和坑

【恶魔幸存者2】和主和希大乱斗之相性100问(后50问)

阅读提示:

<<<因为拖得时间太长了所以我也不太清楚自己在写啥了,性格方面OOC肯定很厉害大家就别太多计较了

<<<前一篇地址:http://chili0315.lofter.com/post/18b796_194e48d

<<<再次提示和主和希是两对完全不同的CP,介意的一定慎入


++++ ++++


中场休息时间。

忧郁者抱着手稿暗搓搓的隐身省的被两只大和一起围攻,两只兔子倒是又凑在了一起嘀嘀咕咕。

 

“说起来浅野君那边比我这边要凶险很多啊。”听了兔子经历的兔希这么感慨了一句,换来浅野零几乎是哀怨的目光。

“岂止……”浅野零惨不忍睹捂脸,“你那边的人比我这边的靠谱多了。”当然峰津院君除外。兔子在内心补了一句。

 

一旁和Yamato交流恶魔召唤及使用心得的大和连着打了两个喷嚏。

 

“诶,但是听起来还好啊。”兔希歪头。

“启太那个中二期没毕业的小屁孩就不说了,猫控纯吾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更别提本来就很熊的大地和乔了,总结起来也就大和和罗纳德靠谱点,还有Sadak。”浅野零觉得自己的经历简直就是一部血泪患难史,走了五周目才把所有人都救齐也不容易。

“怎么没有对女生们的评价?”响希单纯的问了一句。

“啊这个啊,”零用看熊孩子的目光看着响希,“因为我是基佬啊。”

“……”响希觉得简直不能和眼前的人交流了。

 

“大家都休息好了吧。”忧郁者笑眯眯的从半空中浮现,“我们该后50问了。”

 

总觉得,后50问都不是什么好问题。响希默默地坐回大和身边,在大和眼中发现了同样的意思,于是他叹了口气,打起精神迎接后面的问题。


忧郁者:五十一:你是受还是攻?

零:我在下面

响希:=囗=为什么上来就是这种问题

忧郁者:(笑眯眯)辉く者不知道吗,后面都是这种问题啊~

响希:……

大和:……

Yamato:我当然是攻

忧郁者:另外两位不准备回答问题吗?

响希:……我是……受

大和:(冷哼)攻


忧郁者:五十二:为什么这么决定?

零:因为我比较懒啊

忧郁者:懒?

零:懒得动,躺在下面让Yamato折腾挺好的

忧郁者:噗……

Yamato:零自己说了,他比较懒,第一次做的时候干脆利落的往床上一趴说一切交给你了。不过我很喜欢他这种利落,只要不在做到一半睡过去就更好了

忧郁者:(那是因为你不在下面啊!)大和和响希呢?

响希:那个,不管从哪方面来看,我都压不了大和吧(捂脸)

大和:我的力量比较强,就这么决定的

忧郁者:(有点想吐槽响希也是有龙脉外挂的)下一题


忧郁者:五十三:对于这种状态满足吗?

零:满足,反正不用我动

Yamato:(轻笑)满足

响希:////满,满足吧

大和:(哼了一声)


忧郁者:五十四:初次是在哪里?

零:他卧室,当然也是我卧室

Yamato:JP’s总部的卧室

响希:咳……JP’s东京分部他的房间

大和:我房间

 

忧郁者:五十五:当时的感觉?

零:他准备工作做的不错,没伤到我,还算蛮舒服的就第一次经验而言

Yamato:差不多是,总算把人吃到了这种感慨

忧郁者:你也会有这种感慨啊

Yamato:(糊了万能魔法过去)

零:我俩情况比较复杂……之前经常有前戏做到一半被人打断的情况

Yamato:(黑脸)

零:总之在被打扰第N次之后,Yamato终于忍无可忍的下令休息时间不许任何人打扰,可喜可贺呢(棒读)

忧郁者:还真的蛮艰辛的,那么大和和响希的回答

响希:///一定要在大庭广众说吗,这种私事

大和:响希不想说就不说!

忧郁者:好吧,听从嘉宾的意见,下一题

 

忧郁者:五十六:当时对方的样子?

零:很温柔,大和对待我一向温柔

Yamato: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个?

忧郁者:峰津院家的独占欲爆发了,看来我也不用问大和响希那边了


忧郁者:五十七:初夜的早晨您的第一句话是?

零:大概是:“你该起床上班了顺便把我的文件也批一下,我这周都不想出任务。”

Yamato:“好的。”

忧郁者:辉く者居然能醒过来(看向Yamato的目光中带着点鄙视)

零:生物钟,没办法,Yamato一醒我瞬间就醒了,说完之后秒睡过去

Yamato:(心情很好所以不跟忧郁者计较)

响希:我的话,是大和叫我起床吃点东西,我回答好

大和:起来吃点东西再睡


忧郁者:五十八:一周做几回?

零:有兴致就做,数它做什么

Yamato:我们两个比较忙,所有有空就做

响希:唔……不记得

大和:响希还要上大学,一般是周末,没必要数次数


忧郁者:五十九:理想中一周做几回?

零:理想中他估摸着能把我按在床上一星期

Yamato:一星期过分了,怎么也会放你下床吃饭的

忧郁者:我真是对你们两个佩服的五体投地

响希:>///<三,三四次?

大和:考虑到他的身体,不过分就好


忧郁者:六十问:是怎样的H……两位峰津院别用想要杀了我一样的目光看着我好吗(微笑)

零:(望天)

响希:(盯着手里的采访稿脸红)

Yamato&大和:你可以问下一题了

忧郁者:(忧郁的叹了口气)

零:(持续望天)Sadak你别以为装个样子我就会回答你

忧郁者:那么下一题


忧郁者:六十一:自己最有感觉的是哪里?

零:最有感觉的话也只有……唔

Yamato:(迅速召唤獬豸拍在零脸上阻止他说出下面的话)这个问题不需要回答

响希:(犹豫地看了大和一眼)

大和:(冷漠不语)

忧郁者:我就知道后50问障碍重重

零:(抱住獬豸翻了个白眼)我爱莫能助


忧郁者:六十二:对方最有感觉的是哪里?

零:(迅速把獬豸拍回Yamato脸上)他最敏感的地方是锁骨!

Yamato:啧(无奈的把獬豸收回终端)

响希:(又犹豫地看了大和一眼)

大和:(权当什么都没听到)

忧郁者:果然还是辉く者最配合


忧郁者:六十三:用一句话来形容H时的对方.?

零:挺温柔的

Yamato:他很配合

响希:///比平时温和

大和:(顿了一下)……很好看


忧郁者:六十四:对于做爱是喜欢还是讨厌?

零:不喜欢谁和他做,这是什么奇葩的问题

响希:(有些害羞的附和点头)

忧郁者:我也不知道这是谁出的问卷(无辜脸)


忧郁者:六十五:一般是什么体位?

零:……对我们来说大概没有“一般体位”这个说法

Yamato:按照零的思考回路大概是“Yamato总能找到各种花样来折腾我”

零:(瞪眼)

忧郁者:(无视那边两个抽手机的举动)响希这边呢?

响希:就是……正常的啊

大和:(瞥了忧郁者一眼)正常体位

忧郁者:(不怕死)正常体位又是个什么体位呢?

大和:(干脆利落的召唤巴尔)

忧郁者:好吧下一题


忧郁者:六十六:想尝试什么样的做法?

零:(咬牙切齿)不好意思我什么都不想尝试

Yamato:(纵容的笑)嗯都听你的

响希:正,正常的就可以了!

大和:我没有让他被围观的爱好


忧郁者:六十七:洗澡是在前还是後?

零:前后都有

Yamato:前后都要,零有轻微的洁癖

响希:前后都有

大和:恩,响希也有洁癖

忧郁者:很难得呢,两位辉く者终于有重合的地方了

零:(嗤笑)真的完全重合就糟糕了

响希:(茫然脸)


忧郁者:六十八:做的时候两人有做过约定吗?

零:没,偶尔会让他别太过分因为我第二天要出任务,不过Yamato也没遵守过几次就是了

Yamato:(笑出小虎牙)

响希:没有……吧?(探寻的望向大和)

大和:并没有


忧郁者:六十九:有和对方以外的人做过吗?

零:(望天)怎么可能

Yamato:没有

响希:我们还都没有成年吧////

大和:没有


忧郁者:七十问:关于「如果不能得到心,光是身体也行」的想法赞成还是反对?

零:(眼疾手快的召唤出稲叶兔拍在Yamato脸上)他赞成!

响希/大和:(一起用惊讶的目光看着Yamato)

Yamato:(扒开恶魔)我什么时候赞成了?!

零:(望天)我选择Sadak的时候

忧郁者:(……膝盖有点痛)

Yamato:(冷笑)那倒真是赞同的

零:所以我拯救世界了呢,某种意义上而言

响希:浅野君你真的是……(没好意思把厚脸皮说出来)

忧郁者:响希这边的回答呢?

响希:肯定是反对

大和:反对(冰冷的视线一直盯着忧郁者)

忧郁者:(饶有兴致的轻笑)下一题


忧郁者:七十一:对方被坏人强上了,怎么办?

零:那个人很大程度上会是个人才,不过说实在话,能近Yamato身的人真的不多

Yamato:不怕被零的万能魔法还有全恶魔轮着打的话,大可以试试

响希:我有点难以想象(艰难的)大和是个戒备心很强的人,所以我也不认为有人能轻易近他的身

大和:人道毁灭(轻描淡写)


忧郁者:七十二:H前和後,哪个更觉得害羞?

零:有什么可害羞的?

Yamato:这问题问来废话的?

忧郁者:(扶额)我也没打算问你们两个

响希:(脸红)都会

大和:废话问题


忧郁者:七十三:朋友说「只有今晚,因为太寂寞了」并要求做.怎么办?

零:(思考)

忧郁者:辉く者在想什么?

零:我想了一圈,大概没有哪个朋友会对我做出这种奇葩的请求

Yamato:(嗤笑)我这边的人就更不会了

响希:回绝,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大和:我是没有朋友的(意有所指的笑)

响希:(无奈笑)


忧郁者:七十四:觉得自己的技术好吗?

零:这种问题别问我

Yamato:零应该觉得还不错

零:反正我是有享受到

响希:……我大概,完全没有那种东西吧(捂脸)

大和:(皱眉)不清楚,没有对比对象

忧郁者:哦?峰津院你还想有对比对象?

大和:(抽手机)

忧郁者:(举手投降)下一题

 

忧郁者:七十五:那么觉得对方技术如何呢?

零:我回答过了,还不错

Yamato:骑乘的技术不错

零:那还真是多谢夸奖

响希:挺,挺好的

大和:响希没有过这方面的经验

忧郁者:哦,所以是说辉く者技术不行?

大和:关你什么事,怪物


忧郁者:七十六:做的时候希望对方说什么?

零:这是最后一次,不过基本上不可能

Yamato:(挑眉)你确定你想听?

忧郁者:不,一点都不

响希:和浅野君差不多吧

大和:他基本上说不出来什么完整的句子

忧郁者:(惊吓)峰津院你变开放了啊

大和:(冷淡闭嘴)


忧郁者:七十七:做时最喜欢看到对方的什么表情?

零:不说了他一定想看我哭

Yamato:看他哭

响希:(无奈)其实我很少能集中注意看大和的表情

大和:看他哭

忧郁者:这方面来看两位峰津院倒是挺一致的


忧郁者:七十八:觉得和所爱的人以外的人做也可以吗?

零:当然不可以

Yamato:不行

响希:不可以

大和:不行


忧郁者:七十九:对SM有兴趣吗?

零:没有兴趣!

Yamato:我对弄痛他没有什么兴趣

响希:呃……SM是什么?

零/Yamato:(一起用看好孩子的眼光看着响希,又一起用谴责的目光看着大和)

大和:(皱眉)没兴趣


忧郁者:八十问:突然对方变得不寻求身体需要了,怎么办?

零:想想也不可能,除非北极星干了点什么

忧郁者:辉く者还真是什么都往BOSS身上想啊

零:这样我就有理由去揍它了啊

(远在天之座的北极星:阿嚏——!)

忧郁者:(一边笑一边扶额)

Yamato:看看他是不是病了,然后去问菅野

忧郁者:菅野史在你们这里到底相当于怎样的存在啊

零/Yamato:(异口同声)科学怪人

忧郁者:响希这边呢?

响希:大和也不是那种……唔,整天都想着上床的人啊,他工作很多的,我们在一起多数时候都是盖棉被纯聊天

忧郁者:中间省略的词是精虫上脑吗?

大和:(瞬间召唤出巴尔砸了忧郁者一脑袋)闭嘴

忧郁者:啊啊恼羞成怒了(笑眯眯)

大和:(懒得理他)基本上像响希说的一样


忧郁者:八十一:对强(哔——)有何感想?

零:这种人应该直接人道毁灭

Yamato:这是犯罪吧,送去监狱

响希:不可饶恕

大和:弱者才会思考的东西,直接杀了吧


忧郁者:八十二:做的时候最棘手的是什么?

零:(摊手)之前有说,被各种打断

Yamato:(黑着脸)

响希:(愣了一下)估计是,被他的手下打断吧

大和:(一样黑着脸)

忧郁者:(乐不可支的坐在一边)


忧郁者:八十三:目前为止觉得最惊险的做的地点是哪裏?

零:坐在大鹏上面飞在空中,当时在想万一掉下去怎么办

Yamato:你的恶魔还没这么没用

(大鹏拍着零的手机屏幕一脸控诉)

响希:他的办公室,总有人进出所以……

大和:下次我会支开他们的


忧郁者:八十四:受方有主动要求过吗?

零:当然有,我是个正常的有生理需求的男人

Yamato:(轻笑)有

响希:(一脸为难的看着大和)

大和:姑且算是有吧

响希:(脸红低头)

 

忧郁者:八十五:那时攻方的表情是?

零:我又不是第一次诱惑他他需要有什么别的表情?

Yamato:自然是从善如流

响希:我没敢看他

大和:关你什么事

忧郁者:这个回答真是万用啊一点都不配合的峰津院

大和:(冷声)想打架?

忧郁者:(在嘴上画了个叉叉)

 

忧郁者:八十六:攻方有过强迫的行为吗?

零:没有,就武力值来说,他打不过我

Yamato:(无奈)你可是全部恶魔再契约的Hero

响希:没有,大和对我很温柔

大和:没有


忧郁者:八十八:有理想中的「做爱的对象」吗?

零:没有,哪个正常19岁高中生就有理想做爱对象了啊

Yamato:志岛说你性冷淡还真没说错

响希:没有

大和:(闭眼)无聊的问题


忧郁者:八十九:对方符合理想吗?

零:想说不符合也不可能了吧

Yamato:某种程度上来说完全符合

响希:其实我没想过会……和男性在一起

大和:(握住响希的手)我也没想过

响希:(轻轻一笑反握回去)

零:啊啦,又被秀了一脸恩爱呢Yamato

Yamato:你想直接在这里上演18X?

零:(笑)那还是算了


忧郁者:九十问:做的时候使用道具吗?

零:(挑眉)

忧郁者:别这么看着我,我也不知道什么是道具

零:正常的润滑剂肯定要用吧,至于不正常的……(看着Yamato笑)

Yamato:(轻笑不语)

响希:道具?(一脸好奇)

大和:润滑剂(把响希看着零的脸掰回来)


忧郁者:九十一:你的「初次」是几岁?

零:十八啊,刚拯救完世界就被吃干抹净

Yamato:十七,用不用提醒你我比你小,My Hero

响希:十八,这么想来其实我和大和也都是没成年就……(扶额)

大和:十七,计较这些做什么


忧郁者:九十三:最喜欢被亲吻哪里?

零:太色情的回答我怕吓到响希,就嘴唇好了

Yamato:一样

响希:眼睛,浅野君你……(再次好奇的看)

大和:唇(再次把响希的头扭回来)


忧郁者:九十四:最喜欢亲吻哪里?

零:照着上面的填吧,不然我的回答估计要消音

Yamato:和上面的回答一样

响希:大和的额头

大和:他的眼睛


忧郁者:九十五:做爱中对方做什么最高兴?

零:他不做了我最高兴

Yamato:(挑眉)哭着说不要了的时候我最高兴

零:(横了Yamato一眼)

响希:(不太好意思的抿唇)

大和:响希不想说就不说,过题

忧郁者:之前那么配合不要突然就开始耍大牌啊

大和:你有意见?

忧郁者:好吧下一题(当然有意见!)


忧郁者:九十六:做的时候会想什么?

零:做爱是用来放松的想什么想,不过偶尔会想明天爬不爬的起来出任务

Yamato:想他就够了

响希:什么都想不到

大和:他毕业之前偶尔会想是让他留下来还是送他回学校


忧郁者:九十七:一个晚上做几次?

零:反正没超过三次

Yamato:做多了会精尽人亡这是常识

响希:一次到两次吧,大和很体谅我

大和:和响希说的一样


忧郁者:九十八:衣服是自己脱还是被脱?

零:我犯懒的时候会让他脱

Yamato:玩情趣的时候会让他脱

响希:都有

大和:自己脱


忧郁者:九十九:对你来说H是什么?

零:放松和娱乐的一种方式(淡定脸)

Yamato:和零一样(说着笑了起来)

响希:表达爱……的一种方式吧///

大和:只能和他做的东西

忧郁者:满口的槽点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吐简直忧郁


忧郁者:一百问:请对对方说一句话吧?

零:终于完了?Yamato回去一起逛夜市吃小吃去吧

Yamato:好

响希:无论发生什么,我想我会努力和你站在一起

大和:……好

忧郁者:这种风格完全不一样的结束语真的大丈夫?!!

零:不然呢?坐了这么久还真够累的(站起身伸懒腰)

响希:(拉着大和冲零和Yamato礼貌的微笑)我们也该告别了

零:有机会找你们去玩(拉着Yamato走向左边的门)

响希:恩,那么忧郁者也再见(拉着大和走向右边的门)

 

忧郁者看着两边的人马消失在门背后,整理着手边的稿子笑了起来。

“不论是哪一个辉く者都是很幸福的样子啊,真好。”


END<<

评论(6)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