魑璃

脑洞与妄想的堆积地,脑洞大如狗,遍地都是马甲和坑

【恶魔幸存者2】Memory(6.10局长生贺,和希&忧→希)

阅读提示:

<<<局长生贺,虽然TV里你情商和智商都成问题告白技能点还点错了,但是……【已死

<<<实际上是和希&忧→希

<<<BUG百出的复原线,忧他为什么没死这是个BUG请尽情的无视。反正TV都能神展开成这样了我也不怕被打脸

<<<很OOC,OOC,OOC←重要所以说三遍

<<<以上能接受请自由的……

 

++++ ++++

 

如果没有做出选择的话,世界将会被无所吞噬。

那么,你的选择是什么呢?

响希?

 

+

 

世界被复原了。

一切都被还原到那个地铁站,没有恶魔,没有审判,没有末日。

 

「响希?在发什么呆?我们该上车了!」青梅竹马的好友大地一如既往的笑闹着把自己推上了地铁,余光中能看到不远处一个浅褐色短发的女孩子收起了手头的复习资料也准备上车。

「大地……」

「怎么了?」好友疑惑地看了过来。

「不,没什么。站稳了小心摔倒。」他笑着回应。

「哈哈哈我拽着你呢要摔咱俩一起摔。」于是好友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

 

翻开手机,不再有名为Nicaea的死颜动画网站。

是啊,一切都被复原了,不再有末日的世界,又何必需要这种召唤恶魔战斗的东西呢?

 

有那些记忆的,只有他。

 

一头栽倒在自己的床上,明明只是七天没有回来,家里的一切都变得这么陌生。看着父母的笑脸,那是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下意识的翻开了手机,手指不自觉的移动到一个文件夹上,点开。

 

屏幕上是一个模糊的背影,长长的制服下摆被硝烟掀起,银白的发燎焦了一块,那人似乎并不知道自己在拍他,只是挡在自己身前。

 

「……Yamato……」

 

记忆中最后和他的对话,是那人难得的带着一点无奈的笑容,眼神褪去了以往的锋利和冷淡,带上了一点很难注意到的温度。

 

『如果这是你的选择的话,Hibiki……』

 

对的,这是我的选择。

没有了末日的世界,人们不需要面对生与死的选择,没有四处流窜的恶魔和必要的战斗……

也没有人再能威胁到你,Yamato。

 

但是……

 

「很寂寞吗?」谁的声音在窗口响起,响希惊诧地坐起身来,看到了漂浮在半空中对自己笑得一如既往温柔的家伙。

「Sadak?!」Sadak他不是……

「恩,我也被复原了唷,但是,」白发的男人做出一个苦恼的表情「记忆没有被复原,真忧郁呢。」

 

忧郁者用往常的姿态从窗台飘了进来,甚至自来熟的拿起桌子上母亲给自己倒的牛奶。

「没有咖啡好喝呢。」

「这里没有咖啡将就着吧……」下意识的回了他一句,却看到男人放下杯子,以一种很出神的模样喃喃自语着。

 

「还能见到响希,真好。」

 

+

 

因为一切被复原的太过平常,响希甚至萌生出过一种“该不会那七天只是我在做梦吧”的错觉。

不过Sadak这家伙倒是经常时不时的神出鬼没一下,好在现在能看到他的只有有灵力的人,不然走在大街上估计会被他吓死。

 

那一阵子他跑去大阪和名古屋,曾远远地看到过曾经的战友们。

绯那子私底下开设了一个舞蹈班,启太还是一副臭屁的模样在上高中。

罗纳德没有被JP’s招揽,当刑警当得意气风发,亚衣梨和纯吾在一起收留了一大群猫咪。

柳谷小姐带着她的孩子经常出门遛弯,乔桑也和女友幸福的在一起。

 

大地不知道怎么认识了新田,他们三个常常一起出门玩闹。

 

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只除了一个人。

 

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着,响希觉得有点好笑。

那个人不需要自己的关心,身为JP’s的首领,峰津院家的继承人,没有了末世的威胁他应该会过的比以前更好才对。

 

“嘀嗒……”

淅淅沥沥的雨声逐渐响起,响希看着冒雨四处寻找遮蔽物的路人,有些恍惚地抬眼。

 

「下雨了啊……」

得去找个地方避避雨。

这个念头刚刚升起,头上就多了一把雨伞,转头看过去,是Sadak。

 

「小心生病唷。」Sadak站在雨中,把伞完全地笼罩在了自己头顶。

「你不也一样?」拿过伞把想要把Sadak拉过来,后者却笑着摇了摇头。

 

也对,他可是死兆星,一颗星星生病那也太搞笑了。

 

「Hibiki在想些什么?」一边毫不在意地在自己身边飘着,Sadak这么问。

「没有特别的去想些什么。」响希摇了摇头。

 

雨越下越大,雨点打在伞面上发出砰砰的声响。响希抬头看了看,看到不远处一家小店。

和周围装修的五颜六色的店面不一样,那家店很朴素地刷着淡蓝色的墙漆,黑铁做成了一个单词当做招牌挂在屋檐下。

 

Memory。

 

记忆……吗?

 

「Sadak我去避避雨,不用跟过来了。」把伞还给Sadak,响希冒着大雨跑进了那家小店。

忧郁者看着手中天空蓝的雨伞,摇了摇头把伞收起,缓缓地跟上了响希的背影。

 

推开门,一股很陈旧的气息扑面而来。

屋子不大,横七竖八的摆着好几个柜子和架子,静下心仔细看去响希发现柜子和架子里摆放着一些很久远的东西。

玻璃的弹珠,木质的已经有些裂开的弹弓,塑料的跳棋棋子。

 

响希有些明白为什么这家店名叫Memory。

 

一个不留神撞上了一个矮柜,柜子倾倒发出一声哗啦的声响,有一个白白的东西掉了出来。

 

下意识的把那东西捡了起来,软软的触感像是一只布偶,响希身后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

「孩子,怎么这么不小心,伤到哪里没有?」

 

转过头看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响希连忙摆手,蹲下身把矮柜扶起来。

 

「婆婆,我没事,真是抱歉……」

「没关系,这边东西摆得很乱,不是你的错。」老婆婆笑着拍了拍响希的背「真是个有礼貌的好孩子。」

 

响希脸上有点泛红,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把注意力转移到手上巴掌大的布偶上面。

 

那是一只白色的兔子布偶,眼珠却不是小孩子经常听到的童话那样是红色,而是如同大海一般的蓝色。那似乎是什么宝石,切面极漂亮,在暗沉的空间中闪闪发光。

手下的触感有点不对,响希把布偶翻过来,惊讶的看到兔子背后一条长长的开裂,依稀能看到里面的棉花。

 

「抱歉,我好像把它弄坏了。」响希连忙道歉。

「不,不是你的错孩子。」老婆婆看到那个布偶,轻轻一笑「那是许愿布偶,很久以前的东西了。布偶做好的时候后面就没有缝好,送礼的人把许下的愿望写在纸条或者布条上塞进布偶里面,再亲手缝好送给别人。我们那个年代啊,都是当成生日礼物互相赠送的……」

 

老婆婆开始絮絮叨叨地说了起来,响希却有些出神。

 

生日礼物……吗?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明天就是大和的生日了吧。

 

虽然已经下定决心不再和大和有任何交集,但是只是送个匿名的生日礼物,应该……

 

「孩子你有想要送礼物的人吗?」老婆婆的声音唤回响希的神智。

「……有,一个。」

「看在你和这小家伙这么有缘分,」婆婆带着笑意地看了一眼响希的兔耳兜帽「这个小兔子就送给你了,那个人收到礼物应该也会很开心吧。」

「婆婆?这太……」响希有点无措。

「就当是婆婆送你的,好久没见到你这么认真的好孩子了,听老太婆我唠叨这么久也没有感到厌烦。」老婆婆挥手打断了响希接下来的话,颤颤巍巍地从柜台的抽屉里抽出纸条和笔「来,许个愿望吧。」

 

愿望?

 

响希握着笔思考良久,然后认真地一比一划地写下了什么。

将纸条折好塞进兔子布偶里面,老婆婆又教了响希怎么把它缝好,指间被针刺了几下,在白白的兔子布偶背后留下了一点并不明显的血迹。

 

「孩子啊,也叫你那个朋友进来吧?外面下着这么大的雨。」帮响希包装好,老婆婆不经意地这么说。

 

响希愣了一下,朋友?

推开大门,看到了坐在台阶上浑身已经湿透的Sadak。

 

「Sadak?怎么还在这淋雨?」响希伸出手把人拉起来。

「在等Hibiki唷。」Sadak歪着头笑得一脸无辜。

 

「来,孩子,拿好了。」老婆婆把用天蓝色和白色条纹的纸张包装好的礼物递给响希,又嗔怪地看了一眼忧郁者「你这孩子,在外面淋了这么久,怎么就不知道进来避避雨,我去给你拿毛巾。」

 

响希有些惊讶,按理说,一般人是看不到Sadak的存在的。

 

「谢谢您。」Sadak认真地道谢,看到一旁响希惊诧的神色,他伸手揉了揉那头软软的黑发「老婆婆出身不简单,看她身上清澈凛冽的灵气,年轻时应该是做巫女一类的职业。」

「Sadak……」

「恩?怎么了?」

「不,没什么。」响希摇了摇头。Sadak和大和一向不对盘,还是不要勉强他了。

「这个,可以交给我吗?」似乎看穿了响希在想什么,Sadak伸手指了指响希怀里包装好的礼物盒「是送给大和的生日礼物吧,我来帮你送。」

「Sadak?」

「Hibiki的愿望,我都会帮你实现。」

「抱歉……」

「不用对我说抱歉。」Sadak笑了笑,接过礼物盒就径自消失了。

 

「那个孩子呢?」拿着毛巾出来的老人有些疑惑。

「他有些事情,就先走了。婆婆今天谢谢您。」响希鞠了一躬。

「你这孩子,这么礼貌干什么。」婆婆佯装生气地拍了一下响希的后背「再客气婆婆就生气了。」

「抱歉。」响希连忙道歉,然后在老人爽朗的笑声中释然的笑了。

 

+

 

「前面怎么这么吵闹。」听着手下报告的峰津院大和皱了皱眉,看着远处吵闹的警卫。

「局长!」警卫之一拿着什么东西走了过来,看到峰津院大和连忙立正行礼,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却被大和叫住。

「等等,你手里拿的,是什么。」莫名地出声将人叫住,峰津院大和拧着眉看着警卫手中淡蓝色的盒状物。

「啊……这个……」警卫有些吞吞吐吐,在看到峰津院大和不快的神色的时候连忙说出实话「刚才莫名其妙出现在您的门口,我们怕是有威胁的东西……」

 

话还没说完,就看峰津院大和大步走过来一把拿过那个盒状物。

蓝白双色的条纹,映在眼中有一种奇怪的熟悉感。

 

不顾手下的劝阻,峰津院大和把包装盒拆开,然后莫名的从里面临出一只巴掌大的兔子布偶。

 

「噗……」一旁的迫真琴捂住嘴阻止自己笑出声来,冷硬的局长和可爱的兔子布偶的对视真是……莫名喜感。

 

大和皱了皱眉,把礼物盒随手丢到一边,只拎着兔子布偶想看出里面有什么玄机,一张纸条从被丢开的盒子里飘了出来。

迫真琴捡起纸条,看到上面俊秀的字体只写了四个字:“生日快乐”。

 

「啊!」想想也确实是,明天就是局长的生日了,迫真琴有些疑惑。究竟是谁会知道局长的生日还送了这么一个不搭调的礼物过来?

 

大和也看到了那张纸条,在他眼中生日和其他节日一样都是可有可无的东西,哼了一声之后便想把兔子布偶丢开,恰巧路过的菅野史却有些疑惑地「咦」了一声。

 

「史,怎么了吗?」难道这布偶真的有问题?迫真琴的神经都紧绷起来。

「不,我只是难得看到这种东西。」菅野史耸了耸肩。

「是什么。」峰津院大和不由自主地问出声。

「……」似乎有些惊讶大和竟然会好奇这种事情,惊诧的表情只在菅野史脸上停留了一秒「是许愿布偶,很久以前流行的玩意儿了。」

「许愿布偶?」迫真琴疑惑地重复。

「恩,将许下的愿望写在纸条或者布条上塞到布偶里面,再亲手缝起来,寓意这个愿望会一直陪着被送礼物的人。」菅野史百无聊赖地解释「小孩子才会相信的东西,不过这布偶做工还真精致,那对眼睛是蓝宝石吧。用这么大的蓝宝石当眼珠还真是浪费。」

 

听完了菅野史的解释之后大和就毫不犹豫地把兔子布偶翻了个面,果然在后面看到了歪歪扭扭地缝痕和很浅的血迹。

一向冷静理智的JP’s局长大脑空白了两秒,然后直接把缝痕撕开取出里面的纸条。

 

有些泛黄的纸张上面只写了四个字,一笔一划地,能够想象主人是多么认真的在写。

 

久世响希。

 

『为什么选择他!』

『因为他是久世响希。』

『世是世界的世,希是希望的希。』

 

谁的声音在脑中响起。

 

太阳穴开始忒忒作疼。

 

脑海中走马观花般地掠过一些破碎而模糊的场景,定格在最后的,是清俊的少年坚定的眼神和温暖的笑容。

 

「Hi……」

「Hibiki……」

「Kuze Hibiki。」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峰津院大和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身上布满了充满硝烟的血腥气息。

 

久世响希。

愿世界的希望一直在你身边吗?

 

「局长!」迫真琴看着峰津院大和将兔子布偶放在自己掌心之后转身就走,有些焦虑地出声「请问您要去哪?」

银发的少年转过头来,那双平日冰冷的紫晶一般的眸子里是满满的占有欲。

 

「去把被放养到离家出走的兔子,抓回来。」

 

END<<

评论(2)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