魑璃

脑洞与妄想的堆积地,脑洞大如狗,遍地都是马甲和坑

【恶魔幸存者2】Mirror(主希妄想)

阅读提示:

<<<DS2游戏主人公xTV久世响希的妄想

<<<因为有名字需要,主人公设定名为浅野零,无意义,单纯觉得好听(其实重点在ZERO上,既不存在的含义)

<<<主人公走了大和线已经创立新世界,和兔希有年龄差,性格差距相当大。兔希最后选择的是忧线创世,坐等被TV打脸

<<<主人公与游戏大和为挚友关系,非恋人

<<<以上能接受请自由的……

 

++++ ++++

 

——你试着想过,会在世界上见到另一个自己吗?

 

一切的起因是那面镜子。

浅野零把玩着手中巴掌大的铜镜,那是他出任务的时候无意中带回来的东西,却在里面看到了非常有意思的情景。

 

「你对着镜子已经笑了一下午了。」挚友峰津院大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潜台词恐怕是“感觉你病得不轻”之类的。

穿着JP’s黑制服的浅野悠然自得的晃着腿,一脸揶揄「说放我一天假的是你啊,Yamato。」

「……」并没有理会这份揶揄,峰津院大和将手头的最后一份文件解决,抬头看向坐在阳台边上的青年「那镜子有什么问题么?」

「是照妖镜吧。」浅野随口回答。

 

想也知道那货在胡诌的局长非常想把巴尔召唤出来按住这只每天都在矿工摸鱼的兔子揍一顿,不过鉴于对方的左手路西法右手艾丽丝的状态,JP’s的首领大人还是收回了这份念头。

——让别人知道代表着世界最高的知惠力量的HERO是这个德性,不知道有多少手下会幻灭。

 

「如果很闲的话,可以出门出个任务,或者出门出个任务。」峰津院大和一边喝着浅野泡好的茶一边这么提议。

「暂时,有点很有趣的事情要做。」浅野零回以一个狡黠的笑容「我会乖乖在总部呆着的。」

峰津院大和不置可否,反正这只兔子疯起来谁都不敢制止,随他去。

 

「嘛……这真的是照妖镜啊,真可惜Yamato不信。」溜达出门的浅野零看着手中的铜镜,这可是一面,能够照出一只有着可爱的皮毛白白的兔子的照妖镜呢。

 

++++ ++++

 

「响希……」

「响希——!!!」大地怒吼的声音直接把久世响希吓的差点没蹦了起来。他揉了揉眼睛,有些茫然的看着青梅竹马「大地……?怎么了吗?」

「你还问我怎么了!」志岛大地皱着眉「你在会议上睡着了耶!开会的时候!峰津院大和看你的眼神有够奇怪的,昨晚没睡好?」

「开……开会?」愣了一秒之后,终于开始运转的脑袋这才想起他们是在开会讨论如何干掉廉贞星。他居然在会议上睡着了?

「响希君,你的脸色好差。」一旁的新田有些担忧的开口「真的没关系么?一开始我们都有叫你,但是你完全没反应,睡得好沉。」

「没什么……抱歉。」响希下意识摇了摇头,手指摸向兜里的铜镜。

「真是的,要是累的话就再去休息一会儿吧。」志岛大地看着好友惨淡的脸色也有点心疼「反正迫小姐说了,离真正作战还有一段时间。」

「……恩。」Alcor还在房间,不能回去「大地……借一下你的房间。」

「啊?」大地愣了一下才想起来那只Septentrion还在好友的房间里,于是毫无异议的答应了「快去吧!」

 

头昏脑涨地栽在床上,响希取出铜镜,看着斑驳昏花的镜面。

昨晚的……是幻觉吗?

 

「响希?」镜面泛起一阵雾气,随即熟悉的容颜出现在那边——那是自己每天早上起床照镜子都能看到的容颜,属于自己的容颜。

「啊……浅野。」是,是真的?

「都说了叫我零啊~」对面的人略有些责备的这么笑着。

「抱歉……」对着自己叫别人的名字真的好奇怪。

「不用道歉。」浅野零淡淡的摇头「我大概找到了能到你那边去的方法,等我一下。」

「?!等等……浅野,零!你……」找到了过来的方法是什么意思?还没等这句话说出口,镜面再次泛起白色的雾气,这一回雾气萦绕的越来越浓厚,直到整个房间都被白雾弥漫。

响希有些不适地闭了闭眼,再睁眼时,就看到穿着黑色兔耳兜帽的青年饶有兴致地站在床边看着自己。

 

「终于见到你了呢,响希。」那人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声音这么说着。

 

久世响希,18岁,陷入了人生最大的疑惑之中。

 

++++ ++++

 

见到另一个自己,是什么样的情况呢?

总之应该不是现在这样的吧?

 

久世响希有些僵硬地坐在桌边,身旁正在看着自己泡咖啡的人有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但是眼神却锐利很多。

「这是第一次这么正式的见面呢,响希。」浅野零笑着揉了揉身边僵住的兔子的头发,手指却穿了过去,毕竟,他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浅野歪头看着眼前的响希,和自己想的一样,是一只可爱的白兔子。

「零,你……不觉得很奇怪?」响希尴尬的开口,他们长得完全一样,却并不是双胞胎。正确的来说,他们是一个人才对。

「有什么可奇怪的?」浅野零很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我们明明是一个人……但是,我却和你完全不同。」响希沉默了一下这么说。

「一样了才无趣啊响希。」浅野零收敛了周身的气息,露出一个纯良至极的笑容「这样的话我也会的。」

「……」完全不能相信这人会有这么纯良的样子,明明和自己是同一个人。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响希试探性的开口「零,能讲讲你那边的事情吗?」

「我这边?」浅野思考了一下「不是什么值得称赞的事情,也要听吗?」

「恩。」

 

浅野稍微组织了一下语言,将自己那七天幸存的经历缓缓讲给响希听。

和峰津院大和的相遇,和栗木罗纳德的相遇,和忧郁者的相遇。

战斗,受伤,同伴的死亡,非友非敌的死兆星。

 

以及最终的抉择。

 

「为什么……会选择大和?」响希有些无法理解,因为他的命令让那么多人死去……

「Yamato?大概,是因为有趣吧。」浅野的笑容变得有些公式化,但是眼神却是怀念的「按照Yamato的说法就是我被他洗脑了,染黑了。不过我确实觉得有趣。仅此而已。」

「有趣……」响希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人,褪去了一切温和的表象,笑着的青年就像是一只黑兔子,有着锋利的爪子和牙齿,随时可以进攻。

 

浅野看着瞪着自己的响希,就算知道碰不到这个人也忍不住的去揉他的头发捏他的脸。

在那七天的末世之后,他有多久没有见到过这么清澈却坚强的眼神了?

 

所以响希,按照你的想法来做吧,我也想看看,这个世界凭借你的选择,会变成什么样子。

 

++++ ++++

 

「你跟在我身边真的不要紧吗?」响希轻声问着身侧。

「没关系哦,别人看不到我的~」浅野倒是很自然的跟着响希乱走。

 

「响希。」冷硬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响希和浅野一起回头,看到了站在走廊上的峰津院大和。

「和Yamato长得还真是一模一样,不过Yamato的表情比他自然多了。」浅野小声这么吐槽「十七岁的少年你长得和二十一岁的Yamato一样,苍老的这么快真的大丈夫吗?」

「噗……」听到了浅野吐槽的响希努力憋出才没有让自己在大和面前笑出声来。

 

「行动快开始了怎么还有心思在这里乱逛?」大和稍稍皱起眉「哼,一点防备都没有,还不快去准备。」

「响希其实他实际上想说『身体没关系吗看你脸色这么差,在我面前没有防备没关系但是没有戒备心是很容易受伤的,要注意啊』这样。」浅野当起了同步翻译器。

响希表情从从容向纠结发展。

 

等等,零你是怎么知道他想说这些的啊!

 

「还愣着干什么?!」峰津院大和有些不满「没听到我在说什么吗?」

「他想说『赶快把这场战斗结束了快去休息脸色白的跟鬼一样,听到了就快走别让我继续对你冷言冷语。』这样。」尽职尽责的同步翻译器。

 

响希的表情彻底纠结了。

 

「你那是什么表情!哼,难道光看着我就能把廉贞星消灭了吗?」

「『脸色怎么更难看了,实在不行就去休息廉贞星我能解决』。」

 

「抱歉大和我这就去!!!」响希踩了一脚身旁在同步翻译的浅野——虽然明知道踩不到人但是还是用动作威胁他不许说了——之后撒腿就跑,留下峰津院大和一个人疑惑的看着他的飞奔而去的背影,思考自己是不是哪里说得太过了。

 

一直跑到一个角落响希才停了下来,然后就看和自己有着相同容貌的青年一边哈哈大笑一边捶着旁边的墙壁。

「零?」

「不,不关你的事……哈哈哈哈哈哈!!你这个世界的Yamato真是太搞笑了,有录音器我一定要把他的话录下来回去放给Yamato听哈哈哈哈!」浅野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他抹了抹脸,依旧是一副乐不可支的模样「真是笑死我了。」

「大和……和你那边的大和,不一样吗?」响希有些好奇的询问。

「差远了,Yamato那家伙才不会对我板着一张脸活似个面瘫,而且也不会这么口是心非。」浅野语重心长「和这个傲娇Yamato相处真是辛苦你了,我终于了解你为什么不选择这个世界的Yamato了。」

「啊?」

 

走在走廊上的峰津院大和,和另一个世界正在看文件的峰津院大和,同时打了两个大喷嚏。

 

++++ ++++

 

时间过得很快,一天天的幸存期过去,浅野依然时不时的通过镜子和响希对话,甚至跑到他的世界去,按照自己的说法就是“观光旅游”,闹得响希哭笑不得。

 

Yamato已经问过他好几次这面镜子是干什么用的了,但是他却看不到对面世界的景象,不论自己怎么折腾都一样。于是浅野也就放下了让Yamato也过去玩玩的想法。

而越是相处,浅野觉得自己就越是喜欢这只白色的兔子。

 

勇敢,坚定。

最主要的是,他身上一直没有被悲惨的生活磨灭下去的那一份天真。

也许Yamato确实不喜欢这种天真,但是他喜欢。

那是,他永远也找不回来的东西。

 

「Yamato我觉得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人。」和挚友一起批公文的时候,浅野突然这么开口。

「恩。」峰津院大和头也不抬的回了他一句「谁那么悲惨?」

「是我自己哦~」浅野零笑着这么说「Narcissism这个词多适合我~」

「是挺适合你的。」大和一边摇着头一边丢过一沓文件给他「在你研究好自己有多自恋之前,先把文件批了。」

「嗨~嗨~Yamato还真是不通人情。」似真似假的抱怨。

「想做什么就去做吧,你可是浅野零啊。」峰津院大和突然抬起头这么说,神情一如当年对战北极星的认真。

 

浅野有些发愣,最后却笑了起来。

果然,这个世界上唯一能理解他的人,只有峰津院大和。

 

++++ ++++

 

好累,眼皮沉重,睁不开眼。

和他对战的大和呢?他怎么样了?

 

但是,连站起身来的力气都没有了,连Alcor在耳边说了什么都听不清楚。

 

「……希……」

什么?

「……响希……」

谁?

「久世响希。」

 

「呜——」疲惫的睁开眼,响希意外的看到眼前穿着黑色兔耳帽衫的青年,他身边,Alcor有些意外却戒备的看着那人。

 

「你是……辉く者……?」忧郁者有些意外的看了看浅野零,又看了看久世响希。

「恩,那个你当年也是这么叫我的。」浅野的表情有些怀念,只不过,眼前这个家伙也不是那个一心一意对自己的Sadak。

「零?你怎么?!」响希惊讶的想要爬起来,却又失控地倒了下去,身体被一个人搂进怀里,实实在在的身体的温度和触感让响希吓了一跳。

「想见你,就来了。」浅野笑着「不用惊讶,我这一回是确实存在的。」

「为什么?」下意识的去摸兜里的铜镜,却惊讶的发现镜子碎成了一堆细小的碎片。

 

「别看了,镜子已经被我打碎了。」浅野扬起一抹势在必得的笑「以后就要靠你收留我了哦,响希。」

「零……」他又怎么看不懂浅野的表情,有些手足无措。

「我是来看看,响希能够为这个世界做到哪个地步的,不要这么在意。」浅野俯下身轻轻吻了吻响希的额,轻声呢喃「如果是你的愿望,我会帮你实现。」

 

「以后请多指教。」拥有和他同样面容的青年在一片硝烟的废墟中笑得肆意张扬。

 

「我的镜中人。」

 

END<<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