魑璃

脑洞与妄想的堆积地,脑洞大如狗,遍地都是马甲和坑

【剑网三】养猫(中)丐明

郭禹阳就这么在圣墓山住了下来,期间有让栖夜分别给师兄洛君离和浩气盟的兄弟去了一封信,在得知近期君山和浩气盟都没什么大事之后他就更加心安理得起来。

陆明倒是第一次尝试被人管着的滋味,还是个比自己小了八岁的男人管着,郭禹阳像是生怕别人不知道陆明已经名花有主(?)了,整天黏在陆明身边活像个大型犬,赶也赶不走。陆明说了两次也就随他去了,毕竟两个人的年龄差来看怎么都是陆明在宠着郭禹阳。

其实郭禹阳也没有特别限制陆明什么,也就是每天三餐盯着陆明准时吃,毕竟圣墓山离中原很远,战火波及不到这里,他和陆明的生活悠闲得很。郭禹阳也有心做点什么,但是他一个糙了小十几年的汉子对家事这方面实在一窍不通,硬着头皮去做反而像是在给陆明添麻烦,而做饭就更不会了,他也就会去掉内脏烤个肉什么的,这野外生存的经验都是被逼出来的不足为奇,于是只能盯着陆明每日送上来的精致餐点郁卒不已。

 

“怎么了?”这日吃完晚餐和郭禹阳一起洗好餐具之后陆明挽着袖子皱着眉去探郭禹阳的额头,这几天郭禹阳的情绪有点不对,低落的很,陆明本身是个很敏感的人,自然察觉到了。本是以为他在想家,但是看神色又不太像。

郭禹阳一言不发的将眼前这人圈进怀里,陆明比他稍矮一点,郭禹阳低下头正好能让下颌靠在陆明肩膀上。

“我觉得我好像很没用。”低沉的声线中带着三分委屈。

“没用?”陆明不解。

“想帮你忙但是什么都帮不上。”郭禹阳把人追到手之后实在是有点患得患失,毕竟越是相处就越知道眼前这人是个多优秀的人,长得好看,性格温柔,会做饭会制药还会调香,反正就是除了武功之外像是什么都会的样子,这让郭禹阳这个只会武功的笨蛋觉得自己简直配不上这人。

陆明闻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挣开郭禹阳的怀抱转身在男人唇角亲了一口,碧蓝的眸子里盛满了笑意。“你才多大。”

就是这个让郭禹阳更加挫败,他总有一种陆明在把他当小孩子看的感觉。

 

郭禹阳越想越觉得不甘心,于是恶向胆边生伸手按住眼前人的肩膀低头不管不顾的吻了下去。

陆明倒是有些意外,不过并没有挣扎的举动,反而伸手抱住眼前的男人,唇齿交缠间默默安抚着郭禹阳的情绪。

亲了一会儿郭禹阳似乎是回过神来了,盯着眼前放大的精致容颜顿时脸涨得通红,陆明看着他觉得这男人真是可爱的不行,于是伸手弹了一下郭禹阳的额头,后者一脸哀怨的捂着头蹲了下去,陆明简直觉得如果郭禹阳头上有一对狗耳朵的话那现在一定是耷拉着。

“阿明你是不是一直在把我当小孩子看。”郭禹阳终于问出了口。

陆明愣了愣,而后叹了口气,“这几天就在纠结这个?”

郭禹阳也有点不好意思,知道自己太幼稚了一点。

“怪不得我怎么逗你你都没反应。”陆明语气中带着一点意味深长,他们现在面对面的姿势让陆明很自然的把腿卡进郭禹阳的双腿之间,看着眼前突然瞪大的黑眸他蹭了蹭男人的某个位置。

郭禹阳浑身一僵,下意识的夹紧了双腿不让陆明使坏,“阿明。”语气都哀怨了起来。

陆明板着一张脸扯了扯郭禹阳的脸颊,“你该不会不知道怎么做吧。”

“阿明。”更加哀怨了。

“噗……哈哈哈哈哈。”陆明终于忍不住笑倒在郭禹阳怀里,郭禹阳抱住笑的东倒西歪的陆明,有些开心,陆明和他在一起之后活泼了很多,虽然大部分的“活泼”都用来整自己了,但是郭禹阳依然很开心,陆明安静的时候太让人心疼了。

“不逗你了。”陆明揉了揉笑出眼泪的眼睛,又亲了亲郭禹阳的唇角,却抛下一句,“你该不会真的不行吧。”

郭禹阳瞬间黑了脸。

 

其实,倒不是真的不想要陆明,甚至说如果陆明想要自己他都无所谓,但是陆明却明确的表示过让自己在上位,大概是舍不得吧,因为太重视了。

陆明又怎么会察觉不到郭禹阳的想法,活了二十九年,郭禹阳可以说是第一个把自己放在重视的珍宝这个位置上的人,阿七和无凄这两个好友虽说也重视自己,但是那是不一样的。

 

真是个傻瓜。陆明垂下眸看着彼此交握的双手,不发一语。

 

郭禹阳在得到陆明的答复之后便登堂入室光明正大的和陆明睡在了一起,虽说这个“睡”至今都维持在很纯洁的位置,但是他已经很满足了。

晚上陪着陆明看了一会儿书之后郭禹阳就撑不住了,他本身就是个粗人,师兄也曾经想过拿书把自己改造的不那么力大无脑一点,但是最终都以失败告终。

“困了?”陆明拍了拍趴在自己腿上的郭禹阳毛茸茸的脑袋,“我去烧水,洗漱一下睡觉吧。”

“我去烧水。”郭禹阳打了个呵欠翻身起床把陆明按了回去,烧水这种事他还是会的。

 

今天难得陆明先赶郭禹阳去洗,大概阿明还想再看一会儿书吧,郭禹阳没想那么多,洗好之后用内力蒸干了头发便回到床上一把把陆明抱进怀里,又顺手将矮几上的烛台端近一点让陆明能看得更清楚,陆明却将手中的书放下了。

“阿明?”难得看陆明这么早就打算睡了。

“你先躺下吧。”郭禹阳不知道是不是烛光的缘故,陆明的脸颊有点泛红。

 

大漠的夜很冷,好在郭禹阳内力属阳性不是很在乎这点冷度,但是陆明没有内力,每天晚上睡的时候郭禹阳都能感觉到陆明手脚冰凉,甚至胸口都是冷的,要不是能感觉到那颗心还在跳动郭禹阳在第一次同床的时候甚至以为陆明已经死了,吓得他急出一脑门的汗。

郭禹阳迷迷糊糊的想着,阿明的身体真的很不好啊,也不知道以前他一个人是怎么过的。

 

这时旁边屏风后的水声中夹杂了一丝闷哼的声音,郭禹阳清醒了过来,“阿明?怎么了吗?”

“没什么。”陆明的气息有点不稳。

“真的没事?”

“放心,有点冷了而已。”说着陆明还小小的打了个喷嚏。

“水凉了就出来吧。”郭禹阳知道陆明喜欢泡热水,平时都是一直泡到水有些冷了才肯出来。

“唔……”

 

之后好像又过了很久,郭禹阳再次迷糊了起来,直到屋子里暗了下去,是陆明把蜡烛熄灭了。

“阿明,快进来别冻着。”郭禹阳掀开被子想把人裹进来,陆明好像真的被冻到了一样,整个人滑进郭禹阳怀里,郭禹阳伸手一览,只摸到了一片冰凉却滑腻的肌肤。

郭禹阳像是被雷劈了一样整个人都僵住了。

“阿……阿明,你……”郭禹阳摸了两下就知道怀里这个人什么都没穿,顿时手都不知道放在哪里好了。

陆明叹了口气,抓住郭禹阳的手往自己身后引,“你是笨蛋吗?”

被冰凉的手指抓着一直探进臀缝中,郭禹阳才回过神来,下意识的伸手一勾,换来陆明一个闷哼。陆明的后穴很轻易的吞进了郭禹阳的手指,甬道中还有些滑腻,郭禹阳低下头亲了亲陆明的唇,心里又好气又好笑,“你这几天非要泡热水泡到凉了才肯出来就是准备这个?”

“要是指望你,我还得等上几年。”陆明其实并不介意情事,也知道郭禹阳为了自己一直在压抑,不过这个刚及冠的家伙大概是被家里的长辈教的很好,一开始接吻都不怎么太会,陆明就知道估摸着润滑扩张之类的事还得自己来。

“这么饥渴啊?”郭禹阳调笑着咬住陆明的唇,把他的反驳和抗议全都吞进肚里。

 

陆明这几日的扩张做的很到位,郭禹阳轻松的探进三指,郭禹阳的手指比陆明自己的粗糙很多,指腹还有老茧,每次擦过内壁都能带起陆明一阵阵的颤抖呻吟。郭禹阳也有些急躁,胡乱咬着陆明形状姣好的锁骨,忍着想要直接捅进去的冲动寻找着陆明体内的敏感点。

“哈……”也不知道突然蹭到了哪里,陆明整个腰都软了下来,趴在郭禹阳怀里抖的不行,郭禹阳舔着陆明的耳廓,将整个耳垂含进嘴里,模糊道,“是这里啊。”

“唔……呃。”陆明感受着诡异的从身体内部弥漫到四肢的酥麻感,不满地咬在郭禹阳的胸口上,换来身下男人一口抽气。

“进来。”陆明的四肢已经回暖,温热的手指不安分地握住郭禹阳早就硬的发痛的阳具,上下撸动,指腹蹭着龟头像是在逼着他泄出来一样。

“不行。”郭禹阳忍得额头青筋暴起,空闲的左手不满地拍了下陆明的臀,啪的脆响让陆明从脸颊红到了耳后,“你会受伤。”

你真的当我这几天的扩张是白玩的吗?陆明不满地瞪了身下的男人一样,含着水光的蓝眸软的一塌糊涂。陆明索性一把抽开郭禹阳还停留在自己体内的手指,指腹擦过内壁又让他腰软了好一会儿。

“平时怎么看不出你这急性子。”郭禹阳好整以暇地看着陆明一边咬着唇边一边抬起腰,将后穴抵上自己的阳物,干脆双手往脑后一枕表示让陆明自己随便来。

“啧。”陆明又瞪了他一眼,低下头将额头抵在郭禹阳肩上,咬着牙将身体沉了下去,内部被撑开的鲜明的痛感让他大腿根都在抽搐。

郭禹阳哪敢让陆明真的自己来,连忙伸手扶住陆明的腰,哪怕已经忍的满头大汗也随着陆明的动作让他慢慢把自己的阳具吞进去。

“呃啊……哈。”陆明自己也被缓慢的动作折磨的痛苦不堪,那物毕竟不能和手指相比,陆明又是第一次,从身后蔓延开的剧痛让陆明气都喘不过来,眼前一阵发黑,直到额上温热的感觉传来他才回过神来。

郭禹阳轻轻吻着陆明的额,看他痛的脸色惨白简直想干脆把自己抽出来大喊一声我不做了。

“……”陆明似乎看出了郭禹阳的想法,轻轻摇头,眼神很坚定。

 

“真是,拿你没办法。”郭禹阳把溢出陆明眼眶的泪吮去,满心的无奈,伸手把陆明的脑袋按在自己肩上,轻声说了句,“痛就咬我。”然后一挺腰直接撞进陆明身体里。

“唔。”陆明痛的死死咬住男人的肩,直到血腥的味道弥漫进嘴里才松开口,舔了舔郭禹阳肩上的齿痕当做安慰。

一番折腾下来两人全是一身的汗,郭禹阳对肩上的咬伤不甚在意,他把黏在陆明额上沾满了汗水的金发撩开,看着那对迷人的蓝眸,“还好么?”样子仿佛是陆明说一句不好就不做了。

男人那里毕竟不是正常的接纳的地方,饶是陆明做了好几天的扩张第一次也是痛掉了半条命,郭禹阳的感觉其实也不是太好,阳具被死死的裹紧后穴中,夹的他生疼,但是真正和喜欢的人合二为一的满足感足以无视这些不舒服的地方。

陆明趴在郭禹阳肩头喘了好一会儿,微微摇头示意他自己没关系。

郭禹阳试着抽动了一下,换来陆明一声闷哼,他连忙顿住动作,陆明简直要被他气笑了。

“你当我是琉璃做的么?”陆明痛也痛了,卡在这个半上不下的状态两个人都难受,他干脆扶住郭禹阳的肩,双腿跪在郭禹阳身侧,微微使力将自己抽出一点又坐了下去,顿时两人都是一声喊。

陆明是痛的,郭禹阳是爽的。

“你真是。”郭禹阳简直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他真不想给心上人第一次就留下不好的回忆才这么小心翼翼,反而陆明放得很开,冲他喊了声闭嘴就自己动了起来。

骑乘位给被进入的人带来的压迫很大,陆明胡乱晃着腰,也不知道体内的阳物蹭到了哪里,顿时整个人缩在郭禹阳怀里只能喘气,话都说不上来。

“这里?”郭禹阳试着蹭了蹭那个位置,陆明狠狠地咬在他肩上也止不住甜腻的鼻音泄露出来。

陆明被他蹭的腰间像过了电一样,又不想自己像个女人一样媚叫,只能闭着眼咬紧了郭禹阳的肩,发出一阵阵急促又色情耳朵喘息。

郭禹阳一手揽住陆明的腰,一手想下探握住了陆明的阳具,刚刚因为被进入的剧痛而软下来的小东西又硬了起来,随着郭禹阳的动作吐着滑腻的腺液。

“啊。”陆明叫了一声又咬住郭禹阳的肩,郭禹阳知道他不想叫出来也随他去,左手不算温柔的划着陆明的腰线,右手握紧陆明的阳具上下撸动。

陆明又是痛又是爽的不知所以,本想在上位好好的折腾郭禹阳却被体内阳物蹭着敏感点弄的软了腰,最后干脆闭上眼咬着郭禹阳的唇随他去。

也不知道郭禹阳一个刚开荤的雏怎么把持得住,每每插到有了射精的冲动就停下动作忍到平静下来继续食髓知味的操弄着陆明的身体,陆明倒是被他插射了一回,弄得小腹胸口甚至脸颊上都沾着白浊的液体。

“呜……”第二次的高潮让陆明疲惫不堪,看着身下郭禹阳像个吃不饱的狼崽子一样恨恨地缩紧了后穴,换来郭禹阳一个狠顶,男人咬了咬他的下巴表示不满。

 

“你够了……啊。”要不是没内力陆明简直恨不得抽他两下来解气。

“还不够。”郭禹阳咬住眼前胸口的一颗凸起,用舌舔嘬着逗弄那里。

陆明从来不知道自己的乳头还能这么敏感,再一次的勃起已经带来了疼痛,陆明简直有些后悔给郭禹阳开了荤,干脆直接拿脑门磕上郭禹阳的额头。

“呜。”郭禹阳让他这一下闹的差点要咬了舌头,一双眼委屈地看着自己身上的人。

“你给我……差不多一点……啊……”

眼看着怀里的人要被自己欺负哭,郭禹阳理智回笼了一点,几个抽插之后把自己抽了出来,陆明只感觉大腿根一阵温热,知道男人射在了外面。这个体贴的笨蛋,陆明勾了勾唇角,半阖起眼睛,他是真的累了。

郭禹阳伸手摸了摸,察觉到陆明还硬着,于是翻身把怀里的人放在床上,自己俯下身去。

 

“禹阳……?!”陆明神智都不太清醒了,但是郭禹阳接下来的动作却吓了他一跳,下身被裹进温热的口腔里,郭禹阳怕自己不太熟练再弄痛了陆明,干脆伸出一根手指捅进早就被操软的后穴,直直地按上敏感的前列腺的位置。

激烈的快感像是电击一般,陆明扥直了脖子连喊都喊不出来,呜咽一声射了郭禹阳满嘴。

 

郭禹阳不太适应地皱着眉将口中的精液咽了下去,看着陆明昏昏沉沉的模样他莞尔一笑,大手抚了抚陆明的额,“睡吧。”

陆明连挣扎的思考都没有,就沉入了黑甜梦乡。

 

郭禹阳拽过床头的巾子将陆明身上的汗水和精水擦走,又拿被子把人裹好,这才起身,顿时被冷的一个激灵。

虽然他没射在陆明身体里,但是出了这么一身汗还是得好好洗洗,不然陆明没有内力怕是要生病。郭禹阳摸黑去厨房烧好了热水,又连人带被把陆明抱了起来向浴桶走过去。陆明累的太厉害,竟没被他的动作弄醒。

好容易把自己和陆明都洗干净了,郭禹阳先出去换了个床单和被子,这才把陆明抱回床上。

 

身体虽然疲惫,但是郭禹阳却不想睡,他抱着陆明,简直怎么看也看不够。

阿明应该是发现自己的患得患失了,才准备这些的吧。郭禹阳迷糊间这么想,阿明总是这样,温柔的要命,不过在床上倒是看到了他另外一面,有趣新鲜的很。不管阿明什么样子自己都很喜欢。

“我爱你。”他轻声说。

陆明眉目舒展了些,咕哝了些什么,又睡了过去。

 

郭禹阳听得分明,那分明是——

 

“我也爱你。”

 

 

时间过得很快,两个月后郭禹阳和陆明从阿依吐露手中接回了球球,球球还是一丁点大,不顾已经睁开了眼,左眼金色右眼蓝色,漂亮得不得了。

郭禹阳和陆明两个大男人天天围着这一只毛球转,简直要星星不给月亮,不过球球是很温驯的猫,最喜欢白天和陆明一起躺在院子里晒太阳,也不乱抓东西,饿了会咪呜咪呜的叫,萌的陆明院子里来了越来越多的人来围观。

倒是栖夜最近不知道疯去了哪里,反正郭禹阳不担心它,疯够了会自己回来。

 

这日午后,难得太阳没有那么烈,陆明抱着球球躺在院子里的躺椅上睡的昏昏沉沉。躺椅是郭禹阳做的,丐帮么,什么手艺都会一点,就是粗糙了点,陆明却不介意,还笑着打趣郭禹阳说他以后没有武功了也能养活自己。

“哪里是养活自己。”郭禹阳蹲在躺椅边上拿逗猫草逗着球球,“是养活你们。”

“咪。”球球挠着逗猫草像是附和一样奶声奶气的叫了一声。

陆明笑着挠了挠小猫的下巴,球球顿时舒服的翻起肚皮躺在陆明腿上,一脸很享受的样子。

 

这是天边传来一声嘹亮的长鸣,郭禹阳认出来了,大概是栖夜玩回来了。

“是栖夜?”见到郭禹阳的动作陆明好奇地问了一句。

“恩,总算知道回来了这没良心的东西。”郭禹阳随口抱怨了一声,就看一个黑影袭上了他的头。“哎哎小黑别闹!别挠我头发!”

“谁叫你说栖夜没良心的。”陆明笑着围观,一点劝解的意思都没有。

栖夜挠了一会儿觉得舒心了,便飞上躺椅的扶手上,黑亮的圆眼温和地看着陆明,于是陆明伸手抚了抚那身漂亮的黑羽,因为晒了太阳的缘故,锦缎般的羽毛微烫,陆明爱不释手地摸了好一会儿才放下手。

这时只听咪的一声,球球不甘示弱的窜了出来,像是要挠栖夜一般亮出了爪子。

栖夜大爷顿时飞了起来让球球挠了个空,扑扇了一会儿翅膀便俯冲下来把球球抓在了爪子里。栖夜的动作太快了,陆明和郭禹阳只觉得眼前一花,球球已经被带上了半空。

 

“小黑不要!”以为栖夜把球球当成了猎物,郭禹阳连忙冲半空中的黑隼大吼,陆明也有些着急,球球只有两个半月大,阿依吐露说了这段时间要仔细照顾不然很容易死掉。

栖夜飞了一会儿就下来了,它放开了爪子,陆明连忙把球球抱回掌心,仔细查看生怕球球受了伤。但是球球的白毛只是乱了一点,趴在陆明掌心咪呜叫了一声之后就跳了下去,动作很敏捷的窜到了栖夜旁边。

陆明和郭禹阳面面相觑,球球像是很开心一般在栖夜周围蹭来蹭去,栖夜似乎有些迟疑,但是球球咪地叫了一声之后它微微低下头,小心翼翼地用锋利的喙梳理着球球被翻乱的白毛,生怕弄痛了球球。

郭禹阳目瞪口呆,栖夜从来都跟个大爷似的,还是第一次见它这么温柔。

“球球好像很喜欢栖夜。”陆明也有些惊讶,这一猫一隼和平相处的模样他还是第一次见。

“栖夜也很喜欢球球。”郭禹阳实话实说,反正栖夜对待他这个主人从来要扇就扇要挠就挠要叨就叨。

“挺好的。”陆明微微一笑,他冲栖夜招了招手,栖夜微微歪头似乎有些不解。“球球就拜托你了。”陆明这么说。

栖夜像是听懂了,又低下头看向身边的小猫,矮下身任它蹭。

 

过了一会儿球球似乎是累了,蜷成一个团子不动了,陆明起身把它抱进怀里,这时栖夜也扑扇了一下翅膀也飞到陆明肩头。

“我去拿点吃的。”郭禹阳知道陆明藏了一大堆小鱼干,准备拿一点过来贿赂贿赂栖夜以防它真的不认自己这个主人了。待郭禹阳离开之后,栖夜咬住陆明一截头发拽了拽,又伸出右爪露出爪上的信筒。

“你要我看?这是给禹阳的信吧。”陆明有些为难。

栖夜扇了陆明一下,力道不重,仿佛在催促。

陆明怕是有什么大事,连忙取下信筒,从里面倒出一封卷好的信。

 

快速浏览过一遍之后,陆明脸色微沉,他把信卷好收回信筒,又摸了摸栖夜,“谢谢你。”

陆明有些疲惫地躺回躺椅,怔怔地看着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当晚洗漱完毕,郭禹阳把球球放回陆明特别制作的小窝,又把给栖夜搭的架子架好,正准备上床,就感觉栖夜不轻不重的叨了他一下。

“小黑怎么了。”郭禹阳打了个呵欠。

栖夜将爪子伸出来。

“浩气盟的信?”郭禹阳有些疑惑,怎么栖夜这段时间不见了竟是飞去了浩气盟么。

将信纸展开,郭禹阳一边看一边皱眉,看完之后简直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信是浩气盟一个好兄弟寄来的,洛阳大乱,听闻崔乾佑率狼牙军叛乱,浩气盟有意召集人马去刺杀崔乾佑,需要有人在外部牵制狼牙军,这次去的人马不少,浩气盟已经问过郭禹阳的师兄洛君离郭禹阳是否无恙了,很可能郭禹阳就是去牵制的其中之一。

洛阳大乱?郭禹阳思考着,安禄山已死长安已经收复,现下是要收复洛阳?刺杀崔乾佑确实是个好法子,崔乾佑虽刚愎自负又好杀成性,但是手中兵马不少,他一死,狼牙军便会成为无头苍蝇,而安庆绪一时之间也找不到好的人选来代替。

但是如果自己去洛阳,就要离开阿明……

 

“禹阳?怎么了?”见郭禹阳久久没有回来,陆明撑起身,有些不解。

“啊,没什么。”郭禹阳将手中的信揉成一团,又用内力碾成粉末这才拍拍手上了床。

“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呢。”陆明拦住郭禹阳要熄灭蜡烛的动作,伸手点了点郭禹阳的眉心,“在烦恼去不去洛阳?”

“阿明?”郭禹阳一惊,陆明是怎么看出来的?

“抱歉,看了你的信。”陆明有些歉意地笑了笑,郭禹阳连忙摇头表示不在意,“栖夜给你看的吧,小黑要是不想谁都别想从它那里拿到信。”

“不去么?”陆明翻身趴在郭禹阳胸口,看着他的眼睛这么问。

“……”郭禹阳苦笑一下,“不想去,反正少我一个不少。”

“说谎。”陆明戳了戳郭禹阳的脸颊,“其实很想去吧。”

“阿明。”郭禹阳有些急了。

“担心我么?”陆明不是很在意他的焦急,“还是怕把自己交代在那里?”

郭禹阳沉默了。

“你为什么加入浩气盟?”陆明换了个话题。

“……想帮助别人,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大概吧,小时候的想法很幼稚。”

“不幼稚哦。”陆明摇头,“很难坚定却很简单的想法,现在还是想帮助别人么?”

“想。”

“那就去洛阳吧,”陆明把郭禹阳攥紧的拳掰开,而后十指交握,“死一个崔乾佑能救天下万千百姓,为什么不去?我就在明教,这里不会被战火波及,没什么可担心的。”

“阿明。”郭禹阳难得很是惶恐,他死死抱住怀里的人,声音有些抖,“可是我害怕。”我怕万一我没有回来,留下你一个人,要怎么办。

 

陆明很寂寞,一直都很寂寞,他知道。

 

“有我在这里,你舍得不回来?”陆明却是笑了,他拍了拍郭禹阳的手臂示意他放松一些,“虽然我也很想你留下来,但是我知道你留下来一定会后悔。”

“别这么温柔,阿明。”郭禹阳闷闷地说。

“好了,反正我们还有一段相处时间呢。”陆明伸手将蜡烛熄灭,“睡吧。”

 

郭禹阳却是一夜无眠。

 

第二天他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对正在做饭的陆明说,“我打算回去。”

“想通了?”

“恩,想通了。”他从背后把人抱住,“你在这里等我呢,爬也要爬回来。”

 

栖夜很快送来了第二封信,不出所料是让他快马加鞭去洛阳支援的信,从明教这里出发到洛阳,隐元会的马车大概要送一个多月,而浩气盟约定的时间就在一个半月之后,郭禹阳不得不开始收拾包裹。

说是收拾包裹,其实也没什么可拿的,毕竟郭禹阳还要回来,也就拿了一身换洗的衣服和水壶等必用品,当时郭禹阳遭遇风龙眼被卷到映月湖的时候包裹早就不知道散落到哪里去了,于是陆明干脆拿了自己的衣服。

“反正咱俩身形相差不大,你应该能穿。”

“等我回来。”

“好。”

 

目送郭禹阳上了隐元会的马车,陆明抱起还恋恋不舍的蹭着栖夜的球球,他将准备好的小鱼干塞给栖夜,摸着那一身漂亮的羽毛,“去吧,保护好禹阳。”

栖夜叫了一声,展翅飞走。

 

郭禹阳走后陆明断断续续的接到了栖夜传来的信,大都是今天到了哪里,风景如何,有机会带你一起来看,渐渐的一个月后信便不再来了,陆明知道郭禹阳大概已经找到了浩气盟的据点,因为备战的缘故,没有时间写信。

说不担心是不可能的,但是自己又做不了什么,只能被动的等待消息。

 

接到洛阳被围困的消息的时候陆明正在用小鱼干喂球球,明教远离战火十分平静,陆明性格安静,平时来打扰的人多数是来看球球的,今天却不知道为何外面十分吵闹。

陆明刚推开院门,就看一个银色的影子撞进了自己怀里。

“师兄!”清亮的声线,银发绿瞳,是师弟弱水。

“小弱水?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弱水是影月旗下弟子,房间就在自己隔壁,所以当初刚来明教的时候没少被这个活泼的师弟带着四处乱跑。

“刚回来!洛阳太乱了,没法呆。”弱水在陆明怀里蹭了蹭才出来,却发现自家师兄的脸色有些苍白。

“你说,洛阳怎么了?”

“被围困了,狼牙军和义军天策军打的不可开交,内部消息是说有人要刺杀崔乾佑。”弱水说道内部消息的时候漂亮的脸蛋上露出一个嘲讽的笑。

“内部消息,狼牙军已经知道了?!”

“唔,银沙阁知道了,基本上也就是狼牙军知道了,不知道是谁走漏的消息。”弱水百无聊赖的掰着手指,“怎么了师兄?其实这次义军准备的很充分,就算狼牙军知道这消息也占不了便宜,就是死人会多一点。”

 

陆明脸色一阵青白,郭禹阳所在是最危险的外线,死很多人……会不会他也……

 

“师兄,诶师兄你怎么了。”弱水被陆明转身冲回房间的动作吓了一跳,连忙跟过去。

陆明站在大厅,神色不明的看着梁柱。

“师兄?”弱水伸手在陆明眼前晃了晃,十分担忧。

陆明叹了口气,突然扶摇起从梁柱上拿下了什么东西,弱水定睛看去,是一个十分古朴的长盒,黑色的盒子上印着镂空的金色花纹。

弱水神色大变。

“师兄你要干什么?你不能这么做!”弱水拦住陆明想要掀开盒子的举动。

“弱水,”陆明摇头,“别拦我。”

“不行,你不能拿!”弱水依依不饶,“你的身体……你的身体扛不住的!”

“没办法啊。”陆明笑了一下,伸手揉了揉弱水的头发,那个笑容在弱水眼中十分虚幻,“人啊,总有遇到不得不去做什么事的时候。弱水你明白的,对吗?”

弱水咬住唇,绿色的猫儿眼里已经浮出了泪,“总有别的方法的,师兄。”

“我能想到的,只有这个方法。”陆明叹息,“我以为我已经不会再拿起它了,命运弄人。”

“师兄……”弱水哭着扯住陆明的袖子。

“我这条命,五年前在枫华谷就应该丢掉了,与其这么苟延残喘的活着,不如去救更有用的人。”陆明替弱水擦去眼泪,“应该高兴才对,弱水。”

弱水没有办法,当初阿七千叮咛万嘱咐不可让陆明再拿起武器,但是他拦不住,陆明一旦做出决定,那么,神挡弑神。

“我走了,别哭。”陆明最终还是掀开了盒子,从中郑重地取出了一双刀。

那双刀本是沉寂的灰色,却在陆明握上去的一刹那银光大盛,弱水被刺的睁不开眼,等光线稍弱之后他看到握在陆明手中的双刀已经变成凛冽的银色,但是左刀呈现出璀璨的金色,右刀镀着冰冷的蓝色。

“再见了,弱水。”

 

弱水是哭着看着陆明离开的,他知道,自己这个师兄大概是回不来了。

他想起陆明说过的一句话。

 

“人啊,总有遇到不得不去做什么事的时候。”

 

“总有遇到,不得不去做的事的时候,吗。”弱水低低的重复,他擦去眼泪,茫然的神色逐渐变得坚定,“银沙阁,呵。”他冷笑一声,若鹞子一般飞起,身形隐没在空气中。


TBC<<


喵哥身份快暴露了,至于为啥会有去无回那就且听下回分解了【被打

丐哥其实真的还年轻,热血上头就啥都不顾的走了,害的喵哥还得去救人╮( ̄▽ ̄")╭ 说实在的写肉的时候挺想写喵哥一脚把丐哥踹倒自己上的,不过想想喵哥其实也是个雏……【扭脸】,肉我已经尽力了,因为被基友(男)详细的科普过所以我真是……尼玛写不香艳【哭着,大家别计较太多咳

还有啊实际上文中这个时间点安史之乱都已经结束了,但是基三这么拖我也就拖了点时间,大家就别计较时间问题了_(:з」∠)_反正认真你们就输了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