魑璃

脑洞与妄想的堆积地,脑洞大如狗,遍地都是马甲和坑

【剑网三】养猫(上) 丐明

阅读提示:

<<<基三同人,背景大概要用到一些阵营,不过PO主保证不会黑任何一个阵营么么哒

<<<CP是双丐明,主CP直爽认真年下丐X温柔安静隐忍喵,副CP谦谦君子(?!)丐X对外冷艳高贵对内爱撒娇喵,不过说实话副CP会不会写到我也不清楚【x

<<<PO主从来就不知道什么叫文笔,大家看个乐呵就好,不要计较太多,认真你就输了

<<<以上能接受就请自由的……

 

++++ ++++

 

陆明觉得自己很倒霉。

他已经在大漠挖了整整半个月了,但是连琉璃珠的影子都没见到,再加上之前吃胡饼吃到吐的经历,陆明强烈怀疑师妹们说的“想要得到自己的圣猫其实很简单啦做几个任务就行了”这句话是不是骗人的。

看着手上的藏宝图残片,陆明叹了口气一刀把旁边的罐子打碎,习以为常的捡起其中的小鱼干塞进包裹里,继续踏上寻找琉璃珠之旅。

 

如果这次再挖不到的话就回去砍了那个马贼,陆明一边这么想着一边一路走到了映月湖附近。大漠的夜很冷,寒风瑟瑟简直让人冷到了骨子里,但是大漠的夜却很美,月亮仿佛离得很近一般,在漆黑的天空中散发出柔和的银色光辉,映月湖清澈的湖水倒映出弯月的模样,偶尔水波荡漾间那抹银色渐渐散开,铺满了小小的湖水。

陆明虔诚地看着天上的月亮,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摇了摇头看着手上的藏宝图再一次确认地点。

 

——却见到本该是挖宝地点的上面躺着一个人。

 

这算是友情附赠?陆明愣了一下,看着那年轻男人脸色发青才意识到大概是被冻到了,连忙脱下身上的披风把人裹起来,赤裸的上身纹着青龙纹,陆明知道这男人大概是个丐帮弟子,问题是,他怎么会躺在映月湖附近。

 

陆明四下张望,连任何疑似于“包裹”的物品都没看到,他可不信这个丐帮弟子会什么都不带的就跑来大漠观光,躺在映月湖附近的话……陆明倏然变了脸色,连忙去探那年轻丐帮的鼻息,发觉微弱的呼吸声才松了口气。如果他猜得没错,这人大概是遇到了大漠的奇观风龙眼。

所谓的“风龙眼”也不过是名字听起来好听而已,实际上是大漠中相当难遇见的大型龙卷风,卷入风龙眼中的人大都会被吹到映月湖附近,往日里也会有旅人被吹到此处,但那些普通人经历不起风沙席卷撕扯的感觉,基本被发现的时候已经是死尸。这个丐帮弟子大概是好运,因为内力深厚又练过龟息类的内功,被卷入风暴的时候下意识的封闭五感,才捡回一条命。

 

陆明有些为难地看着躺在地上的人,如果就这么放着不管的话这丐帮一定活不过天亮,丐帮的明教的关系十分复杂,虽因安禄山叛乱的缘故不再计较往日的恩怨,但也有那么一些极端的弟子斤斤计较于之前的仇恨,这些年他们外出的弟子有不少被丐帮打伤,而现在教中年轻的师弟师妹也占了大多数,如果这人……

陆明思索了半晌,最终还是俯下身将丐帮背在身后,他自幼随师父一起长大,实际上对明尊的信仰并没有正统在教中长大的师兄弟一样狂热,但是师父教导过他做事要结个善缘,看这丐帮弟子的年纪也不过弱冠,就这么把人丢在这里他实在做不到。

 

如果真的救了个白眼狼回去,几位护法和教主也不是吃素的不是,毕竟圣墓山怎么说也是他们明教的地盘。

 

 郭禹阳从浑身剧痛中抽息睁眼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已经到了阴曹地府,自小在中原长大的他从没有见过如此可怕的龙卷风,空有一身武功有什么用,遇到这种天灾一样是束手就擒的命。但是身下柔软的触感告诉他他大概还活着,应该是被好心人救走了。

郭禹阳半撑起身子打量着这间房间,干净整洁的屋子里放着各式异域风格的装饰品,床头的矮桌上放着精致的金桐色香炉,点燃的香气带着一点不是很明显的腥气,但是却让心腹间的疼痛降低了许多。

难道是个女孩子把自己救回来了?!郭禹阳有点脸红,毕竟在他的认知里香料这种东西只有女孩子会用。

 

正巧这个时候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郭禹阳定睛看过去,一时间失去了所有语言——后来他回想起来的时候,笑着对怀里的人说,那个时候他简直以为自己看到了神灵。

站在门口的人可能也没想到他这么快就醒了过来,端着托盘停在门口,一双如同秋日晴朗的天空一般的蓝眸因受到惊吓般微微睁大,外面灿烂的阳光照在那头金发上给那人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

郭禹阳活了二十一年没见过长得这么好看的人类,一口气没喘上来直接摔回了床铺,然后尴尬的盯着那人笑的一脸僵硬,手脚都不知道该摆在哪里。

 

陆明其实也没想到这个丐帮会醒的这么快,他是来换香的,之前点起的阿末香应该快要燃尽了,没想到一推开门就和丐帮黛黑的瞳对了个正着。陆明本是有些尴尬的,但是看着丐帮弟子一脸梦幻的盯着他摔回床铺都没发觉,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醒啦。”陆明能察觉这个年轻的丐帮没有任何恶意,因为年纪尚小带着一点青涩,心里对自己将人带回来的举动松了口气——若真是个不知好歹的人他也会很为难的。

“呃……那个……”郭禹阳这才察觉到周身的疼痛,想起自己刚才丢脸的样子,简直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这里是圣墓山,我看你一个人倒在映月湖便把你带回来了。”陆明走过去将香炉里残余的燃香熄灭,然后换上新的,回过头就看见那个丐帮弟子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起来——因为身上的伤呲了呲牙——对着自己就拜了下来。

“我叫郭禹阳!大恩不言谢!日后恩人有什么需要我的就说,我郭禹阳一定说到做到!”

“我救你又不是为了你的报恩。”陆明温和的笑了笑,郭禹阳的年纪比他小太多,在他眼中就像个弟弟一样。

“啊?”郭禹阳急的挠乱了一头黑发,师兄没教过他这种情况要怎么应对啊?!而且近距离看到恩人的脸,郭禹阳差点没又摔回床上,心里默念了好几句清心静气。怪不得舵中的兄弟总说明教出美人,人类长成这个样子也太犯规了。

“我叫……陆明,你的伤应该还需要静养一段时间,既然你醒了我先去给你拿点吃的。”陆明说到自己名字的时候可疑的停顿了一下,伸手摸了摸丐帮的发顶,黑色的发丝带着些硬度,却不难摸。

“……谢……谢谢!”郭禹阳僵的不知道怎么才好,等陆明出了屋子才长出一口气,随即惨叫一声“我忘了问他有没有见到我的同伴了!”

 

美色误人,师兄我总算明白这句话的含义了。郭禹阳惨不忍睹地捂住脸往床上一倒,他出来混江湖的日子其实不短,在浩气盟里也有不小的地位,平日里见过他的人都称赞他稳重,怎么到了恩人这里就变成了毛头小子一样毛毛躁躁的。

不过这里既然自己被人救了回来,就代表兄弟们也应该会被人救走。郭禹阳皱着眉,他们本是追着一批在龙门作乱的马贼,没想到一路追进了大漠,又遇上了龙卷风,能捡回一条命真的算自己命大。

郭禹阳思考着,起身慢吞吞地走到窗前将窗户推开屈指一呼,下一秒一个巨大的黑影直扑下来,尖锐的爪子小心翼翼地搭在郭禹阳手臂上,乌黑的眼睛盯着人看了半天,然后似乎嫌弃地蹦到窗沿上整理起自己的羽毛。

“小黑,要麻烦你帮我送信了。”郭禹阳这只隼名叫栖夜,因羽毛漆黑没有一丝杂色得名,不过大多数时候郭禹阳还是叫它小黑。

栖夜懒洋洋地梳理着羽毛,闻言张开翅膀扑腾一下,然后屈尊降贵般的伸出一只爪子来。郭禹阳小心地将信筒摘下来,四处扫了一眼走到桌前稍微磨了磨墨,然后取了最细的一根毛笔将信写好收回信筒绑在栖夜的爪子上。

 

目送栖夜飞远,郭禹阳有预感自己最近恐怕会空闲的不得了。

 

一语成谶。

 

郭禹阳简直快闲出一身蘑菇来了,他伤在内腑,只能靠静养,浩气盟那边由知道他重伤的师兄洛君离过去“说教”了一番后决定把他丢明教不管自己养伤去别回来烦我们(←原话),这半个月差不多都是在床上躺着过去的,不过幸好有陆明的阿末香,再加上他本来就年轻,所以内伤愈合的速度几乎能用神奇来形容。

郭禹阳一边胡思乱想一边用手指逗弄栖夜,一会儿挠挠它的脖子一会儿拎起它的翅膀,栖夜大爷被烦的不行,简直想拿喙叨他两下来解气。正巧这时候陆明带午饭过来了,栖夜简直像见到了救星一般从郭禹阳手下逃走扑腾两下停在陆明肩膀不动了。

 

“小黑你是我的鸟还是阿明的鸟啊!”郭禹阳被气笑了。

“你也别逗栖夜。”陆明很喜欢这只隼,他自己也养了一只苍鹰,明教的轻功金虹击殿需要配合鹰的动作来练成,不过陆明的那只鹰偏向于野生动物一些,和从鸟蛋开始就被人养大的隼不一样,明显栖夜要亲人的多,而且非常聪明。

郭禹阳瞪了栖夜一眼,然后连忙接过陆明手中的托盘,栖夜虽然年纪尚小但是重量可不轻,阿明一边拿着吃的一边还要托着栖夜可别累着。

一顿午饭在安静中度过,半个月的相处让郭禹阳知道救他的明教是个很安静的人,大多数时间都是他在说,明教在听,从神色间郭禹阳知道明教听得很认真,只不过不是很擅长表达自己的观点。

 

阿明应该是个故事很多的人,郭禹阳一边帮陆明收拾餐盘一边看着他的侧脸出神,陆明的眉宇间带着挥之不去的沧桑,他总是笑得很温和,但是眼眸深处却藏着苍凉。

郭禹阳很喜欢他,第一眼的惊艳,随后与之相处的随和安宁,陆明身上有一种很温暖的感觉,像是君山岛五月的阳光一般。而且不知是不是错觉,郭禹阳总觉得自己似乎在哪里见过这个人,相处的时候有种陌生的熟悉感。

不过郭禹阳没有冒然的去问对方的过去,谁都有自己的故事,而且说起来他们并不熟,只是半个月的相处,“阿明”的称呼也是他擅自改口,虽然陆明听到这个略带亲昵的叫法时有些惊讶,但是却没有反驳,而是默认了。不过郭禹阳能感觉出陆明身上依然带着疏离,就像在自己周围划了一个圈,不允许任何人进入。

 

“阿明你还要去挖宝?”一路陪着陆明去厨房把餐具洗好,郭禹阳挽着袖子看着陆明一身烛天套,大漠的昼夜温差很大,而且白日里阳光过烈,所以陆明如果长时间出门一定会换上烛天套——毕竟这是明教门派衣服里包的最严实的一套,郭禹阳见过陆明的衣服,如果说他们丐帮是以彰显自己身上的青龙纹才不套上衣的话,明教那简直就是露的诱惑,不过听说没有五毒的衣服可怕就是了。

“恩。”说起来陆明也有点郁闷,算上之前的时间他在挖琉璃珠上就耗了一个多月,更不要提铃铛还没去小光明顶挖狮王的收藏。

“我陪你一起吧,算起来我也躺了半个多月了,再躺下去肯定长毛。”郭禹阳伸了个懒腰。

陆明闻言怔忡了一下,还是点点头答应郭禹阳。

 

在陆明打碎第三个罐子从里面拿出小鱼干的时候,郭禹阳嘴角抽搐着干脆把在自己怀里挣扎的栖夜丢给陆明,看着自家隼一口叼起小鱼干吃的咔嘣脆,他总算是明白为什么阿明的效率会这么低了,在大漠中见到陶罐一定跑过去打碎不管离自己有多远,偏偏他本人还没有这个意识,郭禹阳哭笑不得之余觉得有点可爱。

“这陶罐是怎么回事。”

“这个啊,教中的师兄师姐们闲着无聊的时候会满大漠的扔陶罐,有的是空的有的塞了小鱼干,出任务的师弟师妹任务做烦了可以打陶罐玩。”陆明一脸的理所当然,他们明教中人或多或少的都有见到陶罐不打碎就浑身不舒服的病症,这种莫名其妙的病是外人不能理解的。

“那还……真有闲情逸致。”郭禹阳半天不知道该从哪里吐槽好,最后默默憋出了这么一句话。

“到了。”根据藏宝图上的指示找到挖宝点,陆明从包袱里拿出天工索野,一铲子下去就是一声闷响。

“挖到了?”郭禹阳看着他顿住连忙问。

“底下有东西,但不知道是不是。”总比他之前什么都没挖出来要好。

 

也不知道是不是郭禹阳带来的好运气,陆明在大漠晃荡了一个多月终于挖到了琉璃珠,他把碧绿的珠子和天工索野一起放回包袱,冲郭禹阳展颜一笑,“恐怕这次要谢谢你。”

明明被这个人闪了半个多月了,但郭禹阳还是不争气的红了脸,一边扭头一边打哈哈说着谢我做什么我也是无聊了才出来转转的,心说求你别笑了笑得我心慌意乱把持不住。

陆明也不再客气,带着郭禹阳回到圣墓山。

 

“接下来要做什么?”陪陆明用琉璃珠换来了逗猫草,又一路来到往生涧,郭禹阳分别经历了被各式异域美人像看珍稀动物一样打量和被夜帝卡卢比用冰一样的目光扫视,然后蹲在圣女陆烟儿附近用逗猫草逗弄着几只波斯猫,一般懒洋洋的问。

“要去密道问狮王拿铃铛。”陆明回忆着师妹给自己将的要点,他低头看着郭禹阳和他身边的毛团,犹豫地询问,“你在这里等我?”

“啊?密道不方便外门派进去?”郭禹阳第一时间的反应是这个。

“并不是,小光明顶密道只是平时用作试炼的地方。”陆明顿了顿却不知道要如何解释,抿着唇站在原地。

“放心阿明,我的伤早好了,现在壮的能打死一头牛。”郭禹阳撸了一把毛团,笑嘻嘻的躲过猫爪子,然后笑着看向那个一脸像是说错了话的人,他早就知道陆明不善言辞,会这么说也不过是在担心自己,心下熨帖,连忙给他找了个台阶下。

“恩。”陆明不再多说,伸手将人拉起来。

 

小光明顶密道是给明教弟子试炼用的,陆明早就通过试炼,因此和守阵的几位师兄打好招呼便向关着西域狮王的笼子走过去。

“这大家伙不咬人吧。”郭禹阳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狮子,还是白色的,伸手想摸却被陆明一巴掌拍开。

“它不喜欢被人摸。”陆明解释。

其实不用解释郭禹阳就明白了,笼子里那看着像是大一点的猫的雄狮已经睁开了眼,蓝色的兽瞳闪着凶光,明显就是一副大爷不爱让人摸不想被咬就滚远点的表情。

陆明示意郭禹阳站远点,然后深吸口气打开了笼门,之后瞬间后跳,果然狮王已经向他刚刚占的位置扑了过去。陆明反应极快,冲到郭禹阳背后推了他一把,言简意赅:“跑。”

“啊?”郭禹阳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眼看着狮王气势汹汹的朝这边扑过来他条件反射就是烟雨行躲开,和陆明拉开了距离。

 

“阿明不是要管它要铃铛。”郭禹阳一边跑一边喊,陆明闻言只是沉默地点了点头,脚下既有规律的踩着特定的步伐躲开狮王的扑击。

郭禹阳有点忧伤,因为狮王完全不管他,陆明在哪扑到哪,他后来干脆站在火盆边不动了也不见狮王看他一眼。我就这么没有魅力?!郭禹阳扶着额头,地方狭小他也无法施展四方行把陆明带走,只能惊险的看着他一次一次的躲着攻击。

郭禹阳逐渐皱起眉头,他发现了不对,陆明只是靠步伐躲着攻击,没有动用小轻功,甚至连明教特殊的武功流光囚影都没有使出来。明明已经快跑不动了,却依然没有动用任何武功和轻功,一个荒谬至极的念头浮上郭禹阳脑海。

——陆明,该不会没有内力?明教的武功是依靠阴阳内力发力的,轻功同理,他也确实没见过陆明使用金虹击殿,最多只是唤出苍鹰带他滑翔。

但是怎么可能?确实明教的弟子中有根骨不佳或者天生无法学习内力的存在,但是他怎么也无法将这些人和陆明联系到一起。

 

出神间陆明喘着气扑过来把人按倒在地就势往旁边一滚躲开狮王锋利的爪子,陆明脸色发白额际都是汗水,碧蓝的眼眸里满是担心,像是在问他怎么了。

郭禹阳下意识的搂上怀里人的腰,却摸到一手温热粘稠的液体,这下他彻底回过神来抱住陆明扶摇起跳到旁边的高柱上,胆战心惊地看着他腰间那道伤痕——明显是被狮王的爪子划到了,而陆明身上也有大大小小的抓痕,只是没有腰间的伤重。

“没事吧!”郭禹阳急忙点住穴道堪堪止血,陆明看着他着急的模样拍了拍他的肩膀,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随即表情被吃痛取代。

“很痛吗?”郭禹阳下手不知道轻重,但是看到陆明的表情就知道自己手重了,偏偏陆明还只是笑着说没关系,真不知道他带着一身的伤怎么支撑到现在的。郭禹阳气得直咬牙,恨不得下去扒了那畜生的皮,陆明看他的模样摇摇头,手指点了点他的眉心。

“抱我下去吧。”

“你都伤成这样了,你是想我下去把那头畜生打死给你出气吗?”气得口不择言,话出了口郭禹阳才察觉不对,闷闷不乐的住了口。

“我伤得不重,狮王有分寸。”陆明没有说出来如果不是刚刚郭禹阳走神他跑来救人,腰间这道伤是不用挨的。不过郭禹阳他……陆明打量着将自己抱在怀里不撒手的丐帮,心下叹气。陆明知道自己长得好看,回教这几年也不伐被人追求,陆明不擅长拒绝,但是相处长了对面的师弟师妹往往忍耐不了自己安静的性子,于是感情就这么作罢。郭禹阳……大概也是和他相处的时间尚短,所以尚能忍受吧。

 

郭禹阳不情不愿的带着人跳下柱子,警惕地看着大白狮,出乎他意料的是这回狮王并没有扑过来,只是懒洋洋地睨了他一眼,就默默地走回笼子趴了起来。

“没事的。”陆明拍拍郭禹阳的手臂示意他把自己放下来,没过多久角落里蹒跚滚出一个小白狮子,小狮子才一点点大,学着大狮子想要怒吼来威慑眼前两个人类,出口的全是软软糯糯的叫声,笼子里的大狮子从喉咙中发出一声不屑的咆哮。

小狮子跑着跑着噗叽一声摔在地上,然后站起来甩了甩毛又往前跑,再次摔了出去,就这么一路跑一路摔的跑到陆明脚边将自己爪子上系的铃铛慷慨的丢给了眼前这个人类。

“谢了。”陆明蹲下身摸了摸小狮子的耳朵,小狮子明显不太高兴的抖了抖,却没有躲开。

 

铃铛已经到手,郭禹阳二话不说揽住陆明的肩运起四方游将人带了出去,之前守阵的几个师兄看到陆明的样子也有点被吓到,其中一个好心的丢给郭禹阳一罐金创药。

“先给阿明上药止血。”那个师兄似乎经验很多的样子,“不用急,狮王不会伤害教中人,伤都是看着可怕不会伤到筋骨。”

“谢了。”郭禹阳接过药罐手忙脚乱的帮陆明上药,毕竟伤在后腰这个位置陆明自己很难为自己上药。

那个给药的师兄注意到郭禹阳的神色,他思索了一下,在陆明看不到的位置点了点郭禹阳的肩膀示意他有时间出来谈谈。

 

把陆明送回房间后郭禹阳回到光明顶密道找到那个师兄,师兄是胡人,名叫阿依那佐,是辉日旗下的大弟子。

“你小子是不是喜欢阿明。”阿依那佐的汉化说的并不是十分标准,带着一点口音,却不会让人听不懂。

郭禹阳闻言吓了一跳,看着眼前明教师兄晦暗不明的神色最终一咬牙点头承认,“是。”

没料到阿依那佐松了口气一般大力拍了拍郭禹阳的肩——那力道镇的郭禹阳都有点吃不消。

然后阿依那佐给郭禹阳讲起了陆明的故事,陆明自小和师父一起长大,他师父具体是谁其实大家也不清楚,但是很奇怪的是好像并没有教陆明武功,因为陆明五年前从中原返回教中就没人见他动过武,久而久之大家就都默认他不会内力的事情了。怕从小就没在圣墓山长大的陆明没有归属感,沈酱侠就让他带着陆明四处转转,起初阿依那佐还以为陆明是性格冷漠不爱搭理人,后来才了解到陆明其实只是天性比较安静,而且不擅长解释,也就造成很多误会都被他默默咽下任由人欺负——毕竟明教这里还有不少熊孩子存在——阿依那佐那半年跟护小鸡崽儿一样护着陆明,也有把这个沉默安静的青年当弟弟的意思。

陆明长得好看,所以跟他求情缘的人一开始能从圣墓山排到三生树,但是又不是所有人都能忍受他的性子,也就导致阿依那佐看着他一次一次被人甩急的不得了。

“我看你小子盯着阿明的眼神不对劲就猜到你应该喜欢他了,其实这段话我和每个追求阿明的家伙都说过,阿明不擅长拒绝人,如果你只是因为他长得好看就想和他在一起的话还是趁早死了这条心。”

郭禹阳却笑了:“谢谢您。”他用上了敬称。“如果说我喜欢阿明完全没有脸的原因是不可能的,但更多的是相处时候的感觉吧,我不觉得他的安静很闷,他嘴笨不会解释以后我帮他解释,也不会再让人欺负他。”言下之意是请放心把人交给我。

阿依那佐再次拍了拍他的肩膀,没再多说。

 

回去的时候顺手把晚饭给陆明带过去,吃饭时候陆明一向安静,郭禹阳也没有说话陪着他,收拾好东西后郭禹阳想了想跑去陆明房间,陆明正在看书,栖夜就停在他的床头,这让郭禹阳第不知多少次认为自家鸟儿估摸着是要叛变。

“怎么了?”陆明将书放下,认真的看着人——郭禹阳喜欢他的原因也有这个,陆明总是给人一种他很尊重你的感觉,只是一点小事,却让人温暖无比。

“波斯猫真可爱,阿明你的波斯猫什么时候能拿到?”

“还要半个月左右呢。”陆明笑了,以为郭禹阳只是单纯的喜欢上了他们明教的圣猫。

 

半个月啊……郭禹阳温柔的看着人,再过半个月,我们一起领到波斯猫,我就告诉你,我喜欢你。

 

半个月的时间过得真的很快,郭禹阳每天无所事事的陪着陆明一起去往生涧喂猫,不过毛团们真的是相当治愈,郭禹阳经过半个月的洗礼甚至生出一种入明教的人大概都是奔着波斯猫去的这样神奇的错觉。

郭禹阳一如既往地坐在草地上逗弄着几只波斯猫,偶尔和喂猫的妙火旗的小姑娘聊上两句,其实往生涧这边的波斯猫原来都是陆烟儿在喂养,但是因为安禄山叛乱陆烟儿去了中原,就只剩下这个小姑娘一个人呆在这里。

“其实你也挺厉害的。”阿依吐露一边用小鱼干逗弄波斯猫一边对他说,“好多师兄师姐都在打赌你能坚持几天,没想到你居然陪着阿明师兄一起坚持下来了。”

“什么叫我能坚持几天?”郭禹阳莫名。

“就是来喂猫啊,你是个丐帮,又得不到波斯猫,天天来做什么,大家都赌你两三天就受不了不来了呢。”阿依吐露一脸恨铁不成钢,“你害我输了十两银子。”

“我错了我错了,”郭禹阳投降,他知道小姑娘也不过是无聊了,于是掏出十两银子塞到阿依吐露手里,“小女侠我把银子还给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别生气了吧?”

“这还差不多。”阿依吐露尽力想装作一副高傲的模样,但是最后还是噗嗤笑了出来,毕竟还是个小姑娘藏不住感情,她似模似样地伸手摸了摸丐帮的头发,不小心将他挡在左眼的刘海拨开了,一道略显狰狞的伤痕顿时暴露在她眼前。小姑娘吓了一跳,见丐帮没有生气的意思,这才小心翼翼地帮他把头发拨回去,吐了吐舌头,“我不是故意的。”

“你说这个啊。”郭禹阳摸了摸左眼,那里的伤是五年前枫华谷一战留下的,因为看起来有点可怕平时郭禹阳都把它藏在刘海后面,“没关系的!没吓到你吧?”

“看起来很疼的样子喏。”

“哈哈,五年前的伤了,早就不痛了。”他拍了拍小姑娘的头顶,阿依吐露是个很乖的孩子,教养很好,他也不想让小姑娘自责,“觉得难受的话就帮我个忙,怎么样?”

“好啊!”

 

说话间陆明已经从猫王吉吉菲那里回来了,得到圣猫的最后一步需要明教弟子亲自上场,陆明被吉吉菲折腾了一个多时辰才成功完成了吉吉菲的任务,走近了发现郭禹阳和阿依吐露聊得兴起,笑声就没有间断。

陆明有些沉默的停下了脚步,这半个月来郭禹阳对他真的很好,也没有露出过一点不耐烦的意思,但是从没像现在这样笑的这么开怀过。陆明知道自己性格很沉闷,但是天生就是这样,无从改起,那些曾经信誓旦旦的说着永远不会离开他的人一个一个离开他的人生,再没心没肺的人也会难过,更何况陆明本身是个感情很细腻的人。

“阿明,怎么站着不动?任务做完了?”丐帮第一时间察觉到站在远处不动的陆明,他向小姑娘使了个眼色,阿依吐露一脸我很懂的跑开了。

“恩,做完了。”陆明收敛了感情,冲他点点头。

“阿依吐露去接波斯猫了,听说是刚刚出生的,让我们养的时候小心点。”郭禹阳将之前陆明放在他那里的平安吉祥结和铃铛还给人,给波斯猫系上平安结和铃铛就代表这只猫以后就是你的宠物,郭禹阳理解这之中的含义,所以这件事只有陆明能做。

不一会儿阿依吐露就小跑着回来了,怀里窝着小小的一个毛团,她跑到陆明面前,一脸认真的看着他,“这是最后一步了阿明师兄,把平安吉祥结和铃铛给它绑好吧。”

 

陆明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的看着阿依吐露怀里的波斯猫,刚没几天出生的小猫眼睛都没有睁开,粉嫩的鼻头湿漉漉的,窝在小姑娘怀里睡的很香。

小猫真的是太小了,也不过陆明拳头那么大,陆明生怕把它弄痛了,把平安如意结和铃铛串在一起,小心翼翼地系在了小猫的左前肢上。

阿依吐露笑着把小猫放到陆明掌心,陆明整个人都僵住了,捧着拳头大的毛团不知所措。一旁的郭禹阳也屏住了呼吸,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地碰了碰小猫的背,然后一脸严肃,“热的。”

“哈哈哈哈哈要是凉的你们就该哭了。”阿依吐露笑的就差在地上打滚儿了。

两个大男人捧着一只毛团不知所措的样子彻底逗乐了阿依吐露,她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缓了好一会儿才会过来,朝陆明伸手。“把圣猫给我吧,大概要两个月左右才能真的交给你养,不然会被养死的,之前你可以来我这里看它,对了给它起个名字吧。”

陆明小心的把团子还给阿依吐露,闻言思索了一下,“就叫球球吧,像个毛球一样。”

“那,你以后就叫球球了。”阿依吐露戳了戳小猫的耳朵,球球抖了一下,依然睡的很熟。说完她冲郭禹阳眨了眨眼睛,表示一切就绪。

 

陆明站到直到看不到阿依吐露的身影才收回视线,而这时郭禹阳也回过神来,动作迅速的抽出云幕遮把陆明的眼睛蒙了起来。

“郭禹阳?”陆明有些茫然。

“带你去一个地方,你先看到了就没惊喜了。”郭禹阳在他耳边说,然后揽住陆明的腰带他窜上了天。丐帮的轻功四方游本就是速度极快的轻功,陆明只能感觉到风吹在自己脸上的生疼感觉,但是他却有些开心,他已经很久没有飞过了,偶尔能让苍鹰带着自己滑翔一段距离,但是用大轻功飞上天的感觉从五年前回来的时候就再也没有体验过。

郭禹阳带着人很快到达了目的地,眼睛被蒙住的陆明只能听到周围一片嘈杂,还有十分奇怪的像是点着烟火的声响。

“到了。”郭禹阳松开揽着他的手臂,然后将云幕遮摘了下来。然后他看到所有和他相熟的师兄师弟师姐师妹都站在一棵大树的旁边,那树的叶子在夜晚的光线下呈现出漂亮到惊心动魄的蓝紫色。

是三生树,也只有三生树,有这么美的景色。

耳边是噼里啪啦的烟火声响,陆明注意到他和郭禹阳正站在一个巨大的烟火圈中,五颜六色的火花将眼前年轻丐帮的弟子的脸映的十分温柔。

 

“虽然时间尚短,但是,陆明,我喜欢你。”郭禹阳神色认真,黛黑的瞳中闪烁着烟火的光点,仿佛整个世界只看到了眼前的这个人。

“刚刚拜托阿依吐露去叫人帮我弄了这个,”丐帮有些不好意思,“师兄只教过我要让喜欢的人开心,我跑去问了很多人,他们说明教中表达对感情的认真的话最好来三生树下。”

 

“我喜欢你。”

 

陆明愣住了,他从没想到过郭禹阳会为自己准备这么多东西,之前追求他的人也从来没带他来过三生树。虽然不是在明教长大,陆明也知道三生树对明教的意义,他张了张口,却不知该说些什么,最后还是沉默地抿起了唇。

郭禹阳看出了他的犹疑,伸手握住了他的手,“我知道你不擅长拒绝人,也在猜测我会不会总有一天也会离开你,所以我把所有和你有交情的师兄师姐都请来了,如果我敢抛弃你就任杀任刮绝不还手。”

“你不用这样的。”陆明垂下眼。

“我只是想告诉你,总会有个人一直陪在你身边,而我希望那个人是我。”郭禹阳笑的很阳光,眼中却带着忐忑,“能给我这个追求你的机会么?”

陆明无奈,你都做到这份上了还问我这个问题,他好气又好笑,活了二十八年从来没有人对他说过这些话,之前追求他的人也不过是看他长得好看,相处过几天就腻歪了。郭禹阳是第一个跟在他身边一个多月也没离开的人,他能相信吗?

“相信我好吗?”郭禹阳犹豫了一下,低下头轻轻地亲了亲陆明的唇角。

陆明突然伸出手扯住他的脸把人拧开了。

“我答应你。”看到郭禹阳期待的神色变得黯然,陆明不好意思的扭头,他从没跟人这么亲近过,而且旁边围了一群等着看热闹的家伙,他有点不好意思。

不过……

陆明正色,指着脚下的烟火,“下次不要这么干了,这是追求女孩子的招数。”

 

旁边立马哄笑起来,饶是大大咧咧惯了的郭禹阳也忍不住红了脸,旁边的明教弟子可不打算饶过他,不声不响的就把教里的男神拐走了,兄弟们上啊这次一定要揍个够本!平时竟被丐帮欺负了,这次一定要欺负回来。

陆明看着郭禹阳被各种揍,教中的人下手都很有分寸,而且大部分是开玩笑,所以陆明没有劝解,反而站在一边笑的不能自已。

“终于把你嫁出去了。”阿依那佐走到他旁边,神色有些感慨。

“我是男人,不应该用嫁,师兄。”

“反正都一样。”阿依那佐揉着陆明柔软的金发,“为你操碎了心,还没我亲妹妹省心呢。”亲妹妹说的就是阿依吐露。

陆明的神色柔和下来,“我打算相信他一回。”

“恩,放心,那小子敢出轨我就揍得他爹妈都认不出来。”

 

一旁和明教弟子们打的“难舍难分”的郭禹阳忍不住打了两个大喷嚏。


TBC<< 


我真的……好想……打END啊!!!!!可是实际上离想写的剧情还差着十万八千里远【哭 

写了1W+才写到丐哥表白我也是蛮拼,先让他们傻白甜着吧,其实PO主这个不想吃药的家伙除了傻白甜不会写别的啊!!至于喵哥的名字真的不是敷衍,喵哥真名也不叫陆明,咳…… 

顺便一提文中的阿末香其实就是龙涎香(大家快来抱喵哥这个土豪的大腿),龙涎的名字是宋朝才有的……我深切的认识到了西山居的BUG,年线表也是BUG的不行,简直不想管安史之乱了【摔笔】 所以……不要计较时间BUG,真的,和PO主这个蛇精病不吃药的家伙认真你们就输了

评论(5)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