魑璃

脑洞与妄想的堆积地,脑洞大如狗,遍地都是马甲和坑

【剑网三】面具 双明 明教X明教

阅读提示:

<<<基三衍生同人,西山居那BUG一样的年线表我实在不想整理了【。】大家随便看看就好

<<<CP是破虏喵X定国喵,我终于来割大腿肉了,里面有个丐哥被我无情的炮灰了介意的慎入

<<<作者没点亮过文笔这个技能点,逻辑死得很早,不要对作者有任何期待【。

<<<CP属性表面温文尔雅喵X表面软萌甜爱撒娇喵。内里这俩都是一样的冷血残酷三观不正,三观不正,三观不正,重要的话要说三遍

<<<以上能接受请自由的……

 

++++ ++++

 

乌什亚和乌提亚是师兄弟。

每一个听到他们名字的人都会以为这俩人是兄弟,但是乌什亚和乌提亚确确实实并没有血缘关系,甚至乌什亚是影月旗弟子,而乌提亚则是妙火旗弟子,两个人唯一的交集,是在恶人谷。

 

彼时莫雨少爷还是个小疯子,满世界上山下海的找他的毛毛,曾经在洛阳的某个房顶上等了很久的消息,而乌提亚也是那个时候被乌什亚捡回恶人谷的。

后来长大成人风华绝代的少谷主曾为自己和乌提亚有过一段友谊而倍感头痛,不过这个时候的少爷还是个乖乖的好孩子,被乌提亚甜甜的笑着忽悠了一通就丢开莫杀准备和乌提亚一起去找人——然后乌提亚被从天而降的乌什亚教训了。

 

乌什亚揍人的时候感觉有点不对劲,怎么对面那个小孩儿的武功套路这么熟悉,仔细一看才发觉居然是自己教内的功夫,于是哭笑不得的乌什亚拎过小猫儿狠狠地打了一顿屁股,导致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乌提亚看到莫雨少爷都绕道走——没办法,被人看到这么丢脸的一幕是人都会不好意思。

然后乌提亚被顺理成章的带回了恶人谷。

 

刚回谷那会儿几乎是全谷轰动啊,不为其他,因为乌提亚长得好,虽然天生白发但是五官比中原人立体,漂亮的绿眼睛眨巴眨巴的几乎能看化了人的心,乌什亚抱着他打招呼的时候对面都在猜乌提亚是不是乌什亚找的小童养媳,此消息被乌什亚得知后面带微笑拎着明王镇狱用刀背把传流言的人全部收拾了一通,大家这才知道这小孩儿是乌什亚的师弟,乌提亚。

 

“你们真的没有血缘关系?”在乌什亚被第一千零一次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平素温文尔雅的大猫都忍不住被烦的炸了毛,恶人谷被这位极道魔尊折腾得鸡犬不宁,以至于王遗风出面把人逮去自己那里听笛音消(折)遣(磨)了一番后才让恶人谷恢复平静。

从那之后,乌提亚和乌什亚就跟连体婴儿一般再也没有分开行动过。

 

 

当然,现下这种情况除外。

 

恶人谷第一男神、已经从小疯子成长为大疯子的莫雨少爷两眼无神托着腮看着窗外,完全把耳边的絮叨当做催眠曲,昏昏沉沉的想下次去武王城见毛毛可以把乌提亚带上,让他站在外面念叨两个时辰就足够自己带毛毛回凛风堡玩了。

“莫小雨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对面的小白猫嘚啵了近一个时辰之后才发现友人两眼放空简称神游的状态,于是怒从心中起猫一样从桌面上蹿过去准备揪莫雨的领子,然后被神游状态的少爷一个分水打了出去。

“……习武之人的自我防备,你懂。”莫雨少爷回过神来就看到乌提亚一脸哀怨的揉着屁股坐在地上大有你不道歉我就水漫金山的架势,于是干巴巴的解释了一句。

不解释还好,一解释乌提亚毛儿都炸了,一双金绿色的猫儿眼委委屈屈地看着人准备酝酿感情。

莫雨头痛地把脸扭了过去,再次对自己童年年幼无知和乌提亚成为朋友这件事表示悲哀。

 

“哟,小白猫怎么了,哪里受了委屈?”推门进来的极道魔尊李奕本来是来找莫雨商量这周的据点战战力分配的,结果一进门就看到乌提亚要哭不哭的表情,虽然明知道这位小祖宗是装的但是还是忍不住多嘴问了一句——又一个被乌提亚良好皮相迷惑的凡人。

“师兄出门不带我,不开心。”乌提亚一被打断也没了做戏的心思,懒懒散散跟个猫儿一样趴在地上抱怨起来。

李奕抽了抽嘴角,就知道这个师兄控嘴里不会说出乌什亚以外的人。

 

“你也收敛点。”莫雨最终还是叹了口气,“你说说你这个月揍了多少人了。”

“谁让他们对师兄不怀好意的。”乌提亚理直气壮。

“也不知道你这本事是哪里来的。”李奕感慨,乌什亚是恶人谷元老级别的人物了,和他一同时期进入恶人谷的人基本上都死光了,因此他为什么进入恶人谷一直是个谜,但是恶人谷的人都知道这个极道魔尊实际上是个脾气很好待人接物温文尔雅的温柔大猫,进入恶人谷之后就没做过坏事,甚至连阵营战都不参加,但是偏偏恶人谷有名的大恶人都不会对他指手画脚。甚至乌什亚和浩气盟那边的关系也很不错,平时遇到浩气盟的人对方也不会大喊什么替天行道或者浩气长存跟他打起来——但是这不代表所有接近乌什亚的人都是没有坏心思的。偏偏几年前乌什亚带回来的小猫乌提亚对人的感觉近乎敏感,总能把师兄身边围绕的不怀好意的苍蝇赶走,这一对师兄弟也因此出名。

“好啦李奕你要跟莫小雨商量据点战的事吧,我就不打扰了。”撒泼打滚儿了一通之后乌提亚心情好了不少,也知道正事在前他不该搀和的不能搀和,开开心心的蹦跶出了门还贴心的把门给关上。

 

 

乌提亚一路溜达的先跑去顽童书院折腾了一下小屁孩们,然后又蹦跶去了平安客栈在老板痛心疾首的眼神中顺走了两坛好酒,最后他大轻功停在了烈风集南门的房顶上,看着一轮夕阳渐渐落下,残阳如血映着咒血河奔流不息的河水,把整个恶人谷渲染上了血一般的颜色。

也许有年少时因一头白发被村里人赶出去的原因,乌提亚很喜欢鲜艳的颜色,尤其是红色,而血染般的恶人谷是他最喜欢看的景色。

乌提亚拍开酒坛上的坛封,嗅了一口,烈酒特有的甘醇清香几乎让他还没有喝就有些微醺。

 

“你从哪里顺来的女儿红?”一阵微风吹过,乌提亚手中的酒坛被人拿了过去,他浑不在意地往后一靠,果然在看似空无一物的地方靠上了一具温热的躯体。

“我从哪里顺来的师兄能不知道?”带着点撒娇的抱怨,乌提亚懒懒地翻身趴在了乌什亚怀里,在对方赤裸的腰间蹭了蹭找个了舒服的位置窝好,有一搭没一搭地咬着乌什亚递过来的剔好的鱼肉。

“师兄做西湖醋鱼的水平又提高了。”乌提亚吃的一脸幸福,甚至喵呜喵呜了两声来表达自己的感情。

“要不是为了喂某只小馋猫我至于。”乌什亚掐了一把乌提亚软软嫩嫩的脸蛋,继续任劳任怨的把鱼刺剔好喂养怀里的小猫。

 

太阳已经完全落下了,入夜的烈风集寒风瑟瑟,迷迷糊糊的乌提亚被冻地打了个喷嚏,这才想起来要运用内功驱寒,不过乌什亚倒是提前一步抖了抖放置在一边的飞狐毛皮把乌提亚裹了起来,后者开开心心的缩成了一个球状,只露出毛茸茸的脑袋接受师兄的投喂。

“这次师兄怎么去了这么久?”吃完了两大盘西湖醋鱼的乌提亚满足地裹着情人枕躺在乌什亚大腿上,有些担忧的问。

“遇到了一个老朋友。”乌什亚笑了笑,神色间有些怀念,“他是义军,还以为他死在长安了,没想到还能见到他。”

“是个丐帮啊。”乌提亚哼唧了一声,有点好奇,“老朋友这个说法,他居然没有见到你就大喊明教的恶贼然后打过来?”

“他有分寸,再说现在这种乱世没必要去计较之前的仇恨,枫华谷一战我们都还小,他没必要对我摆脸色。”乌什亚揉了揉小猫柔顺的白发,“恶人谷和浩气盟大概要停手一阵子,乌提亚你要不要跟我出去转转?整天闷在恶人谷有点无聊了吧。”

“好啊好啊!”乌提亚果然一脸兴奋的跟乌什亚讨论起应该去哪里玩,把那个“老朋友”忘在了脑后。

 

 

也导致了他们第一站到达扬州的时候乌提亚就气鼓鼓地看着师兄被拐走了。

乌提亚看着前面相谈甚欢的两个人,百无聊赖地打量四周,偶尔一些女子看到他的模样会忍不住惊呼一声然后红着脸扭过头去不敢看第二眼。

乌提亚莫名其妙地看了看自己,不就是明教的舒罗衫么,有没有必要弄得像是他在轻薄人啊?不过说起来师兄倒是换了一身花开云隐,白色的衣服衬得师兄眉目更加俊丽,走在大街上偷偷瞄他的人可不在少数。乌提亚嘟着嘴,心里十分不爽。

 

前面和郭殊一起聊天的乌什亚无意间看到身后师弟闷闷不乐的神色,不由得笑了起来,乌什亚本来就长得好看,笑起来更是让人如沐春风,连旁边的郭殊都看呆了眼,直到乌提亚怒气冲冲地把乌什亚拉走才回过神来。

“师兄为什么那些女的都在看我。”乌提亚皱着眉头显露出满满的不开心。

“我们教中的衣服对于中土来说还是过于暴露了些,我让你换上墨韵青髓你又不干,不过是给人看两眼而已的,乖。”乌什亚知道师弟是真的不耐烦了,伸手弹了弹小猫的额头,“带你去吃全鱼宴,不生气啊~”

“喵!”听到有全鱼宴吃,乌提亚立马恢复活力,金绿猫儿眼亮闪闪的,把头埋在师兄肩上蹭了蹭喵了一声表达自己开心的心情。

 

“抱歉。”等到乌什亚回到郭殊身边,郭殊抱歉地看着人,“光顾着和你聊天了,没有注意你师弟。”

“没关系,小馋猫很好哄,不过等下你得带路带我们去这里鱼做的最好的客栈。”

“那当然!”郭殊连忙回答,笑得傻呵呵的,他继续带着乌什亚往扬州最大最好的客栈走去,无意中往后看了一眼,却看到路上一直在和乌什亚撒娇的乌提亚冷冰冰地看着自己。

乌提亚散发出的冰冷杀气如同刀锋一样割过他裸露出来的皮肤,郭殊浑身寒毛都竖了起来,这种危险的感觉他只在战场上感受到过。

郭殊忍不住缩了缩脖子,再定睛看去乌提亚仍然一脸的百无聊赖,发现他的视线时还皱皱鼻子做了个鬼脸,仿佛他刚刚看到的都是自己的幻觉一般。

但是郭殊知道,不是幻觉,这个乌提亚不对劲,非常不对劲。

 

郭殊侧头看着乌什亚柔和漂亮的眉眼,心下暗忖,乌什亚看样子,应该是不知道他师弟有另外一面的吧?还是不要告诉他让他担心了。

乌提亚看着前面的丐帮弟子,嘴角微勾,露出一个嘲讽的笑来。

 

 

“我要和师兄一起睡!”吃完了全鱼宴的乌提亚趴在桌子上打了个呵欠,听到郭殊打算去找老板询问房间的时候忍不住出声,郭殊皱着眉看了他一眼,却转头对乌什亚说:“你用不着给我省钱啊,扬州是我老本营,别让我兄弟嘲笑我不会招待。”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就是要和师兄一起睡你能怎么样啊!”乌提亚看那丐帮磨磨蹭蹭的模样十分不爽,拽着师兄的袖子不放手打算让师兄给自己说话。

乌什亚有些为难地看了看郭殊又看了看乌提亚,最后还是向郭殊妥协了,“去要两间房吧。乌提亚出门在外不能任性知道么。”

郭殊扬起眉,送给乌提亚一个志得意满的笑容,乌提亚的眼神瞬间变了,金绿色的猫儿眼眯了起来,眼含煞气,却在乌什亚看过来的时候变回一派天真。

“好吧,我听师兄的话就是,不过我要吃师兄做的西湖醋鱼!”乌提亚鼓起脸颊。

“现在哪有厨房给你做啊,回恶人谷好不好?”乌什亚戳了戳乌提亚的脸,把鼓起的脸蛋戳了回去。

 

“乌什亚,房间已经收拾好了,天字三号和四号。”郭殊打断了两人的对话,他身后跟着的店小二露出谄媚的笑容来,“客官这边请!”

“等等,乌什亚我有事和你说。”郭殊叫住了人。

“那乌提亚你先回房间,我一会儿去找你。”乌什亚以为郭殊有什么要紧的事要和自己说,只能先把师弟赶回房间。郭殊领着人走出客栈,余光中看到乌提亚站在客栈二楼目送他们离开,眼神冰冷。

 

“乌什亚……”

“怎么了?”乌什亚欣赏着院落中的梨花树,听到郭殊叫自己,歪了歪头看向人,茫然的表情显得有点可爱。

“你师弟……”

“乌提亚啊,他没怎么出过恶人谷,你看他今天被街上的大姑娘看的毛儿都快炸起来了,我师弟可爱吧!”乌什亚提到师弟就住不了口,像是在炫耀自家的孩子一样。

“恩,是很可爱,他没出过恶人谷?”郭殊咽下了本来要说的“你师弟不对劲”,他能感觉到乌什亚很相信乌提亚,他空口无凭的只会让人感觉他是在污蔑。

“恩,他小时候在洛阳城忽悠少爷跟他走,结果我当时看到了把他收拾了一顿带回了恶人谷,那小子猫性重,喜欢趴着窝不动换,除非有任务他基本都呆在恶人谷。”乌什亚怕郭殊误会乌提亚是魔头,赶忙解释,“我难得带他出来玩一次。”

“哦,这样啊。不过他的头发怎么是白色的。”

“天生的,小时候还因为这个被人赶出村子,要不是妙火旗的师兄把人捡回来就死在大漠中了。”

 

郭殊抿了抿唇,他是浩气盟的武林天骄,会认识乌什亚是因为一个意外,当时他们一个小队被困在了大漠的风龙眼中,乌什亚恰巧路过救了所有人。郭殊和手下都不是死板的人,知道乌什亚是极道魔尊之后也没有喊打喊杀,相处之后更是了解到乌什亚实在是个很温柔的人,虽然不知道他入恶人谷的原因,他还是很快和乌什亚成了好友……甚至对这个人动了心。但是乌什亚一直拿他当挚友,郭殊也并不愿捅破这层窗户纸让乌什亚烦恼,这次乌什亚来扬州他很开心,因为他本身就是扬州分舵的人,一定能带乌什亚好好玩一玩,但是没想到的是乌什亚带来了他的师弟。

他很早就知道乌提亚的存在,乌什亚宝贝的不得了的师弟,刚见面的时候他也有被乌提亚惊艳到,但是之后相处的片段让他不得不把乌提亚列为危险人物。

还有那头白发,郭殊身为武林天骄是知道浩气盟内部的通缉令的,其中就有这么一个白发的极道魔尊,年龄不大,但是喜怒无常。他救过被洪水淹没的村落,也杀过普通的老弱妇孺,行踪不定随心所欲,浩气盟内部对这个人的评价褒贬不一,一开始浩气盟只是想把人活捉回去,因为这个极道魔尊年纪不大应该可以教化,但是在连折了好几个武林天骄的情况下浩气盟还是对他下了通缉令。

 

白发,年轻,再加上那身杀气,郭殊有理由相信这个乌提亚就是被通缉的极道魔尊,问题是乌什亚不知道,依然把他当成自己单纯可爱的师弟。

郭殊好几次想开口向乌什亚和盘托出真相,但是看着乌什亚开心的神情,他还是默默地咽下了想要说出口的话。

知道自己的师弟一直在向自己伪装,乌什亚会伤心的吧。

 

 

乌什亚回到客栈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推开房门却发现自己床上鼓着一个被包,他笑了一下,拍了拍赌气把自己裹成一个球的乌提亚,柔声劝着,“小馋猫,小心把自己憋死。”

“我有内功在憋不死!”乌提亚闷闷地说。

“好了,郭殊也是好心,你要是继续这样师兄我就去你房间睡了。”乌什亚威胁。

乌提亚闻言果然从被包里翻了出来,一头白发乱的像个鸡窝,乌什亚“噗”地笑出了声,然后果然感觉到自家小猫愤恨地砸到自己身上。

“好了,睡吧。”他一边顺着乌提亚的白发一边哄着。

“师兄晚安。”埋在乌什亚怀里,乌提亚模糊不清地说了一句,不一会儿便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听着师弟的呼吸声乌提亚眼皮也开始打架,他拽过一边的被子给趴在自己身上的乌提亚盖好,也沉入梦乡。

 

 

凌晨时分,郭殊自梦中惊醒,看到的是昏暗的烛光和坐在桌旁的人。

白发,绿眸,舒罗衫,是乌提亚。

“你……”想做什么?郭殊握住枕头下的杏林棒,不动声色。

“离我师兄远一点。”乌提亚冷冷地看着人。

郭殊毫不客气地反击,“我就觉得奇怪,为什么乌什亚明明有很多追求者,但是都陆陆续续的死于非命……是你干的。”

“师兄是我的。”金绿色的猫儿眼在烛光下带着嗜血的颜色。

“你果然就是极道魔尊白枭。”

“你在说什么呢大叔,我听不懂。”乌提亚冰冷的表情一变,甜甜的笑着看着郭殊,“我常年不出恶人谷,至今可还是个普通的镇谷鬼帅呢。”

郭殊冷眼看着人,不语。

乌提亚转了转手中的索秋刀,嗤笑一声收刀回鞘,一脚踏上窗檐复又回头,用白日里天真可爱的模样看着郭殊,“大叔希望你别死的太早哦~”

 

郭殊看着人消失在空气中,眼神暗沉。他当然看出乌提亚对乌什亚的独占欲,他想起两年前有个山贼头子对乌什亚起了色心,偏生那人表面的身份十分正经,乌什亚被骚扰的烦不胜烦就回了恶人谷,回到谷中的第二天那个山贼被发现死在了自己寨中,满寨上下一百七十余口人全部被一刀毙命,还有一年半前乌什亚救了一个书生,那书生想将妹妹嫁给乌什亚,结果没过几天书生就被发现上吊在自己的书房,零零总总的至少有十几个追求者全都在追求乌什亚的时候死于非命。

那个乌提亚……郭殊表情晦涩,虽然他也生出过将乌什亚独占的念头,但是完全没有乌提亚那么疯狂。

郭殊突然有些怕,乌提亚有着那么疯狂的独占欲,万一有一天他把乌什亚囚禁起来怎么办,他见过这种人,甚至那个人最后杀了自己的爱人,只为了“永远在一起”。

不能让乌提亚伤害到乌什亚,郭殊攥紧了手中的竹棒。

 

 

之后几天郭殊陪着乌什亚和乌提亚将扬州逛了个遍,傍晚,乌什亚和乌提亚坐在扬州城的运河河岸欣赏着落日的景色,就看郭殊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郭殊,怎么了?”乌什亚看着郭殊一身狼狈的模样有些惊愕。

“来不及解释了,乌什亚能来帮个忙吗?”郭殊抹掉脸上的血迹,着急地询问。

“乌提亚你先回客栈,我和郭殊走一趟。”乌什亚似乎明白事态的眼中,转过头叮嘱了乌提亚一句就跟郭殊一起离开了。

乌提亚看着两人的背影离开自己的视线后,将注意力转移回将落的夕阳上。半晌他冷笑一声,沉默地看着橙红的落日逐渐被运河所遮盖,天色暗了下来,乌提亚坐到月上中天后,这才站起身,将双刀握在掌中,向郭殊住的地方走去。

 

 

刚一进院子,乌提亚就感觉到十几道内力将整个院子都封锁起来,他抬眼看着郭殊和他身后的十几个人,天真的模样不在,神色阴狠,“浩气盟就是这么欢迎人的啊,真是见识到了。”

“少废话,极道魔尊白枭!”郭殊左手边出声的纯阳弟子红着一双眼睛,要不是郭殊拦着人,他早就冲上来了。

“我说了我只是个普通的恶人谷的镇谷鬼帅,白枭是谁?没听说过。”乌提亚扬了扬眉,口吻十分惊奇,“原来把不相干的罪过安到一个普通人身上就是一身浩然正气的浩气盟的做法啊,啧啧真是……不、要、脸。”

郭殊神色平静的看着人,仿佛没有听见那些讽刺一般,“你再怎么狡辩,你是白枭这件事也不可能更改。”

“证据呢?”乌提亚笑了起来。

“证据自然,要你给我们。”郭殊说完起手就是龙战于野,他身后的十几个浩气盟弟子也动了,把乌提亚团团围在中央防止他逃跑。

 

乌提亚终于不笑了,幻光步躲开郭殊那一掌,他把手中的索秋刀随手一扔击退了一旁的天策,然后从背后背着的刀鞘中抽出一双弯刀,银白的刀刃上突兀地燃起了绯红的火焰。

 

“悲魔饥火。”郭殊连忙收手躲掉迎面而来的净世破魔击,“死在白枭手下的人伤口皆被煞气所伤,你还不承认你是白枭?”

“呵。”乌提亚只回他一个冷笑。

 

一场声势浩大却又悄然无声的战斗迅速在小院中进行,行至此郭殊和乌提亚都没有了退路,只有,战。

 

“真面目暴露了?也不知道乌什亚看到你现在这幅模样会是什么想法。”郭殊有些吃力,他没想到乌提亚的武功竟然这么厉害,明教本是习惯于隐藏在暗处的一击必杀的门派,偏偏乌提亚的明尊琉璃体修的也十分厉害,生生耗死了他们不少人。

战到最后,小院里剩下的只有郭殊和乌提亚两人。

郭殊悲凉地看着一地的尸体,是他判断错误,才让这些兄弟们惨死于此,是他的错。但是已经不能回头了,必须把乌提亚捉回去。

他刚刚那句话本是诛心之言,乌什亚一早就被他一把迷魂散放倒,此时正在房间中休息,但是乌什亚的内功也不低,不确定什么时候就会醒过来。

 

听到郭殊那句话的乌提亚动作果然顿了一下,被郭殊一个亢龙有悔打在胸前,喷出一口血来。

乌提亚后退三步,抬头看着郭殊,抬手抹去了唇边的血迹,却突然大笑起来。郭殊皱着眉看着乌提亚笑得几乎喘不过气来,怀疑眼前这人是不是被自己那句话刺激疯了。

乌提亚停了笑声,嘴角依然勾着,金绿的猫儿眼带着微讽的笑意,衬着眼角那颗泪痣,艳丽的简直能夺去人的呼吸。

 

“你怎么就知道,”乌提亚慢吞吞地说道,“师兄不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郭殊愕然,“你什么意思?!”

随着这句话的话音落下,他的背后传来一阵剧痛,郭殊不可思议地转过头去,看到的是手持明王镇狱的,本该睡在房中的乌什亚。

“乌、乌什亚……?”郭殊愣愣地看着眼前依然笑的温柔的乌什亚,眼神渐渐地染上了一层绝望。

“乌提亚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啊。”乌什亚温文尔雅的声音传来,他轻轻地将刀上的血迹拭去,眉宇间满是失笑,“我当然知道,乌提亚是什么样的人。”

 

乌什亚笑着,神色凉薄。

 

“师兄,我想吃西湖醋鱼。”乌提亚将悲魔饥火收回鞘中,撒娇地蹭上乌什亚的肩膀。

“恩,好。回恶人谷给你做,这一趟出来玩的开心么?”

“相~当开心。”乌提亚搂着乌什亚的脖子耍赖,“师兄抱我走,刚刚砍了好多人好累,走不动。”

乌什亚弹了弹乌提亚的脑门,把人横抱起来,一路走出了这个布满血腥味的院子,自始至终没有再看郭殊一眼。

 

天亮了。

 

 

所有人都戴着一层面具,

 

 

 

 

不要试图掀开面具。

 

END<<

 

其实这就是个……三观不正的故事啊!两只喵的三观都不太好,大喵表面上温文尔雅而已,他可是极道魔尊啊,平日里戏演多了,就所有人都以为他是个好人了,而知道他骨子里很凉薄很残忍的人都死光光了!你们猜猜是谁干的啊!!!小喵更是,会把接近师兄的人都杀了,独占欲相当病态,不然也不会小小年纪就是极道魔尊。丐哥纯属倒霉,点根蜡。

其实灵感来自于和群里师兄的讨论,小喵在家软萌甜对外嘲讽脸,不知道有没有很好的把这一点表达出来【。

评论(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