魑璃

脑洞与妄想的堆积地,脑洞大如狗,遍地都是马甲和坑

【剑网三】天罗地网(一) 唐明

阅读提示:

<<<基三衍生同人,安史之乱背景,虽然大概用不到【殴】,有很多奇怪的自设,比如蜀中唐门的各色毒药和天一教的各色深井冰【x

<<<主CP唐明,副CP还有一对年纪较小的唐明和一对也可以算是双毒的毒明

<<<作者没点过文笔这个技能,所以大家看个乐呵就好,逻辑早就死了,出现任何BUG……都请无视吧

<<<攻受属性大概是真.蛇精病没三观情商满点24孝好男友炮哥X武力值爆表智商爆表没情商性冷淡喵哥,友情提示作者的话不要信【咦

<<<以上能接受请自由的……

++++ ++++


是夜,万籁俱寂。

广都镇这个地方向来是成都最热闹的镇子,但白日里往来呼喝的小贩和四处插旗切磋的江湖人走后,夜晚只剩下一片毛骨悚然的寂静。

“天干物燥,小心……呵……火烛。”

打更的更夫打了个呵欠,揉揉眼睛继续打起精神来,就在这时,一阵突如其来的诡异的强风几乎把他手中的灯笼吹熄。风只持续了短短几息时间,更夫连忙将灯芯挑拨起来,这才皱着眉骂了一句贼老天。

这风起的,也太过奇怪。

更夫没有多想,一边吆喝着注意火烛一边继续按照往日的路线走下去,他没有注意到,身边的巷子中散发出一点微弱的铁锈味道。

孙十六恐惧到极点的用轻功游走在暗巷之中,他知道自己身后跟着人——一个自己绝对惹不起的人。他们这个地下作坊本来就是掩人耳目用的,一旦被唐门中人发现,后果不堪设想。孙十六咽了咽口水,觉得自己中镖的左腰逐渐地失去了知觉,看来镖上有毒,他苦笑一下。其实不是没想过投诚,但是他也不过是个小喽啰,知道的事情并不多,而背叛所带来的下场他简直不敢去想。

带着身后唐门的杀手一遍遍的在暗巷中兜圈子,他能感觉到那个唐门完全没有不耐烦的意思,反而饶有兴致,像是一只早就布好天罗地网的猫,只等自己这只老鼠自投罗网。

就在这时,易变突生。

“你小子在这里瞎跑什么呢!”不耐烦的男声在前面的分岔口响起,那个穿着一身黑衣黑袍的家伙是暗坊的老板,在教中也算是个小头目。孙十六心说要糟,还没来的及扬声提醒,就觉得喉咙凉凉的,拼命张口也只能发出嘶嘶的漏气声响,然后他倒下了。

最后一眼看到的是一身破虏的唐门站在自己面前,灰蓝的发在夜色中显得十分诡异。

唐无凛心情很愉快,他的耐心十分足够,而戏耍人一般的追捕行为也不过是天生的恶劣心思在起作用,现在既然出现了更有用的人,那么之前追的这只老鼠就没用了。出手直接切断了孙十六的脖子,唐无凛甩了甩手腕将手甲上沾着的血迹甩掉,他笑眯眯地看着眼前如临大敌的黑衣人,漫不经心地把玩着腰间小巧的匕首。

“我,我什么都不会说的!”黑衣人的声音带着一点颤抖,似乎是在害怕。

“嗯。”唐无凛无所谓地点了点头,他的任务是捣毁这个暗坊,至于背后有什么人在操控这件事他一点都不感兴趣。

“你,你不要过来!!!”黑衣人畏缩地后退几步直到靠在墙上,眼神闪烁着看着唐无凛逼近,然后他扬手撒出一把青绿色的粉末。

本想趁此机会逃出去的黑衣人突然觉得双膝处传来剧烈的疼痛,他控制不住地惨叫一声摔倒在地,不可思议地看向仿若无事人般的唐无凛,哆哆嗦嗦从喉咙中挤出一句:“怎么……可能。”

唐无凛将千机匣挂回腰间,闻言“噗”地笑了一声,从脸上抹了点绿色粉末放入嘴中尝了尝,又摇摇头:“‘素水’这味毒毒性虽然强,但是最厉害的地方在于它的潜伏性。想制造机会逃走我推荐你用‘入幻’,不过……你大概也听不到了吧。”唐无凛一边说一边迅速地卸掉黑衣人的下巴和四肢,依然面带微笑的看着那人痛的一头冷汗直至昏迷,这才拍了拍手甲。

“剩下的交给你们了。”

屋檐上解除浮光掠影的几个破军装束的唐门弟子落了下来,其中两个人一起把昏迷的黑衣人抬起来,为首的一人有些犹豫地看着唐无凛,恭敬询问:“大人……您……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我去那个暗坊看看,顺便呆几天看能不能钓到几条大鱼,你们不用跟着我了。”唐无凛摆摆手,闻言剩下的几个唐门弟子似乎都松了口气,只有为首的那位似乎有些纠结。

“唐无凛大人……”

“你跟着我就是。”似乎猜到那人要说什么,唐无凛并不在意,以他的身份寻少确实不会轻易放他一个人在外面,有个人监视是正常的,正好也能帮他传递消息,何乐而不为。

“……是。”


所谓的暗坊其实不过是一间空旷的石室,偌大的空间里只有一张桌子一把椅子,桌上的蜡烛已经快燃尽,留下厚厚一层烛蜡。

唐无凛绕了一圈确定石室大门的开启方法后便坐回桌前,掏出火折子将备用的蜡烛点燃。

也不知道会钓到什么样的鱼儿呢,唐门饶有兴致地盯着门口,手甲一点一点有节奏的敲着实木桌面。

“唐无凛大人。”破军装弟子在门口传音过来,“有人靠近,需要我出面引过来么?”

“不必,你找个隐蔽的位置呆好。”没想到这么晚还会有人找上门来,唐无凛兴致更高,在身后的墙壁敲了三下,又动手将烛台顺时针转动了一圈半,只听“喀啦”一声轻响,半开的石门便缓缓合上了。

伸手把身上披着的黑袍穿戴好,又捞起身后的兜帽遮住大半张脸,唐无凛开始耐心的等待。


冒诃皱了皱眉看着眼前昏暗的小巷,他算是被师兄赶出教的,师父卡卢比一向不过问他在教中的生活,自出师起就更不担心他的人身安全,冒诃几乎可以说是被教内几个师兄联手拉扯大的。

回想起白枺师兄黑着脸把刚回教交任务一身是伤的自己扒拉过去狠狠揍屁股的举动,一向被训练的面无表情的冒诃都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他好歹都快二十了,按照汉人的说法就是可以加冠取字是个大人了,为什么师兄还是把自己当小孩子看。

不过这一次拼着重伤也要把目标击毙的事情看来真的是师兄把惹毛了,冒诃孩子气地撇了撇嘴,白枺师兄最讨厌不爱惜自己身体的人——他们明教又不是缺钱,任务完不成就完不成,反正违约要赔的银子也不是赔不起,他这种屡教屡不改的家伙被师兄揍一顿也是情有可原……的吧。

回想起师兄干脆利落的换了一身傲视天下掏出浴凰的情景,冒诃扶了扶额头,不要想了,越想越可怕。

 

虽说是被师兄踢出来散散心的,但是一会儿没任务他就浑身难受,又不想回教的时候继续被师兄收拾,冒诃几经波折才找到这个地下作坊,据说雇主给出的任务都是一些暗探或者暗镖,反正不威胁到人身安全就足够。

冒诃站在石门前叹了口气,刚要抬手去推,却见石门悄声无息地滑开了。

 

 

室内有些昏暗,空荡荡的屋子只有桌子正中亮着一只蜡烛,看烛泪似乎也燃了不少时间,冒诃打量了一下四周之后这才把注意力转到坐在桌前的黑袍人。

内息很强,他蹙了下眉,不过也和他没什么关系就是。

 

“看的还满意?”暗哑到几乎撕裂的声音响起。

“呵。”冒诃回以一个冷笑。

“劳阁下久等倒是我的不是。”那人摇了摇头,却意有所指,“不过现在是夜中,这屋内既无烈日也无风沙,阁下就不用把自己包的这么严实了。”

知道这人言外之意是讽刺自己来接头也带着兜帽的举动,冒诃有点不耐烦,虽然也想讽刺回去你不也包的像个粽子,但还是一把把兜帽掀开。

“可以了吧。”

 

微长的黑发散落在肩头,发梢微微带卷,实话说冒诃长得不错,不似塞外之人高鼻深目,而是带着一点江南水乡的柔和秀丽,但他本身却散发着凛冽的带着血腥味的气息,两种气质巧妙的糅杂在一起,让人很有探究的欲望。但是唐无凛注意到的却是那双在昏黄的烛光下闪烁着点点碎金波光的琥珀色瞳孔。

唐无凛掩下心中的震惊和杀意,依然用嘶哑的声音询问着:“不知阁下想要接取些什么样的任务。”

“随意。”冒诃冷淡地说,“不出人命的就行。”

“那我这里,倒是有个很有趣的任务。”

冒诃抬眼,示意他有话快说。

 

“蜀中唐门,阁下应该听过吧。”

这不是废话么,冒诃腹诽,明教和唐门积怨已久,虽然因为安禄山叛乱变得稍微和谐一点,但也不会让唐门弟子见到教中之人能摆出什么好脸色。

“我接到消息,唐门之中,有人研制出了‘冥莲’的解药,我需要你去拿到解药的配方。”

 

此话一出,让一直漫不经心的冒诃猛地抬头,眸色锐利地看向那个引起他兴趣便不再说下去的黑袍人,半响他嗤笑一声。

“你的情报确定没有出错?”

“这话怎讲。”

“暗器‘冥莲’,蜀中唐门暗器排行第六,毒类排行第四,需要在天罗诡道心法下配合以独特的手法掷出,‘冥莲’一共有四十八瓣,每一瓣都淬有不同的毒,因为体积过于小巧且不知道究竟哪一瓣会击中人身,因此……”冒诃顿了顿,一个浅而凉薄的冷笑浮现在他唇边,“混毒,无、药、可、解。”

 

唐无凛彻底收起轻视之心,眼前这明教的情报简直不可不称之为强大,“冥莲”这种暗器因为手法过于繁杂一般是不会用在人前的,本门弟子对它的了解也仅仅是在排行榜上的惊鸿一瞥而已,能够顺利使用“冥莲”的无一不是内堡弟子,这明教究竟是从哪里来的消息?

 

“情报有没有误,阁下去探一探不就知道了。”

听到这句话,冒诃沉思了一下,他对毒类了解并不多,只是因为自身的原因会去下意识的打探,但是如果真的能有人研制出“冥莲”的解药,就代表那人在唐家堡的地位不低,这淌浑水,究竟要不要去趟呢?

 

“告诉我研制出解药的人的情报。”最终还是好奇心占了上风。

“唐初凛,唐家堡外堡弟子,一直醉心于毒物研究,因为‘冥莲’的解药配方将要被吸纳入内堡,不过进入内堡需要经历长达三个月的试炼,这段时间应该足够阁下将解药配方偷出来了吧。”看穿了冒诃的想法,唐无凛将自身的情报虚虚实实的报了出来,他的身份在门中一向是个禁忌的话题,所以能肯定眼前这个明教不会看出破绽。

“这任务我接了。”冒诃挑眉,接过雇主递过来的令牌,也不废话转身出了石室。

 

“唐无凛大人……”确定冒诃已经走远,破军装弟子才一头冷汗地走了进来,“您确定要将这人引入堡中?”

“他的身份我有点好奇,不过是一头还没长成的小老虎而已,他的事情我全权负责,寻少那里我来解释。”

“是。”

 

就让我来好好陪你玩一玩吧小老虎,唐无凛用掌风将桌面上的蜡烛扫灭,笑得略有些神经质,不知道你的身份,是不是会如我所想呢。运起浮光掠影的那刻,唐无凛黛黑的瞳孔骤然褪色成浅淡的琥珀色。

 

 

另一边,冒诃仔细打量着手中的令牌,精铁所制,黑底蓝边,正面是个“唐”字,反面则是唐家堡的标志图案。

看来是唐家堡的通行令牌,真是不能小瞧那雇主的身份。

不过,越有挑战性的任务,他就会越兴奋。

 

“蜀中唐门啊……”冒诃将兜帽拉起,消失在夜色中。


TBC<<


时隔多年的填坑……作者填完的概率……恩…………………………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