魑璃

脑洞与妄想的堆积地,脑洞大如狗,遍地都是马甲和坑

【恶魔幸存者2】和主和希大乱斗之相性100问(前50问)

阅读提示:

<<<和主&和希,没错这是两对不同的CP,两只亚麻两只兔子的性格也完·全·不·同,和主这一对大概是黄暴夫夫没脸没皮毫无下限二人组(。)和希是傲娇局长和小天使兔的纯情组合

<<<主人公冷血天然黑设定,游戏第6周目结束走了大地共存线因此游戏亚麻并没有那么病娇反人类反社会(?),设定上主人公接受局长的邀请成为JP’s副局长

<<<因为有名字需要,主人公设定名为浅野零(Asano Zero),因为有两只亚麻,所以游戏亚麻名字以罗马音出现来区分

<<<OOC之类的我就真的不多说了

<<<以上都能接受就请自由的……

 

++++ ++++

 

场内泾渭分明的坐着两对长相一模一样的人,坐在左边的两位峰津院大和一位冷着脸一副“老子很不爽想要毁灭地球”(误)的面瘫表情,另一位反而是在笑,只不过笑得一脸冷艳高贵尔等愚民快给我跪下(弥天大误)。

 

右边的两只兔子倒是相安无事,食草系兔子久世响希一边小心翼翼的打量着身边面瘫着一张俊脸浑身散发出抖S气息(真的不对)的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一边用眼神安抚坐在对面的大和。而肉食系兔子浅野零则是饶有兴趣的挑了挑眉,和自家局长交换一个心照不宣的表情。

 

「呀~大家都到了呢。看来是我迟到了。」拿着一沓白纸突然出现在两只兔子旁边的白毛眯起眼睛笑得一脸无辜「辉く者们没有等太久吧?」

 

忧你的辉く者控真是没药治了,不管是哪边的忧都一样。浅野零惨不忍睹的捂住脸,久世响希很温柔的笑了笑「没有关系的,Alcor。」

 

另一边的大和握着终端就差没上来踹某只白毛两脚了,Yamato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抱起双臂换了个坐姿,心说是先上艾丽丝呢还是先上撒旦呢?或者直接糊某个怪物一脸冰之乱舞?

 

目测是接收到怨念的忧郁者不再调笑,飘荡着飘到最中间的座椅上,随手挥来一支笔准备记录「那我们就开始了?」

 

忧郁者:第一问:请告诉我你的名字……恩两位辉く者一位叫浅野零一位叫久世响希这个我还是知道的。我们下一题吧~

零:【面瘫脸】忧你不想被Yamato糊一脸万魔就好好问问题。

响希:【茫然脸】……?

忧郁者:好吧……既然是辉く者的要求(微笑)两位请报一下你们的名字

大和:(青筋,努力压抑怒气)……峰津院大和

Yamato:(淡定)Hotsuin Yamato,和旁边这位名字是一样的

忧郁者:(一边写一边点头)恩恩,人类真是有趣,没想到我有生之年能看到两个峰津院大和坐在一起的场面

场下围观群众:这真是太可怕的场面了我们这辈子都不想见到好么!


忧郁者:第二问:年龄是?

零:现在是22岁

响希:18

Yamato:21

大和:……17

忧郁者:看来某个峰津院大和的年龄是最小的呢~

零:长得一点也不小就是了

大和:(皱眉看向零)什么意思?

零:只是单纯的吐了个槽而已,峰津院君不要介意~

响希:(默默地跑过去安抚自家大和)

Yamato:(干脆利落的坐到零身边)

忧郁者:换位换的相当熟练呢

Yamato:(挑眉放出撒旦)你可以废话更多一点

忧郁者:真是不可爱……(耸肩)下一题

 

忧郁者:第三问:性别是?

零:【斩钉截铁地】男性

Yamato&大和&兔希:……反应好大

忧郁者:(举起了+1的牌子)

零:【依然斩钉截铁地】女体化什么的是你们的错觉!就算是BR也只有(类似于Yamato性转的)都酱!

Yamato:(挑眉笑)我亲爱的副局长你能把括号里的话重复一遍么?

零:【面无表情】……你听错了

响希:气氛好凝重

大和:(事不关己样把兔希往怀里带了带)

忧郁者:(难得好心的)为了防止辉く者一个不开心放我给的路西法出来遛遛,我们还是下一题吧


忧郁者:第四问:你的性格怎样?

零:被大地吐槽过冷血,不过比不上局长大人就是了

响希:很普通的性格吧,可能有点孤僻?

大和:……冷静,严肃

Yamato:【斩钉截铁地】独裁暴政唯我独尊

忧郁者:(愣)HotsuinYamato那似乎不是什么好的形容词?

Yamato:哼(笑)

零:(忍住糊旁边男人一脸万魔的冲动)下一题吧,忧


忧郁者:第五问:对方的性格呢?

零:…………………………

忧郁者:意外的沉默了呢

零:……………………………………

Yamato:(心情十分愉快)他一定想说独裁暴政唯我独尊

零:亲爱的局长大人你是真的想被我糊一脸万魔是吧?

Yamato:(笑得十分愉悦的给自己上了耐万魔)

忧郁者:(果断转头询问另一边的一对)响希的回答呢?

响希:(正襟危坐一字一顿)傲娇

大和:(皱眉)傲娇?!

响希:(点头)去问问你的手下吧,十个里有九个会这么形容你

大和:………………

忧郁者:那么大和的回答呢?

大和:……认死理的死脑筋!

忧郁者:突然就傲娇起来了

大和:(眯眼)很想死吗,你

忧郁者:(干脆利落的)下一题~


忧郁者:第六问:两人何时相遇的?在哪里?

零:四年前,某个周日,JP’s东京分部

响希:和浅野君一样

忧郁者:说起来两位辉く者的待遇真的很不一样呢(意有所指),一位是自愿被迫真琴带入JP’s的,一位是被抓回去的

响希:……

零:这大概就是某人是不是兔子控的区别了(耸肩)

大和:……

忧郁者:(忍笑)下一题


忧郁者:第七问:对于对方的第一印象如何?

零:看上去比我还小的家伙,眼神有点冷,没想到居然是JP’s总局长

响希:其实不算什么太好的印象,当时被捆过去的,第一眼看到大和就觉得他一定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

大和:能召唤出白虎的人

Yamato:没有太过注意,平民而已


忧郁者:第八问:喜欢对方哪里?

零:(突然笑得略显戏谑)独裁暴政唯我独尊

忧郁者:(忧郁的扶额)你们两个到底要在这几个词上纠结多久

Yamato:不甚荣幸,My Zero

响希:其实我也不知道,(笑得十分治愈)明明知道我们最后必然会分道扬镳但是还是会忍不住的追逐他,大概就是喜欢吧,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什么人所以没有参考

零:(似乎被镇住了)……真不愧是名为世界的希望的救世主

响希:诶?浅……浅野君?

零:(微笑)不,我只是感慨一下你真是治愈系的

响希:(不解)治愈系……?那浅野君不是吗?

零:(面无表情)我是残暴系的

忧郁者:(喷笑)不,不好意思打断两位辉く者,两位大和还没有回答问题

大和:(顶着兔希清澈的眼神有点鸭梨山大)喜欢他的……善良,大概(艰难地)

Yamato:我比较喜欢他的残暴(比如说带着两只物反恶魔直接不损血的把第二阶段的Alcor反死之类)

忧郁者:(轻飘飘地看了一眼Yamato)下一题


忧郁者:第九问:讨厌对方哪裏?

零:(张口就来)独裁……

忧郁者:辉く者麻烦你换几个形容词

零:(耸肩)一旦上了床不按着我做到天明就不会下去这一点让我十分讨厌

响希:(震惊地脸红)

大和:(若有所思地看着Yamato)

忧郁者:(也有点被震惊到了)辉く者还真是……坦率

零:不坦率的说就是独裁暴政唯我独尊啊,可惜你不让我说

Yamato:所以谁让你加点不加体的,体力跟不上能怪谁(体在同样的点数下大和这货的血绝对比兔子多,真让人不爽!=皿=)不过我没有讨厌他的地方

忧郁者:(果断切换到另一组)响希和大和呢?

响希:算不上讨厌吧,对他漠视生命的态度有点……

大和:所以我很讨厌你把什么都看的非常重然后背负起所有

响希:(愣)大和我……

大和:(扭头)啧

忧郁者:(耸肩)还是下一题吧


忧郁者:第十问:你觉得和对方相处的好吗?

零:都是他的副局长了,相处不好我随时可以向总部申请外派

Yamato:具体而言我们相处好到可以称之为狼狈为奸的地步

忧郁者:“狼狈为奸”是志岛吐槽的呢

响希:其实我不太知道怎么和他相处,大和什么都喜欢闷在心里,得时常去猜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大和:……在学着怎么和他相处(下意识地伸手抚过脸颊的疤痕)

响希:(微笑)大和背负着JP’s很累,所以还是我辛苦一点去猜他的想法好了

大和:响希……

忧郁者:粉红泡泡都冒出来了呢

大和:(冷声)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忧郁者:(恼羞成怒了似乎)下一题~


忧郁者:十一问:如何称呼对方?

零:Yamato,局长大人,吵架的时候会叫他全名

Yamato:My Zero,我的副局长,兔子

响希:大和,峰津院大和

大和:响希


忧郁者:十二问:希望对方如何称呼你?

零:……只要不是夫人之类的称呼什么都好

Yamato:(挑眉)

零:(一把扯过身边人的领带)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下属在背后会叫我“局长夫人”

Yamato:(思考)这肯定是菅野搞的鬼(不过这么叫也不错)

零:(面无表情的砸过去冰之乱舞)

忧郁者:(果断无视了单方面在家暴局长的兔子,转向另一边)两位呢?

响希:叫名字就好

大和:一样


忧郁者:十三问:比喻的话,对方像什么动物?

大和&Yamato:兔子

忧郁者:看来辉く者兔子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了呢

零:(一脸无所谓)反正他在总部也不是第一天叫我兔子了,我习惯了

响希:(默默扶额)

忧郁者:那么请两位辉く者回答问题

零&响希:猫

忧郁者:又是一样的回答,为什么?

零:病娇/响希:傲娇

Yamato:(饶有兴趣)病娇?

零:(斩钉截铁)没错,尤其是我选了忧郁者线的时候

Yamato:……(果然应该早点干掉那个怪物)

忧郁者:(躺着也中枪呢,我)


忧郁者:十四问:送礼物的话,会给对方什么?

零:按照他的兴趣,送我自己他会比较开心

Yamato:(一边听一边点头)

忧郁者:除了这个呢?

零:大概只有章鱼烧了吧

响希:我这边也一样,章鱼烧

忧郁者:这究竟是怎样的一种章鱼烧控,或者是平民小吃控?

大和:啧

忧郁者:两位峰津院的回答呢?

Yamato:放他一天假

零:……你也知道克扣了我不少假期啊

Yamato:(理所当然)我这个局长已经终年无休了,作为副局长你要体谅我

零:……

大和:甜甜圈,我记得响希比较喜欢甜食

响希:(愣)你知道?

大和:当然知道


忧郁者:十五问:想收到什么礼物?

零:还真没想过,我那一群损友什么都送过了,甚至有一年全部变着花样送我带兔耳帽的衣服

Yamato:(笑)

响希:我也没有什么特别想收到的,大家送我什么都很开心

大和:……

忧郁者:峰津院似乎有话要说?

大和:没什么

响希:(愣了一下,然后笑起来)我知道了,我会陪大和一起逛庙会的

大和:啧……(忍不住攥紧了响希的手)

零:啊拉啊拉,就秀恩爱的程度来说我们完全被比下去了呢Yamato

Yamato:(嗤笑)后50问有你发挥的地方,副局长大人

零:(耸肩)


忧郁者:十六问:有对对方不满的地方吗有的话,是哪里呢?

零:克扣我假期!(一秒)

Yamato:缠着我要假期(一秒)

忧郁者:……这是怎样的一种默契啊(扶额)两位除了在假期上达不成一致外还有什么别的地方有不满吗?

零:(思考)……唔,有时候好不容易有假期了他会把我按在床上一整天这点也让我挺不满的

响希:=囗=

大和:……(有点佩服是怎么回事)

忧郁者:(忧郁的扶额)算了我还是问问这边的两位吧

响希:(老实的)没有不满

大和:……他很好


忧郁者:十七问:你有什么爱好?

零:没事闲着带着满级路西法和撒旦出去遛弯顺带解决几个出现的恶魔大概算是一种爱好吧

Yamato:世界各地搜罗各种被封印的恶魔送给零玩

忧郁者:我突然很同情剩下的恶魔

响希:之前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不过大和很喜欢西洋棋,所以去学了一点,现在下的马马虎虎吧

大和:身为JP’s的局长我不能有很明显的偏好,不过西洋棋确实是我放松的一种方式

零:(同情的)听起来你们那个世界的JP’s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呢,我们这边没这么多限制,Yamato喜欢吃平民小吃就被宣扬的人尽皆知,基本上他发火的时候要迅速送上章鱼烧或者我是JP’s里的共识

忧郁者:我是该吐槽章鱼烧呢还是该吐槽送上你呢

零:我是Yamato的灭火器嘛,不但要当副局长还要负责安抚局长情绪,做两份工作只拿一分钱我也不容易

Yamato:(冷静的)别以为这么说我就会升你工资,我的钱不就是你的钱

忧郁者:(惨不忍睹脸)两位偏题太远了,下一题吧


忧郁者:十八问:对方有什么癖好……我就按上一问的填了?

零:填吧填吧,这种题就是来凑数的吧


忧郁者:十九问:对方做了什么会让你讨厌?

零:没有,Yamato是个相当理智的人,而且他很在乎我的情绪,我们都不会去做让对方讨厌的事情

Yamato:(闭眼)毕竟经历了无数个七天的选择,多多少少有点默契,他不喜欢的事情我不会在他面前讨论,相反他也不会指责我做了什么事情

响希:(眼神有些黯淡)我一直对他漠视人命的态度很不满,但是……果然大和就是大和,如果把这点改了他也无法一个人支撑起JP’s吧

大和:不会讨厌他


忧郁者:二十问:你做了什么对方会讨厌……这些问题也太多重复的,几位不介意我跳过一些吧?

四人:随意吧


忧郁者:二十一:两人的关系进展到哪里?

零:上床啊

响希:浅野君你好直白/////

零:都是事实有什么可害羞的,还是说你俩没到上床的地步?

大和:……咳(扭头)

零:说起来也对,峰津院君还没成年吧

忧郁者:辉く者需要我提醒你你和峰津院上床的时候他也没成年吗

Yamato:(果断糊了极大万魔过去)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零:但是我在下面啊,怎么看我都是受害人吧

响希://///我们能不能跳过这个问题了

忧郁者:(从善如流)好的下一题


忧郁者:二十二:初次约会是在哪?

Yamato:JP’s东京分部

零:硬要说那次是约会的话,好吧,JP’s东京分部

响希:应该是,我的学校吧

大和:他的学校

 

忧郁者:二十三:那时候俩人的气氛怎样?

零:去地下旧部转了一圈缅怀过去而已,Yamato非说是约会那就是约会吧

Yamato:很平静

响希:刚开始有点尴尬,我还以为他会一直装着不认识我

大和:(有点不爽)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忧郁者:嘛~嘛~虽然很好奇峰津院的回答,不过还是下一题吧

 

忧郁者:二十四:那时进展到何种程度?

零:我们俩去缅怀过去之前早就上过床了

Yamato:(轻笑)如Zero所说

响希:=囗=进,进展?没……没什么特别的/////

大和:我亲了他

忧郁者:下手速度很快嘛

响希://///

 

忧郁者:二十五:经常去的约会地点?

零:很多啊,有传送终端在从东京到北海道也就是分分钟的事

Yamato:硬要计算的话大概就是JP’s了吧

零:倒也是

响希:唔……我这边回答一样,JP’s,大和基本上不能离开JP’s的,所以都是我去找他

零:(同情眼神)所以说你们那边的JP’s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大和:(皱眉)这一点我无法否认

零:各种意义上的辛苦了,峰津院君


忧郁者:二十六:对方生日时,会做什么?

零:把能请的友人都请过来然后开平民小吃大会,不过通常这种时候栗木桑都不会参加

Yamato:嗤——我也不需要那个警察来,零的生日和我是差不多的流程

响希:做好蛋糕去JP’s等他批完文件吧,说起来自从遇到大和之后我倒是学会了不少东西

大和:……(抿唇)

响希:(微笑)不要觉得过意不去啊,我是为了大和才去学这些的,能让大和轻松一点我也很开心啊

零:治愈系小天使就是治愈系小天使(伸手扯了墨镜戴上)我好像有点理解为什么峰津院君会喜欢响希了

响希:(茫然)诶?

零:(闭眼微笑)没什么(眼神示意Yamato:果然还是响希这种比较适合当救世主吧,和我比起来真是纯良的过分了)

Yamato:(眼神示意:无所谓,我喜欢你的冷血残暴)


忧郁者:二十七:最先告白的是谁?

零:是我

响希:诶——

零:很惊讶?

响希:也不是,我以为Hotsuin君的个性而言应该是他先告白才对?

零:恩,就强势的地方来说,Yamato还是比不上峰津院君的,不过我个人认为他是故意等着我来告白的

Yamato:(笑)

响希:我这边是大和先告白的

大和:(没办法某只兔子太迟钝了)等你开窍估计我得再等20年

响希:(不好意思的垂头)


忧郁者:二十八:喜欢对方到什么程度?

零:(开玩笑的口吻)可以为了他毁灭世界的地步

响希:=囗=

Yamato:可以为了他放弃我一直以来的坚持

大和:……

忧郁者:(意有所指)看来这边的两位有很多地方要学习呢

零:还是不要学习我们了,毕竟毁灭世界对你们来说是吃力不讨好的活儿

响希:……所以浅野君是认真的考虑过毁灭世界吗=囗=

零:当然啊~我能干掉北极星一次,就能干掉它第二次,毁灭世界而已,很简单

Yamato:(忍不住笑了起来)


忧郁者:二十九:那么,是爱吗?

零:当然是

Yamato:是

忧郁者:(默默地看着不说话的响希大和二人组)

响希:……(低头轻声)是/////

大和:……恩


忧郁者:三十问:对方说了什么就没办法了?

Yamato:“再给我增加工作量我就去申请任务外派”基本上他这么说就是真火大了,零火大的时候很不好哄,具体需要三只珍惜恶魔来平复怒气

忧郁者:(僵)我真的相当同情遗留的恶魔们

零:Yamato说什么我都很没辙,我对他这个人就很没辙

Yamato:(挑眉笑)

响希:我对大和也很没辙,只要不是太过分的要求他说什么我都会达成

大和:……

忧郁者:不回答么峰津院?

大和:没有回答的必要

零:人要学会互相迁就呢,峰津院君其实可以试着对响希说说自己的感受,什么都背负在身上不仅你累,响希也很累

大和:……我会认真考虑的


忧郁者:三十一:怀疑对方见异思迁的话,怎么办?

零:让他这种纯种的兔子控见异思迁?北极星都没这么大本事

Yamato:零不是那种人

响希:大和不会的

大和:我自认为有让响希不见异思迁的本事


忧郁者:三十二:允许见异思迁吗?

零:(笑的寒气四溢)他大可以试试

Yamato:我和零都不会允许

响希:虽然很想宽容大度但是这个问题我宽容大度不起来,不能允许

大和:我不认为在我的控制下响希还能见异思迁到别人身上


忧郁者:三十三: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以上怎办?

零:我俩形影不离的这种情况不会出现

Yamato:要是出现的话大概不是零睡过头了就是我上班没注意时间,等着就是

响希:等着他,大和肯定被什么事情绊住了

大和:他不会


忧郁者:三十四:最喜欢对方的哪个部位?

Yamato:眼睛

零:(挑眉)确定让我说?这里还不是后50问吧

忧郁者:(扶额)还是算了吧我大概猜到辉く者要说什么了

响希:他的手

大和:……眼睛

忧郁者:果然两位峰津院在这个问题上高度一致


忧郁者:三十五:对方何种举止最妖媚

零:这是什么诡异的形容词,那是形容女性的吧

Yamato:(闭着眼,完全没有回答的欲望)

响希:(和大和对视一眼)恩,妖媚这个词有点过分了

忧郁者:那我跳过了


忧郁者:三十六:什么时候会觉得紧张?

零:唯一一次感觉到紧张是武曲星反扑的时候,没有紫镜我就挂了,Yamato一般不会出现这种情绪

Yamato:紧张?那是什么

响希:单独和大和在一起的时候,会紧张/////

大和:……一天都联系不到他的时候


忧郁者:三十七:对对方撒过谎吗?擅长撒谎吗?

零:没有撒过谎,虽然我很擅长

Yamato:没有,我没必要对零撒谎,当然身为JP’s的局长肯定是擅长撒谎的

响希:不是很擅长撒谎,也没有对大和撒过谎,他肯定能戳穿的

大和:一些涉及到JP’s的问题上有对他隐瞒,但是没有撒过谎,应该算擅长


忧郁者:三十八:做什么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零:(面无表情)休假的时候最幸福

Yamato:(挑眉)克扣他假期看他跳脚的样子的时候最幸福

忧郁者:你们两个还能不能好了

响希:在大和身边就很幸福了

大和:和他在一起


忧郁者:三十九:有吵过架吗?

零:吵过,最厉害的一次我差点把半个国会议事堂炸没了

Yamato:吵过,我们两个都是比较强势的人,争吵肯定是有的

响希:暂时没有

大和:……他一直在迁就我,所以没有争吵


忧郁者:四十问:都是些什么吵架呢?

零:不想说

Yamato:零不想说就不说

忧郁者:(摸下巴)我大概能猜到,那么响希这边没有争吵过我就过题了


忧郁者:四十一:之后如何和好?

零:我俩一般在床上解决

Yamato:按着他做个三四五回自然就和好了

忧郁者:(扶额)


忧郁者:四十二:即使转世也想成为恋人吗?

零:(沧桑的语气)都转世六回了,我一点也不想讨论这个问题

Yamato:就算转世我们也一直是恋人

响希:……想

大和:他生生世世都是我的


忧郁者:四十三:感到「被爱着」是什么时候?

零:一直能感觉到被爱着,Yamato对我和对其他人有本质上的不同

Yamato:第一世他选择我的时候

响希:被禄存星攻击,以为自己要死的时候看到他

大和:(有些惊讶)你那么早就……

响希:(有些不好意思)恩

忧郁者:峰津院的回答呢?

大和:被他抱住的时候


忧郁者:四十四:感到「难道不爱我了吗」是什么时候?

零:不想回答,我回答了又会变成假期克扣的问题

Yamato:我听零的

响希:其实……我一直都没有敢相信大和会爱我,现在能和大和在一起就很幸福了,没有感受到那种感觉

大和:不会让你感受到的


忧郁者:四十五:你是如何表现爱的

零:陪他各种搜罗民间小吃,反正Yamato除了我也就这一个爱好了

Yamato:给他搜集各种恶魔来满足他的强迫症和收集癖

响希:为了大和学了很多东西,都是些琐碎的小事,但是大和很开心

大和:在学着站在他的角度上思考问题


忧郁者:四十六:如果死的话,是比对方先死还是後死?

零:不用考虑这个问题,我死了一定拉着Yamato一起

Yamato:选择自己先死还是自己后死都是自私的选择,我会选择和他一起死

响希:……我希望比他后死,如果我先死了不知道大和会做出什么举动

大和:知道的话就好好活下去,我不想考虑这种没意义的问题


忧郁者:四十七:两人之间有隐瞒的事吗?

零:没有,反正都是他的副局长了也是他的人了,没什么好瞒的

Yamato:在JP’s里他的权利和我一样,没什么瞒着他的

响希:我没有,大和有,毕竟我还不算是JP’s的人,就算是也有很多不能接触,我不想他为难

大和:JP’s的一些东西确实不能让他知道


忧郁者:四十八:你的自卑感来自?

零&大和:(同一角度挑眉)那是什么鬼东西

忧郁者:同步率100%

响希:偶尔会觉得自己配不上他,不过我也有在努力了

大和:没有那种东西


忧郁者:四十九:两人的关系是周围人公认的还是保密的?

零:该知道的人都知道

Yamato:不该知道的人早就死了

忧郁者:简直不知道该从哪里吐槽才好

响希:朋友们都知道,然后JP’s里一部分人也知道

大和:公认,我不会藏着他


忧郁者:五十问:觉得两人的爱会永远吗?

零:说这个问题还太早了,不过一连六世我都选择和他在一起也说明问题了

Yamato:永远?呵(嘲讽笑)

响希:我会坚持的

大和:他是我的


TBC<<


有段时间没日游戏了感觉和主OOC的厉害……

评论(12)

热度(76)